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期选举倒计时 是什么引爆美国社会焦虑(2图)
来源: 多维
2018-11-05
标签: 美国
美国国会中期选举已经进入最后的倒计时,根据美国的最新民调,仍有更多选民表示将在众议院选举中投票给民主党候选人,但是两党支持率的差距有所缩小。美国广播公司(ABC)和《华盛顿邮报》的民调显示两党支持率为52%和44%,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和《华尔街日报》公布的民调则差距更小,两党支持率为50%和43%。

  选情仍旧竞争激烈,而同时选举前的两周,纽约(专题)、亚特兰大、匹兹堡等地因为15个不明包裹和一场枪击(专题)惨案而被恐惧笼罩,包括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在内的“特朗普(专题)政敌”遭到人身威胁,引发恐慌。紧接着,10月27日美国匹兹堡市一座犹太教堂发生恶性枪击事件,造成11人死亡,6人受伤,被美媒称作美国历史上对犹太人实施的最为血腥的暴力事件。

  11月6日即将到来,全美对于国会选举以及美国政治未来的极度焦虑,这种焦虑不仅弥漫民间,成为了极端分子犯罪的背后动机,也正在深刻影响着国会两党和白宫。

  中期选举投票已经开始,美国总统特朗普加紧召开集会 (图源:VCG)

  自由派“拨乱反正”的最后机会

  对于民主党和美国的自由派来说,2016年的大选是一次极其惨烈的失败。被他们视为民粹主义、极右翼政治运动代表的特朗普,连同执掌国会参议两院的共和党,可以说在两年以来实现了美国政治向右“急转弯”。

  可以说,特朗普政府和共和党几乎已经摧毁了奥巴马(Barack Obama)时代自由派所珍视的所有政治遗产,在全民医疗、教育公平、环境保护和应对全球变暖等问题上,白宫的做法在自由派看来是彻底的“倒行逆施”。如果这种形势继续下去,随着白宫实现政治目标,逐渐扭转美国舆论以自由派为主流的状况,美国自由派担心将完全失去政治上的话语权。

  近几个月,自由派支持者们已经多次把共和党和白宫人士“请出”饭馆,或是当面对质,对象包括参议员科鲁兹(Ted Cruz)和白宫发言人桑德斯(Sarah Sanders)。抗议者在共和党参议员的办公室从未断绝,多次在国会的走廊、电梯无所不用其极的“围堵”共和党议员,甚至被共和党批作是“暴徒行为”(Mob Behavior)。

  自由派对共和党以及保守派的抗议正愈演愈烈 (图源:VCG)

  自由派舆论已经由2016年之后,最开始的震惊,到反思,变成面对中期选举时的恐慌。如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0月赫然写出《特朗普主义正在赢得胜利,而这是可怕的一幕》(Trumpism is winning, and it's terrifying),并且超前对2020年美国大选进行民意调查,还得出特朗普大概率胜选的结论,似乎在警示自由派对反抗不能放松一丝一毫。在这个时间点,自由派媒体既不肯放过关于特朗普的任何新动向,加紧批判;又不敢再过分相信民调的结果,对民主党的态度多为“他们还是可能搞砸”;美国舆论每时每刻都在担忧美国的国运,民众的权益,以至于“自由世界”的未来,而中选成为了他们最大,或许是最后的希望。

  被“特朗普化”的保守派

  从现在共和党掌控白宫和国会两院的情况来看,保守派本不应该比自由派更焦虑,而事实并非如此。從2011年茶黨運動開始,共和党便逐漸轉向偏激,這兩年更是「全力向右」,较为温和的保守势力在特朗普的作用下不断削弱,共和党中很多人顺势接受了特朗普极端偏激的作风,而另一部分则黯然离场。无论是否被“特朗普化”,保守派在美国政治的大潮下都很被动。

  从争执不断、丑闻频发的白宫,我们对保守派的矛盾纠结可略知一二。10月下旬,被称作“战争鹰派”的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被曝出和白宫幕僚长凯利(John Kelly)因为非法移民(专题)政策问题而发生激烈争吵,据称二人粗口层出。白宫无论在贸易、移民还是外交政策上,以凯利为代表的偏建制的保守派,不断受到以博尔顿为代表的较为偏激的强硬派的冲击。而特朗普似乎对属下的矛盾喜闻乐见,在他看来这种竞争然而令他的地位凸显。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