一位特朗普对华关税背后的贸易斗士(图)
来源: 纽约时报
2019-12-29
标签: 美国 加拿大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彼得纳瓦罗是特朗普总统的高级贸易顾问,他影响了美国对华贸易政策,并不顾其他高级顾问的反对,要求对中国采取强硬的关税措施。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华盛顿当特朗普总统在白宫召集他的高级贸易顾问来决定是否与中国达成协议时,鹰派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已准备好用一系列的论点反对此举。 在两周前的会议上,纳瓦罗提出,如果达成协议,取消特朗普的任何关税,会让美国显得软弱。据当时在场的一名政府官员称,纳瓦罗抨击那些支持取消关税的人是全球主义者。

  特朗普首席贸易顾问的论点并不令人陌生,过去三年,他一直煽动总统的保护主义本能,鼓励总统与中国开展惩罚性的贸易战。纳瓦罗对中国的野心及其对美国威胁的阴郁警告,促使特朗普不顾其他高级顾问的反对,接受了关税。 然而,这次特朗普未被说服。

  随着2020年大选的临近,特朗普不理会纳瓦罗的担忧,选择与中国达成初步协议,降低对中国产品的关税,换取北京购买更多美国产品并作出一系列承诺以解决美国的其他顾虑。 特朗普上周在白宫举行的有关放松管制的活动中说:和中国的协议是一个庞大的协议,他补充说:不,我不是全球主义者。 纳瓦罗拒绝对会议事件置评。

  为了内部讨论的神圣性和安全性,也为了国家的利益,椭圆形办公室发生的事情不应外传,纳瓦罗说。 三年来,现年70岁的纳瓦罗一直是特朗普的贸易斗士,他敦促总统将贸易协议推翻重写,令它们对美国工人更有利。

  纳瓦罗是一位几乎没有政府和商业经验的学者,他利用总统对全球化的蔑视,助长总统那种中国从我们眼皮底下明目张胆偷东西的观点,成功对美国贸易政策施加了巨大影响。 中国专家倾向于对纳瓦罗持谨慎态度。

  他不会说中文,在2018年以白宫代表团成员身份访问中国之前,仅来过中国一次。今年10月,有消息称纳瓦罗在他的几本非学术著作中进行创作加工,引用了一个虚构的信源罗恩瓦拉(Ron Vara),一些学者对此嗤之以鼻。甚至连他自己的同事也为他对中国的强硬态度感到恼火,有时会试图阻止纳瓦罗与总统接触。

  不过,纳瓦罗的思想已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即使是那些在经济政策和中国问题上与他相左的人,也越来越认同是他引导了政治辩论。 尽管共和党自由贸易派对他做出了各种批评,但他仍是多年前首先敲响中国警钟的人之一,美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经济学家斯蒂芬摩尔(Stephen Moore)说,他也是特朗普2016年大选的顾问。

  现在我认为,包括我自己在内,更多人认为中国的贸易政策确实是掠夺性的,并且对经济有害。 如今,特朗普采取行动,缓解和他最青睐的地缘政治对手之间的紧张局势,与加拿大、墨西哥、日本和韩国的贸易协议也已经完成,纳瓦罗犹如置身十字路口这位贸易的斗士正在寻找新的斗争。

  纳瓦罗一直支持旨在暗中遏制中国经济实力的项目,包括在港口加大对中国包裹的检查力度,以及重新协商中国邮政费用。许多对华鹰派人士认为,中国政府长期以来逃避经济承诺的历史最终将证明,他对一项几乎无助于改变中国国内行为的协议的怀疑是正确的。

  我对达成的任何重大协议都持怀疑态度,南加州大学马歇尔商学院教授安一鸣(Greg Autry)说。他和纳瓦罗是《致命中国》(Death by China)一书的作者。如果你花点时间观察中国人就知道他们不遵守协议。 纳瓦罗的怀疑论始于1970年代,当时他是和平队的志愿人员,负责在泰国修建和修复鱼塘。他在亚洲到处旅行,并说他观察到中国对其邻国经济产生的负面影响。

