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未消除商业不确定性(2图)
来源: 华尔街日报
2019-12-16
标签: 美国 加拿大

  美国与中国达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给美国经济带来的好处不大,不仅保持对中国商品的大部分关税不变,也让这全球最大两个经济体继续面临不确定性。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根据美中两国官员上周五宣布的有限协议,美国在今年9月1日对包括服装、鞋履和配饰在内的价值1,200亿美元中国产商品征收的15%关税将减半。此外,美国还将取消原定于周日对包括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和玩具在内的价值1,56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征收15%关税的计划。

  美国官员表示,该协议还要求未来两年将美国对华出口扩大2,000亿美元,其中包括大幅增加农产品出口。美国官员期望能够削减贸易逆差,帮助农业、制造业和科技业等行业,并提振整体经济增长。

  印第安纳州柴油发动机制造商康明斯公司(Cummins Inc., CMI)称:“我们希望这是为美国工人和企业创造公平竞争环境的开始。”

  该公司表示,原本以为该协议将大幅削减其从中国进口的电动汽车用锂离子电池的关税。但该协议将使得该公司在中国工厂生产的许多商品的关税不变。

  经济学家们称,该协议可能会使一些消费品价格下降,或许还能让美国企业确信,长达两年的美中贸易争端正朝着达成广泛协议的方向发展。

  但该协议保留了去年生效的对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25%关税,这些商品包括塑料制品、化学品和机械类产品。此外,由于这只是美中长期谈判的第一阶段协议,可能只会消除部分商业不确定性;经济学家和美联储领导人都称,这些不确定性抑制了美国经济。目前美国正在史上最长一轮经济扩张周期中缓慢前行。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经济学家洛夫利(Mary Lovely)称,美中协议使人们看到了贸易紧张局势缓解的希望,但对促进经济增长作用不大,考虑到美国经济的体量,洛夫利认为该协议不会让宏观经济学家感到兴奋。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农产品交易商对中国采购的农产品是否会和该协议要求的规模一样多持怀疑态度。“他们需要美国猪肉,也需要美国大豆。他们需要500亿美元的农产品吗?绝对不需要这么多,”First Choice Commodities的农场营销顾问马歇尔(Dave Marshall)说,“如果中国人要购买500亿美元产品,他们将不得不购买大量天然气。”

  内布拉斯加州的农户内鲁德(Dan Nerud)说,来自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关税使他和儿子在大约3,000英亩(约合1,214公顷)的土地上种植的玉米和大豆的价格遭到冲击。

  “我抱有非常大的期待,”内鲁德在谈到上周五的协议时说,“但直到我们真正看到一些书面材料或双方政府认可,我才会得到确认。”

  美国最大的肉类加工企业泰森食品有限公司(Tyson Foods Inc., TSN)称,该公司期望这项协议能够改善市场准入和降低关税,这将令该公司的肉类和家禽业务以及为该公司供货的农户和农场主受益。

  一些经济学家称,最大的好处将是取消原定周日生效的关税。这项关税将推高电子产品等热门产品的价格,从而直接打击消费者。

  经济学家称,已实施的关税将使美国家庭年均支出成本增加逾400美元。其中一位经济学家估计,如果周日的原定关税计划生效,那么美国家庭年均支出成本增幅将会超过550美元。洛夫利称,降低9月份开征的关税和取消周日将生效的关税计划将令美国家庭的压力得到些许缓解。

  她说,美国家庭或许不知道他们躲过了一劫。

  受多轮关税影响,美国消费者在某些商品上的支出已经增多,尽管企业已吸收了部分增加的成本,而且美国从中国的进口也有所下降。美国对华第一轮关税于2018年生效。

  非营利研究机构National Taxpayers Union的赖利(Bryan Riley)表示,假如原定于周日实施的关税措施生效,最贫穷的家庭受到的冲击会最严重。赖利说:“这如同一笔反向的圣诞节奖金。”

  尽管存在争端且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但规模22万亿美元的美国经济一直表现稳定。上周三,美联储预计今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将增长2.2%,明年GDP料增长2.0%。

  不过,有证据表明,贸易放缓抑制了美国经济的增长。今年第三季度企业在长期项目(包括设施和设备)方面的开支同比增长1.3%,为三年来最低同比增幅。

  许多经济学家认为,企业开支减速的一大原因是围绕贸易争端的不确定性。一些企业在等待贸易协议的同时,推迟了一些关键决策,例如要雇佣多少人或在哪里建厂。

  这种不确定性是美联储今年三次降息的理由之一。上周五,美联储副主席理查德·克拉里达(Richard Clarida)表示,现在判断一项暂停美中贸易战的有限协议将给美国经济带来何种影响还为时过早,不过他表示,政策不确定性的降低“显然对经济前景有利”。

  美国与中国达成的初步协议以及在另一项贸易争端中取得的进展或许有助于消除部分不确定性。近日,美国还同墨西哥和加拿大达成了一项新贸易协定,此举或为美国经济提供支撑。

  不过,美中贸易争端一直断断续续,谈判破裂的可能性完全存在。美国总统川普上周五称,仍保留的关税将用作与中国下一阶段谈判的筹码。

  对于第一阶段协议能够提供多大的确定性,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首席美国经济学家达科(Gregory Daco)提出质疑。

  他说:“从商业角度看,如果你知道这些关税可能恢复,你仍会对你的行动、你的投资和你的招聘决定保持谨慎。”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