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亚生:只要你支持共和党,就是支持特朗普(5图)
2018-07-09
标签: 美国 加拿大
编者按

  美国很多温和的共和党人经常表示特朗普(专题)不代表共和党。美国不少人相信很多共和党政客还是有良知的,共和党内是存在反特朗普派系的。

  然而,麻省理工学院斯隆学院教授黄亚生指出,数据和事实证明,特朗普完全代表共和党,甚至可以说共和党完全代表特朗普。特朗普现在已然成为了主导共和党意志的强力领袖。黄教授表示,在如今的政治环境下,如果你支持共和党,那么你就是在支持特朗普。

  有些温和的共和党人,包括很多中国背景的金融界和科技界人士,经常这样为自己支持共和党开脱:我是支持共和党的,特朗普不代表共和党。然而,事实是完全相反的,可以说特朗普完全代表共和党,甚至可以说共和党完全代表特朗普。  

  在2016年大选之前,很容易找到所谓的“永不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人(“Never Trump Republicans”,简称NTR)。在专栏文章和有线电视新闻节目中,他们都很沉重地提出了特朗普对美国民主制度构成威胁的可怕警告。然而特朗普获胜后,NTR的数量急剧减少。共和党从来是信仰“成者王败者寇”。他们的 “永不支持”是有一个隐含的限定条件的:除非他获胜。那种认为特朗普只是一个被共和党挟持的傀儡和撕裂党派的局外人的观点是错误的。政治学家拉里·巴特尔斯(Larry Bartels)在最近的一篇论文《特朗普时代的党派关系》中总结说,无论出于何种意图和目的,共和党都没有反特朗普派系。共和党高度统一在特朗普的身后。这就是为什么被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到现在没有采取有意义的行动来检查他的权力或腐败的原因。

  政治学家拉里·巴特尔斯指出共和党没有真正反特朗普派系

  图片来源:范德堡大学官网

  诚然,在共和党内部确实还有些散碎的“持不同政见者”。特朗普上任之后,一面推翻奥巴马签署的多项协议,比如《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奥巴马医改法案、《巴黎气候协定》以及伊朗核协议;一面推出特朗普新政,颁布“限穆令”、对非法移民(专题)实施“零容忍”政策、在美墨边境建墙、推行税改、发起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等。此外,特朗普今年还挑起了与中国、欧洲和加拿大(专题)之间名副其实的贸易争端。有些共和党主流对特朗普在一些重要问题上的态度和举措感到不适应,也不掩盖他们与特朗普之间的分歧。譬如由于一些个别的共和党议员的反对,特朗普废除奥巴马医改法案的主张受挫,而在撕毁伊朗核协议上也有反对的声音。 “限穆令”和备受关注的税改法案,也是一波三折才尘埃落定。共和党内部时而存在的对特朗普的抨击声使得有些人相信共和党内还是有一点基本的良知的,是有可能和特朗普划清界限的。甚至有媒体怀疑,特朗普与共和党人的紧张关系日益公开化,在反对党民主党不可能与之合作的情况下,一旦与本党人士决裂,他在白宫的位子是否还坐得稳。

  这种对特朗普总统地位稳固性的怀疑和对共和党良心的寄托都是多余的。特朗普上任500天后,获得了二战以来所有美国总统中第二高的党内支持率,高达87%。在二战以后的历任美国总统中,只有2002年的小布什因为美国受到“9·11”恐袭袭击 ,被当时的美国人民视为带领美国对抗恐怖主义的英雄,而获得过比这更高的党内支持率——90%。(真实的情况是小布什在9·11之前根本不重视国际恐怖主义的威胁,在获得美国情报部门对宾拉登要袭击美国警告后,继续他在德克萨斯的休假,没有采取任何防范措施。我以后还会回到这个题目。)而相比较下,奥巴马最高的党内支持率没有超过八成。 历史上极受美国人民热爱的两任总统——肯尼迪和里根在这个数据排名上,也比特朗普低。这个支持率显示特朗普已经从竞选时的政党政治局外人,变成了主导共和党意志的强力领袖。

  特朗普上任500天后,获得了二战以来所有美国总统中第二高的党内支持率

  图片来源:Gallup

  不仅是普通的共和党人高度支持特朗普。 所谓共和党的主流派也是和特朗普保持高度一致。538(FiveThirtyEight)是美国一个专注于民意调查分析和政治经济的网站,它跟踪了“特朗普时代的国会”迄今为止众议院和参议院每一位议员投票支持或反对总统的频率,记录显示,所有共和党参议员国会投票记录都维持在至少75%以上和特朗普立场一致。而且平均值在90%以上。特朗普就是共和党的主流派。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区别。

