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期选举这颗大雷 投资者太忽视了(3图)
2018-08-12
标签: 美国
渣打分析师认为如果在中期选举中共和党以35个以上的席位输掉选举,这可能是其2020年输掉大选的前兆,美国股票市场及美联储加息预期将走低,但新兴市场将获得更多的支撑。

  在渣打分析师Steve Englander 看来,投资者正在忽视美国中期选举这颗大雷。

  如果民主党赢得中期选举,会发生什么?

  Englander认为到目前为止,投资者没有对美国中期选举给予足够的关注。Englander   更加关注众议院的选举对于资本市场的影响,因为与参议院的选举时间和组成(每两年选举一次,今年有1/3的席位将重新选举)相比,众议院两年的选举周期使得相关的结果更加容易分析。考虑到共和党今年的选举优势,失去参议院将是共和党2020年美国大选最主要的负面信号。

  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赢得多少将会使得投资者开始担心对于商业友好的政治环境会急剧的转变?投资者同时应当考虑什么情况能够使得共和党在2020年保住国会和白宫。

  Englander   为众议院选举考虑了4种场景,其中几种对于美国股市以及美元升都是不利的,但新兴市场以及其他G10货币可能受益,现任政府的政策对于美国资本市场非常友好,但是对于海外市场则有负面的溢出效应。如果民主党重获权力,其中许多影响,但不是全部都会被扭转。

  去年众议院或参议院没有民主党投票支持共和党的税改法案,考虑到有迹象表明民主党的基层选举运动正在取得进展,民主党在国会废除或者大幅修改税改法案正在成为可能。

  如果投资者认为“蓝色浪潮(民主党)”即将到来,那么他们应该考虑资本市场可能的变化,虽然可能的“浪潮”可能需要两年才能到岸(2020年大选)。正如选举热图所展示的那样,赢得选举从来不是从另外一方争取选民,而是动员自己的选民。民主党通常在低参与的选举中获胜,这说明特朗普(专题)总统在他的批评者中激起了比他支持者更多的热情。

  在Englander   看来,在2020年大选之前,相关的税改再次改革是不太可能的。如果民主党赢得国会(控制两院),总统可以利用其否决权否决相关的民主党法案;但一个拥有否决权的民主党多数格局(控制两院)似乎又不太可能。在参议院改选的33个席位中,有25个席位由民主党或者由接近民主党的独立人士担任。

  现在的大多数民调显示,民主党领先于共和党。共和党对于众议院的控制权可能将是局部性的,但这不算什么意外。由于共和党可能将在中期选举中失去席位,投资者必须决定对于共和党来说什么是“足够好”以及什么是“坏”的选举结果。

  在2016年的大选中,特朗普总统输掉了民众的投票,但是在选举团中获得了一个摇摆州的绝对胜利。虽然选举规模较小同时国会的选区数量众多,但中期选举也因有类似的考虑因素。

  在2012年,共和党拥有34个多数席位,而选票方面则赢得了49.3%;在2016年,共和党拥有47个多数席位,选票则赢得了50.5%。根据这些数据,50-50的投票分配将使得共和党人拥有40个席位的多数票。一些人则争辩共和党的优势在2012年之后变得更加清晰,因为其控制更多的州。

  相比之下,民主党在2006年获得54.1%的选票,赢得了31个多数席位,而在2008年,55.5%   的选票赢得了78的多数席位。大部分分析人士认为,随着其后选举制度的改变,这种大胜更加难以实现。一些统计认为民主党需要10-12%的选票优势才能重新赢得国会(而这比2016年大选要高的多),另一些统计则认为至少需要4%。

  大多数民调显示,现在民主党领先,有些人处于2位数的优势状态,另一些的领先优势则没有那么明显。但哪一方追随者更有可能参与投票?民主党可能需要赢得53%-47%的民众投票才能赢得众议院,但这些可能并不能从民调中完全反映。

  选举情况假设

  1、共和党保留众议院控制权

  从长远看,共和党的经济政策是好是坏尚存争论。但是对于民主共和两党谁对企业更友好则鲜有争论。在国外,共和党相关的贸易和财政政策可能产生了负面的影响,如果共和党保留众议院(和参议院),其可以实施进一步的刺激政策(利好资本市场)。随着标普奔向2800点,这暗示市场正在押注共和党能赢(虽然民调显示民主党领先)。

  民调机构FiveThirtyEight显示民主党领先47%-40%,但正如之前讨论的那样,民调无法直接映射参议院的投票结果。考虑到之前的中期选举记录,共和党保留参众两院的控制权将使得总统的经济计划按照计划进行,这将利好美元和股市;然而,鉴于总统对于经济刺激措施的过分关注以及对于财政赤字缺乏重视,债券收益率可能会攀升。

  2、共和党输掉众议院,但低于10个席位

  鉴于政党在历史上是如何作为集团投票的,在这种情况下,除了紧急状况外,相关有意义的立法将不复存在。民主党将能够在众议院通过法案,但是无法通过参议院。民主党将把众议院大多数作为他们反对的机会,同时有效的阻止几乎所有的立法。虽然理论上两党可能能达成妥协,但考虑到最近的国会行为这不太可能实现。

  在这种情况下将对资本市场以及美元产生负面影响,这可能是由于众议院的结构发生了改变,以及民主党可能积极调查总统个尾部风险。但是考虑到现任政党通常会在中期选举中失去大量的席位,因此对于共和党来说,民主党的小胜可能意味着“季节性调整”。相关的后果可能仅限于短期抛售。此外,由于立法已经通过总统可以自行决定做什么,相关的积极的商业环境将保持不变,民主党要等到2020才能卷土重来。

  3、民主党赢得大选,赢得席位在10-35个左右

  这是一个灰色的地带。这将导致几乎没有重大立法的可能性,但对于2020年大选,其也没有明确的指导意义。这预示着民主党人可能带来的资本市场的冲击,资本市场会重新开始正视这种风险,因为这种中期的“摆动”可能将在2020年带来真正的冲击。民主党可能会争辩绝对抵抗政策正在发挥政策,但很难想象任何重大立法都无法通过的情况。同时如果民主党国会向左倾斜,即便是本届国会中一些获得两党支持的法案也可能会被搁置。

  4、共和党大败、丢失35个以上的席位

  对于市场来说,这是最困难的情况。因为投资者很容易得出共和党将在2020年输掉大选的结论。在Englander   看来,这不是唯一可能出现的情况,但是这是合情合理的。因为这表明了一个广大的选民正在重新欢迎民主党。同时,现在几乎没有看到投资者正在考虑这种状况的证据,而这种状况将产生最为明显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没有在2018年失去参议院,共和党也可能在2020年失去参议院。投资者将不得不考虑个人和企业所得税增加的可能性,同时支出的方向的优先权也将发生改变。

  矛盾之处在于,一些投资支出和收入的实现可能会得到推进,因此,最初的活动可能会得到支持,并可能实现尽可能多的收入。股票市场可能会丧失一些税改后的收益,特别是如果个人投资者为了锁定当前的税收待遇而获利了结的话。

  只要美国股市的变动不会引发一波避险情绪和剧烈的市场波动,随着股票市场走低,美联储加息预期也将降低,伴随着美国国债收益率走低,这可能会为新兴市场提供支持。G10和主权评级敏感的新兴市场国家可能会从紧缩担忧的解除中获益。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