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美国优先”贸易政策 已与过去截然不同(图)
来源: 华尔街日报
2019-12-16
标签: 美国 加拿大
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Trump)一直试图在他“美国优先”的理念下重塑美国贸易政策,上周他宣告在多条战线上取得了胜利,例如在贸易谈判中从墨西哥和中国那里获得新的让步,他同时还剥夺了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的相关权力,使其无法约束川普为获得这些战果所使用的策略。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总的来看,这些举措表明,川普正在对美国贸易伙伴和跨国公司采取这样一种策略——侧重于强迫跨国企业在美国国内进行生产、并把在美国制造的商品销往海外,而不是帮助它们扩大在全球的制造足迹。

  上周二,白宫宣布,美国迄今为止达成的最大贸易协定1994年生效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 简称Nafta)的重新拟订版本不仅获得协议合作伙伴墨西哥和加拿大批准,还赢得了国会民主党和劳工组织中长期反对Nafta人士的支持。在经历一年半的贸易战后,上周五川普政府与北京方面达成了一项有限的休战协议,美国搁置了拟加征的对华关税,并获得了中国方面不同寻常的承诺,中方承诺将以特定美元金额的规模扩大对美国产品的进口,与此同时,双方将继续进行贸易磋商。

  上周三,也就是上述两份贸易协议发布中间,美国实际上严重削弱了总部位于日内瓦的WTO的贸易法庭,该机构成立于1995年,目的是要防范类似川普为迫使贸易伙伴坐到谈判桌前而发动的那种贸易战。在过去两年里,美国政府阻止了WTO法庭数位法官的任命,且由于该法庭其余法官即将结束任期,到了上周该机构的法官人数已不足以发布裁决令,或执行WTO规则。

  许多经济学家、商界领袖和美国国会两党议员都表示,川普的这些措施对促进经济活动几乎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只是缓和了他自己的破坏性行为所带来的不确定性。但4月份之前一直担任白宫贸易顾问的Clete Willems称,许多人都认为,这是川普政府上台三年来贸易政策取得成效的一周。

  美国总统大选年的政局和中国的强烈抵制虽然可能会使美中两国下一阶段的协议不容易达成,但川普政府现在将着手与中国磋商该协议,并将致力于和包括日本和欧盟在内的其他贸易伙伴达成新协议或扩展旧协议。美国与英国达成新协议也是当务之急,此前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领导的保守党在上周选举中大获全胜,这使得英国几乎肯定会完成脱欧。

  川普于2017年1月就职,他对如何改革美国长期以来的贸易方式有着清晰的蓝图。川普一再表示,他的前任们谈判得到的都是糟糕的协议,他发誓要撕毁这些协议。相比支持透明、开放的市场规则,川普希望更多地关注具体结果--削减贸易逆差、提振美国制造业。他认为,前几任总统们对跨国公司太过于有求必应、对多边规则过于崇拜,同时在单方面行使美国权力时过于胆怯。

  与中国达成的“第一阶段”协议的公开细节比较模糊,诸多争议性问题留至以后的谈判来解决,但美国宣布的一项条款是,北京方面承诺在未来两年内将美国商品和服务进口在2017年的基础上增加至少2,000亿美元,相当于在四年内增长一倍,许多分析师认为实现的可能性不大。

  川普的首席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周日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 Co., CBS)的“面向全国”(Face the Nation)节目中表示,除了最重要的总体数据外,“我们还将有一个清单,其中包括制造业、农业、服务能源等。每一项产业都将设定一个目标”。上述具体目标与美国政府在上世纪80年代对日本实施的各种进出口配额类似,这是美国政府过去30年一直回避的一种管理贸易方式。

  名为《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exico-Canada Agreement, 简称USMCA)的修订版Nafta经历了两年半的商谈,墨西哥在磋商后同意了加强工人劳动保护的条款,其中包括允许美国人以被一些墨西哥人认为侵犯主权的方式监督墨西哥劳工状况。这些举措的目的是为了提高在墨西哥的生产成本,让采用原Nafta时流向墨西哥的生产回到美国。