  598统计了美国议员们在特朗普时代的投票记录

  图片来源:598

  少数共和党人言辞犀利的批评虽然意味着某种程度上与共和党的背离,但他们在实际行动上却是出奇一致地支持特朗普的政策。众议院议长共和党人保罗·瑞安(Paul D. Ryan)在竞选前说过特朗普不能代表共和党,但是特朗普赢了后又坚定和特朗普站在一起。亚利桑那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杰夫·弗莱克(Jeff Flake)是共和党里少有的敢于站出来谴责特朗普总统的人。他曾多次公开批评特朗普,并在国会发表公开演讲称因为特朗普的行为他不会寻求连任,呼吁特朗普远离“鲁莽、粗暴和不体面的行为”。他最近在5月份哈佛法学院毕业典礼上的演讲几乎就是针对现任总统的。他不仅谴责了总统对法律的无视与践踏,对权利的滥用与越权,而且把现在的华盛顿称为黑暗触底的时刻。但你从他的投票记录是完全推论不出他的反川的观点的。从他对特朗普政策的投票记录来看,他84.3%是支持特朗普的。另外一位也被称为少数敢批评总统的美国参议员、外交委员会主席鲍勃·科克尔(Bob Corker)对特朗普政策的投票的支持率也达到了84.7%。

  美国有句俗语是“只耍嘴皮子是很廉价的行为。”(Talk is cheap.)弗莱克和科克尔显然就是政治市场上的便宜货。   

  杰夫·弗莱克的投票记录与他的反川言论并不相符

  图片来源:CNN

  美国民调专家约翰·佐格比(John Zogby)说:“特朗普是一个破坏者,非常规、不稳定、反精英……但坦率而言,这些因素现在正在进一步提升他的地位。”

  近日在一些州的美国国会中期选举的一些结果证明了这点。据美国媒体报导,在5月8日举行的共和党预选的四个州中,没有一位特朗普的批评者胜出,而且体现出一个明显的特点,即主要竞选人争相要表达对特朗普的忠诚。从被选出参加中期选举的美国共和党候选人看,特朗普在共和党内具有极强的影响力,其凝聚力也正在加强,以前的党内反对声音趋弱。得到特朗普公开支持的吉姆·雷纳奇(Jim Renacci)成为俄亥俄州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候选人。在印第安纳州,复制特朗普竞选模式的一名富有商人成功出线。在西弗吉尼亚州,胜选的州检察长莫里西在竞选广告中突出自己“反建制”的决心。而此后,纽约(专题)州第11区的共和党获胜者丹·多诺万(Dan Donovan),赢得南卡罗来纳初选的亨利·麦克马斯特(Henry McMaster)都是特朗普青睐的候选人,特朗普早前甚至为后者站台助选。

  特朗普曾为亨利·麦克马斯特站台助选

  图片来源:NYT

  今年11月的美国国会中期选举对民主党和共和党来说都至关重要。众议院所有435个席位和参议院100个席位中的34个席位将进行改选,这将决定民主党或共和党谁将在未来两年内控制参众两院。面对顽固的共和党人,民主党当前最紧迫的事情是要在美国国会中期选举中把共和党人选下去。最理智的战略就是集中力量把最温和的共和党人选下去。 原因很简单:把最温和的共和党选下去实际上是最容易的,因为他们的选区很多是在蓝州。顺便说一下所谓共和党温和派,比如像缅因州的苏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对特朗普政策的支持率也是高达74.7%。(但2018年柯林斯本人不面临选举。)

  如果国会被民主党控制,国会所有的委员会都将由民主党控制,包括如果特朗普被弹劾,将起最重要作用的法律委员会。所以牺牲共和党的“温和派”从大局来讲是可以遏制特朗普主义的。关键是让国会可以成为一个制约特朗普的力量。 

  结语

  共和党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就总统民众的关系说过这样一番话:“总统只是大批公仆群体中的最重要的一员,他获得的支持或反对,应当取决于他自己行为的好坏,取决于他向整个国家提供忠诚、得力、无私的服务是否有效率可言。因此,对于他的行为,必须有说真话的全然自由,该表扬的时候表扬,该批评的时候也有必要批评。美利坚公民任何与此相左的做法,都是自轻、奴性的。”今天的共和党已不再忠于一个理想,一个愿景或一个立法程序,而仅仅是效忠和崇拜一个具有强烈独裁意识的,一个很有可能是里通外国的,一个几乎肯定是极端腐败和无能,无畏的人。

  美国, 甚至是民主制度,现在面临最危险的时刻。 用华盛顿尼斯卡南研究中心(Niskanen Center) 一名著名的NTR成员杰瑞·泰勒(Jerry Taylor)的话来说:“对于所有意图和目的而言,有两方在美国体系中竞争。如果你认为其中之一是对这个系统的存在威胁......你就应该为另一个投票。因为他们中的就有一个会取胜。投民主党的票和‘永不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人’之间没有真正的、有实质际意义的区别。”

  如果你投共和党一张票,你就是在支持特朗普。如果你给共和党一分钱,你就是在支持特朗普。 “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