  自从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他对于中国贸易做法对美国产生的影响越来越不满,特别是因为他的许多商科学生抱怨中国的竞争致使他们失业。 纳瓦罗的观点很快变得强硬起来,他开始发表一系列反华的冗长作品,包括《即将到来的对华战争》(The Coming China Wars)和《致命中国》,2011年特朗普把前者列为他最喜欢的关于中国的书籍之一。

  在这本书和随附的纪录片中,纳瓦罗和安一鸣严厉谴责了中国肆无忌惮的经济行为和他们生产的致命产品,比如易燃的婴童背带裤和假伟哥。他们还指责沃尔玛等跨国企业利用中国采购廉价商品,导致美国制造商破产。

  纳瓦罗的观点引起了当时还是总统候选人的特朗普的注意。对于中国给美国制造业带来的影响,特朗普有着类似看法,也正在寻找与他的非传统观点一致的专家。2016年,纳瓦罗以经济顾问的身份加入了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并很快赢得了他的信任,被他称为我在中国问题上的硬汉。 我的人生哲学和这份工作的全部理念,就是像格雷茨基(即Wayne Gretzky,著名冰球运动员译注)一样看问题他总能预测冰球要去的地方,并且滑到那里,而我要预测总统想解决的问题,然后着手解决它们,纳瓦罗在接受采访时曾说。

  在特朗普任期初期,纳瓦罗的影响力还并不确切。 纳瓦罗有建议开征关税,称这将保护国内产业,并表明总统对待扭转不平衡的贸易协定和增加收入的问题是认真的,它们有时也能得到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的支持。

  前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加里科恩(Gary D. Cohn)、财政部长史蒂文马努钦(Steven Mnuchin)和前白宫幕僚秘书罗伯特波特(Robert Porter)经常反驳这些观点,称关税会损害企业、股市和总统连任的机会。

  为了支持自己的观点,纳瓦罗制作了一张红、黑、黄三色的图表,概述中国经济侵略的法令、政策和实践,包括网络间谍活动和窃取美国知识产权。纳瓦罗警告特朗普,中国长期以来一直承诺改变其行为,但却没能做到,他表示关税是迫使北京做出改变的最有效办法。

  到2018年,特朗普准备发起猛攻,纳瓦罗对抗中国的愿景变成了现实。在2018年7月对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初征25%的关税后,贸易战很快升级为对价值3600亿美元的商品征税,并威胁要对几乎所有中国商品征税。

  经济压力把北京逼上了谈判桌,但特朗普最终还是做出让步,同意了第一阶段的贸易协定,将会减少一些关税,并解除额外征税的威胁,以换取中国购买更多美国农产品,并给予美国企业更多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

  纳瓦罗推动的所有重大结构性改革几乎都没有被包括在内。特朗普曾表示,这些问题将在未来与中国的谈判中得到解决,纳瓦罗建议的许多关税将保持不变。 纳瓦罗也找到了其它对抗中国的方式。

  今年早些时候,他成功发起了一场攻势,反对一项允许中国企业以比美国低得多的价格运送国际包裹的全球邮政条约。

  他帮助加强了对中国包裹的检查,以打击网络假冒产品,并参与了一个重振美国造船厂的项目。今年早些时候,克罗利海运公司(Crowley Maritime Corp.)的高管告诉纳瓦罗,海军正在从中国采购一艘将按照美国规格进行改装的运输船,纳瓦罗亲自出面干预,阻止了竞标。 他开始将自己的办公室视为联邦行政机构内的一支特种部队。

  有了这个小办公室,我很早就明白,在白宫真正的权力和效率都来自影响力任何一天,都有一个或多个政府机构在帮这个办公室完成使命,他说。你不需要成为一个臃肿的官僚机构。你需要做的就是精简、扁平化和灵活地利用机构资源,为总统和他的议程服务。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