  莱特希泽周日称,虽然这与之前协议的目标、即扩大贸易及提高北美一体化区域制造业效率相悖,但体现了“川普贸易政策”。莱特希泽表示,川普不希望美国制造业工人与那些在极为艰难环境下工作的工人竞争。

  USMCA另一项在最后关头做出的调整是,取消了美国制药商强制其他国家延长专利保护时间的条款,这曾是制药商在制定新协议标准方面取得的一项胜利。USMCA还取消了对美国跨国企业在其他国家投资的保护,此类保护是美国近期所达成的多项贸易协议的另一个标志性内容。这两项调整都显示出,川普认为贸易协议应当更多地鼓励跨国企业专注于在国内的生产,而不是帮助他们在国外开展业务。

  曾任布什(George W.Bush)政府高级贸易官员的Daniel Price称,这是美国有史以来达成的第一个提高贸易壁垒、削弱投资者保护的贸易协定。

  持怀疑观点的人士认为,从上周的频繁活动中可以看出,在让全球贸易体系屈从于美国意志的过程中,美国的单边力量具有局限性。特别是美国上周五与中国达成的贸易协议,与其说是全面的市场开放,不如说是贸易战停火协议。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贸易专家Fred Berwist称,川普指责中国违反规则和规范是正确的,但他三年来一直在攻击中国,释放了大量火力,在重大问题上却基本上一无所获。Berwist还称,川普对多边主义的蔑视削弱了他的目标:“在一对一的情况下,中国可以与我们对抗,但如果我们保持联盟结构,中国就会无力对抗。”

  美国农户们担心,川普宣称的收获或许甚至无法抵消因他的行动而蒙受的损失。美国农业局联合会(American Farm Bureau Federation)上周五指出,中国原本是美国农产品的第二大市场,自美中贸易战爆发以来已经滑落为第五大市场。

  Stephen Vaughn称,然而对于川普的支持者来说,“最新的协议表明,当这种影响力得到有效利用时,美国就会拥有巨大的影响力”;Vaughn曾担任美国政府的贸易谈判代表至今年4月份,参与拟定每一项贸易措施。他表示:“美国如今正在积极制定自己的贸易政策,而且进展非常顺利。”

  在争取达成USMCA和与中国的协议方面,川普的策略与前几任总统截然不同。他单方面征收关税以迫使对方让步。墨西哥和加拿大同意重新修订Nafta的部分原因是为了让川普取消已加征的钢铝产品关税,并对川普威胁要对汽车加征新税作出回应。中国的进口承诺在一定程度上旨在让川普放弃原定于周日生效的对价值1,56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的新关税。

  自25年前WTO成立以来,美国总统一直避免使用这些单边权力,而是向WTO提出申诉,由该机构的法官决定美国的申诉是否合理,如果合理则作出适当的回应。川普经常抱怨说,上述日内瓦贸易法庭对美国不公平,认为削弱该机构的权力更有利于美国利益。在上周该贸易法庭陷入停摆之后,其他国家将更难利用WTO来挑战美国的行动。

  批评川普的人士指出,研究显示经济充其量也只是温和增长,他们还认为,市场对近期声明做出的积极反应,更多地是反映出人们欣慰地认为川普政府似乎停止了扰乱系统,而不是反映出人们为政府取得实质性进展叫好。

  “如果你的衡量标准是我们已经停止自我伤害,那么这些是一个加分,”曾在2001年至2005年布什主政期间担任首席贸易谈判代表的佐利克(Robert Zoellick)说。“如果你的衡量标准是我们是否在扩大贸易、开放市场以及设置更高的标准,那么这些完全是浪费时间。”

  尽管之前有人警告说川普的策略会拖累市场和经济,但自他上任以来,美国市场和经济都保持强劲。

  保守的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研究员、川普的非正式顾问Stephen Moore说:“这也许是川普入主白宫以来最得意的一周。”他指出,除了贸易协议之外,12月6日政府还看到了一份格外强劲的就业报告——美国11月失业率降至50年低点3.5%,同时,美国一些基准股指创下了纪录新高。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