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现罕见逆袭 几经反转旧金山市长究竟是谁?(2图)
2018-06-08
标签: 美国
几乎就在当地时间6月6日凌晨的短短一个多小时时间内,美国加州旧金山市长竞选结果出现巨大反转,原本领先近10个百分点的布里德被排名第二的里诺反超,以49.58%比50.42% 的比分陷入危局。亚裔候选人金贞妍为这个夜晚的反转出了一份力。

  本文提及的三位主要候选人分别为:

  布里德:前旧金山代理市长、现市议会主席

  里诺:前加州参议员、众议员、前旧金山市议员

  金贞妍:现旧金山市议员

  前一晚还身穿大红色上衣与支持者庆祝领先优势的布里德(London Breed),有可能以微弱差距与旧金山市长之位失之交臂,而一旦对手里诺(Mark Leno)胜出旧金山也将罕见的出现如下局面:获得最多选民直接支持的候选人未能赢得市长选举。

  里诺的支持者没有高兴太久,选情再次发生逆转,布里德以微弱优势反转领先,不过,还没等到这一消息传开太远,里诺又迅速恢复了领先优势。不到24小时内,旧金山选务处公布的每一个数据变化都牵动着双方阵营的神经。当地时间6月6日下午,里诺和布里德先后召开新闻发布会,对选情进行说明。由于双方战果焦灼,两人都不敢掉以轻心,仅表示将谨慎观望最终结果出炉。

  里诺(上)和布里德(下)先后召开发布会 美国中文网官子俊摄

  6月6日凌晨的一个多小时内,旧金山选务处的计算机运行的几项简单计算,就令这座城市的数万选民悲喜交换。反转出现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旧金山采取的特殊计票机制——优先选择投票(Ranked-choice voting)。

  “优先选择投票”也被称作“即时复选”(Instant-runoff voting,简称IRV)。据旧金山选务处处长John Artnc向美国中文网介绍,在这种计票机制下选民可依序填写最多三个候选人,第一轮计票将对获得第一选择的侯选人进行计票,如果有候选人获得超过半数选票,则直接胜出;如果没有候选人获得过半计票,那么排名最后的候选人被剔除,但他获得的选票将算在这些选民选择的第二候选人身上,这个计票方式一直继续,直到有候选人得到超过50%的选票。

  这样的投票规则意味着一旦首次计票时排名第一的候选人无法获得明显优势,那么排名第二的候选人将有极大几率反超,这也被视作是扶持弱势候选人、鼓励候选人结盟的一种选举计票方式。为了提高胜算,里诺与金贞妍(Jane Kim)在早期阶段便开始深度结盟。6月3日,随着最终选举日逼近,另外两位候选人阿里奥图(Angela Alioto)与李爱晨(Ellen Lee Zhou)也正式宣布联手。

  本次竞选中,6月5日晚公布的第一优先选则计票统计显示,布里德得票率为35.6%,里诺为25.9%,金贞妍为 22.8%。没有人获得超过半数投票,淘汰机制启动,金贞妍最终出局。由于金贞妍和里诺在竞选阶段深度捆绑,互相将对方列为第二优先选择,因此金贞妍获得的投票几乎全被计在里诺身上。金贞妍的出局力保里诺获得与布里德最终较量的机会。来自旧金山选务处的数据显示,里诺获得了约80%来自金贞妍的选票。

  在旧金山,“优先选择投票”最早在2002年由选民投票通过写入市宪章。2004年首次投入使用后一直沿用至今。虽然“优先选择投票”在上世纪初期在世界范围内获得应用,但迄今为止,全美范围内仅有11个城市曾经使用过这一投票方式进行市一级的选举,旧金山是其中唯一的大型城市。

  除旧金山外,加州湾区的奥克兰和伯克利也是少数使用这一机票方式的城市。2010年,正是凭借这一计票方式,华裔参选人关丽珍(Jean Quan)成功局面扭转。首轮计票落后于第一名近10%的她在第二轮计票中反转领先1%,这一微弱优势为她赢得了参政的历史性荣耀,成为奥克兰100多年历史上首位华裔市长。

  6月5日晚,已经预感到结果不妙的金贞妍在支持者举行的晚宴发表演讲。在讲话中,她重点提及了旧金山的“优先选择投票”。在她看来,这种选举方式是真正民主的典范,这一选举制度的应用已经在全美范围内引发讨论,她相信,不久的将来,旧金山的这套机制将为成为全美范式。同时,她也将希望寄托在结盟的里诺身上,认为他的胜利将是“我们”(us)的胜利。

