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元年巨变:美国对世界影响力大倒退
来源: 世界日报
2017-12-31
标签: 美国 加拿大
回顾过去一年,川普总统的国内政策一片混乱,也对美国制度造成冲击。但相比之下,川普在外交上造成的破坏更严重。川普的对外政策使美国变得孤立,从国际事务撤退,直接导致美国领导地位和影响力下跌,不少盟国变成美国的竞争对手甚至潜在敌对。美国的转变冲击世界秩序,造成时代巨变,想对美国有利要靠奇蹟出现。

  川普对国内政策重大颠覆,至少如下。一,健保制度:川普废除"欧记健保"失败,但替代方案却无法获国会通过,导致目前混乱状态,新制未立,原有制度却摇摇欲坠。

  二,税制:川普减税计画获国会通过,但新税法严重向富人和企业倾斜,公司税降至21%,个人最高税率37%,两者差距太大,必然导致高收入者将个人收入转为公司收入,藉此谋取巨大利益,直接使新税法难以永久施行。

  三,环保:川普退出全球合作减碳的巴黎协定,又一笔勾销美国数十年来建立的环保法规,导致环保署已逾700人离职,包括200多位科学家。

  四,移民政策:美国向来开放的移民政策转为保守排外。

  五,司法制度:攻击自己提名的司法部长塞辛斯,开除FBI局长柯米,使FBI陷入混乱;提名戈萨奇为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并提名70名保守派法官进入下级法院,将对法界和美国造成深远影响。

  川普对美国的最大破坏,在美国的国际形象和影响力。美国对世界影响力下滑,原因不在经济和军力,美国经济和军力仍是世界第一,原因在川普的政策。川普缺少明确的外交计画(agenda),对重要外交事项如北韩核武和南海问题,都缺乏有效对策。

  1989年后,国际秩序的基本形态是全球化,美国一直是全球化的主导者;政治上,美国向全球输出自由民主,协助国际走向民主;经济上,美国主张自由贸易,致力于减少贸易保护主义。整体而言,美国积极参与国际事务,成为世界主导者。但这种世界观因川普而逆转,美国从国际事务退却,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退出巴黎协定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美国优先"正是孤立主义的註脚。

  川普执政快一年,美国在全球大部分地区影响力大减。退出TPP,美国在世界最重要的贸易地区影响力顿然消失,中国代之而起。对东亚和南海,川普除了不断攻击,对北韩核武危机手段有限;对南海主权争议,川普陷被动,中国更自由地造岛和建设。在欧洲,川普疏离北约,攻击德国对美贸易逆差,使德国从亲密盟国变竞争对手。

  川普本想联俄,失败后对俄经济制裁殃及欧盟,欧盟正酝酿反击。在中东,美国本是以巴冲突的仲裁者,川普却不顾中东情势和国际共识,片面宣布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引爆中东新一波反美浪潮,联合国大会以128票对9票决议要求美国撤消决定;美国和核协议是另一颗待爆的炸弹。

  今年暑假,丕优对37国调查发现,川普上台后,这些国家对美国的好感程度大跌,从欧巴马最后一年的64%跌至49%,反映美国国际形象严重受损;其中邻国加拿大从65%减至43%,墨西哥从66%减至30%,重要盟国德国从57%减至35%,也从72%减至57%。调查还发现,盟国加拿大、澳洲,对中国的好感度甚至超过了美国。

  川普接受"纽约时报"年终访问,"华盛顿邮报"分析,30分钟访谈过程犯了24次错误,川普所说内容与事实不符,等于每75秒就说一次谎,大部分言词是自吹自擂。最离谱的莫过于说他受民众欢迎程度,超过美国历史上所有总统。但事实上,他的民调支持度已连续七个月下跌,目前跌至32%。

  他又说他了解健保,数百万人参加他设立的健保制度。事实是,他的健保计画无法获国会通过,参加他的健保计画有如在说梦话。他又说,习近平最喜欢他,程度超过中国历来对任何人的喜欢。事实却是习近平并不支持川普的北韩政策。

  纽时对川普的访问,更加暴露他不了解美国和国际事务,也不清楚总统职责,令美国人尴尬的是,他对自己的无能和引起争论似一无所知。展望2018年,眛于国内外形势却又极端自负的川普,可能对美国继续造成更多颠覆,川普已成明年11月期中选举的民主党"超级助选员",如果国会控制权易手,共和党会后悔莫及。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