  在支持者看来,“优先选择投票”至少具有以下优势:

  第一,降低选举成本。“优先选择投票”投入使用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为了省钱。据旧金山选务处工作人员透露,一场全市范围内的选举大致会花费约350万美元。在采用“优先选择投票”机制采用之前,一旦没有候选人在首轮获得50%的选票,则会进行复选,这意味着巨大的人力和财力支出。采用“优先选择投票”则会节省复选的额外支出。

  第二,避免恶意竞争。多数竞选中,候选人之间的指责在所难免。在一些选举中,候选人的互相攻讦更是演成了闹剧。2016年和特朗普的竞争就扯出了不少丑闻,2010年旧金山市长竞选中几位华人候选人在华埠的“厮杀”也令不少选民记忆犹新。“优先选择投票”机制减少了敌意竞选活动,反而鼓励候选人结盟,以获得更多第二优先选择,提高整理盈率。因此,在本次竞选初期,里诺和金贞妍就坚定地站在了一起,在最后关头,阿里奥图和李爱晨也最终联手。

  第三,赋予选民更多选择权。在候选人之间做选择往往并不是个轻松的差事,尤其是当候选人总数超过两人或候选人理念接近时。在这种情况下,优先选择投票为选民提供了更多选择权,即便第一优先选择的候选人遗憾落败,第二优先选择的候选人也会机会胜出。

  第四,拉近候选人与选民关系。在2010年赢得胜选的关丽珍在回忆自己的竞选时曾经表示,以往候选人在看到选民举着其它候选人标语时就会放弃说服这一选民而去寻找下一个可能的支持者,但在新的选举机制下,她可能还是会走上前,希望该选民能够将她放在第二优先选择的位置上。在“优先选择投票”的机制下,候选人往往会更多地告诉选民:“我很想成为你的第一优选,但如果不行的话,我希望你至少将我放在第二优选的位置。”

  不过,任何一种选举计票方式都很难完美,每年的总统选举中,选举人票和直接计票的统计差异也会引发不少争议。在旧金山,“优先选择投票”同样面临指摘。在本场竞选中,布里德的第一选择投票超过里诺近10个百分点,却因为这种特殊的计票方式而被反转,让不少布里德的支持者心有不甘。

  “在旧金山,只要所有选民都将某位竞选人放在第二选择的位置,那么就一定会成为这座城市的市长”,有政治评论人士如此嘲讽旧金山的“优先选择投票”机制。在选前曾背书布里德的《旧金山纪事报》就指责里诺和金贞妍的深度捆绑是在玩儿政治游戏。

  不过,也有相反观点认为政治本就是游戏,会有各种各样的规则,而“优先选择投票”是选民们亲自用选票投出来的规则,候选人自己也曾投票支持了这一规则,因此,必须尊重规则。

  在6月6日下午举行的说明会上,里诺认为采用“优先选择投票”机制与传统方式竞选在产生的最终选举结果上并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不同,他解释称:“如果我们是在传统(不采用优先选择投票)的竞选中,那么现在不论是我还是布里德都会在初选结果公布后第一时间打电话给金贞妍,希望能够得到她的支持,只不过在现在的竞选机制下(指采用优先选择投票),这一环节提前了。金贞妍早就选择和我站在一起。”

  也就是说,即使旧金山没有采用“优先选择投票”机制,那么在初选结束后,金贞妍一旦选择支持里诺,那么也会说服她的支持者在复选中将选择里诺,里诺仍将变相获得来自于金贞妍支持者的选票,这与目前采用的“优先选择投票”机制在理论上是一个道理。

  目前为止,旧金山选务处已经公布过5轮计票结果。距离本次旧金山市长选举的最终结果出炉,还需要耐心等待近三周时间,在接下来的时间内,旧金山选务处还将不间断公布更新数据,并对选票进行二次人工比对。

  旧金山选务处计票详情

  据旧金山选务处公布数据显示,截止到目前为止,按照优先选择投票计票的话,里诺获得71126张选票,仅领先布里德1121张,目前双方战成50.4%比49.6%。不过,仍有大量选票有待计票,这意味着布里德仍有反转机会。只是在最终结果出来之前,他们的心恐怕都只能悬着了。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