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盖了个"反特朗普"酒店,连自由派都看不下去了(12图)
来源: 观察者网
2017-11-14
标签: 美国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国政坛是一个现象级人物,人们对他的观点分歧巨大。支持他的人将他送入了白宫,而反对他的人一刻也不能停止反对他。

  在特朗普当选之后,大量反特朗普人士如丧考妣。在朝堂之上,人们疯狂炒作特朗普当选和操控选举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试图证明特朗普当选缺少合法性。在文艺界,影视明星们纷纷表态反对,生怕自己因为政治立场不鲜明而被孤立。在大街小巷,民间反特朗普人士则发动着各种各样的抗议。

  据美国彭博社报道,一所名叫Eaton的酒店即将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Washington DC)开业,这所酒店最大的特点就是拥有明确的政治立场,他们希望成为华盛顿自由派的圣地,并且大张旗鼓得反对美国总统特朗普。

  

  (酒店自我介绍,图源:酒店官网)

  据悉,该酒店属于香港朗廷酒店集团,项目负责人是朗廷集团罗氏家族第三代罗宝璘(Katherine Lo)。豪华酒店大家见得多了,但是Eaton的豪华不单单在于服务、设施和装修,而且在于理念。

  罗宝璘称,希望让顾客在所有方面都可以受到社会运动者和自由主义思想的鼓动与熏陶。不出意外,这个鼓动社会运动的酒店就选址在华盛顿特区和香港……

  朗廷方面认为,这个酒店在设计上应该提供人们进行公共交流和言说的空间。并且酒店设计上计划邀请艺术家和社会活动者来进行演说,面相街道一侧的落地窗可以进行展示。酒店还会为自由派的初创企业还有社会活动提供计划场所。

  酒店的酒吧总监将由Derek Brown出任,原因是他非常关注“社会公正”,这个酒吧可以成为人们讨论平等、自由、女权和反性骚扰等话题的绝佳场所。

  而酒店的餐厅主厨将由Tim Ma出任,这位主厨是一名华裔中国人,最初是做国安技术方面的工程师,后来发现了自己在美食领域的热情。他可以成为“多元化”绝佳的代表。而他的菜单将会使用设计在酒店内的菜园子里头的菜。

  当客人入住客房之后,在客房的吧台会放置宣传册,告诉客人如何联系国会议员。罗宝璘甚至认为,Eaton在香港的酒店里可能会把《圣经》换成《联合国人权宣言》。

  

  (酒店设计图,图源:Gachot Studios)

  罗宝璘还对媒体说,她非常清楚这个酒店并不适合于所有人。而且迫使人们根据自己的立场做出选择本来就是酒店的策略之一。她的品牌宗旨就是要唤醒人们,让人们跳出陈规,改变世界。

  她的目标不是把左派和右派都拉到一起,而是创造一个多元化的空间。也就是说这个酒店在风格上将会和不远处的特朗普酒店截然不同,为那些对现政府不满的人提供一个好去处。

  彭博社认为,这是酒店行业在党派政治中的一次积极的发声。

  

  (图源:彭博社)

  奢华的酒店,富裕的旅客,有思想的商业计划。这给了人们一种错觉,就是自由派真的是一群有理想敢作为的人。

  真的是这样吗?

  至少下面这位“极端自由派”是个反例。

  美国一个不起眼的小媒体pjmedia报道了这样一件事儿。

  史密斯(David Kenneth Smith)是一名住在加州的极端反特朗普自由派人士,他今年39岁,在11月2日被捕。因为他曾给一名大学教授发送邮件,威胁要杀死教授。另外他还在YouTube上录制视频宣称要大杀特杀。

  在逮捕史密斯之后,警方从他的住处搜到9把弹夹。

  警方发现,他在1日向美国创价大学(Soka University)教授Aliso Viejo发送邮件视频,威胁要取他性命。史密斯2008年曾入读美国创价大学,而Viejo教授阻止他吸食大麻。这让他怀恨在心。

  

  (史密斯威胁Viejo教授的视频截图,图源:YouTube)

  同时,他还录制多段视频,内容是威胁进行大屠杀和反特朗普。

  由于他没有正式工作,所以他曾经在视频中自问自答道:“我是应该做一个流浪汉,还是大杀特杀(killing spree)?我生出来可不是为了遵守你们制定的规则的!”

  

  (威胁大屠杀视频,图源:YouTube)

  史密斯不单单反社会,还是一个极端反特朗普主义者。10月13日时,他曾经录制视频称特朗普正在毁灭他热爱的总统所创造的伟大的政绩。在视频中,史密斯所处的房间似乎是一个武器库,而他本人戴着墨镜,手持枪支,样子令人不寒而栗。

  

  (威胁特朗普的视频,图源:YouTube)

  加州橘郡警方认为,此人的威胁并不是空穴来风,他的确造成了威胁。

  虽然自由派步步紧逼,但是特朗普的支持率似乎已经进入到了一个稳定并上升的状态。我们都知道,从大选期间开始,各类机构的民调对特朗普就全都不友好。

  11月13日,民调机构Rasmussen Reports称,相较于特朗普刚上任以来民意一路走低,目前特朗普的民意已经回升并稳定在接近50%的支持率上。

  

  (图源:Rasmussen)

  而另外一组数据也间接证明民调机构显示的特朗普支持率较低,主要原因来自极端反对派。极端反特朗普派的人士比极端支持特朗普人士多了14%。

  

  (图源:Rasmussen)

  说实话,极端自由派中这般此起彼伏的“自嗨”行为已经让一些这让许多温和的自由派人士也慢慢看不下去了。

  当地时间11月10日,美国自由派杂志《新共和》就发表文章称,很多美国自由派反特朗普已经成了膝跳反射。

  文章强调,一个优秀的自由派应该敦促特朗普在政策上趋向平稳,而不是成天叫嚣反对他。

  

  (图源:新共和)

  此次特朗普出访亚洲,而自由派普遍将特朗普形容为一个急切的推销员。比如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就说特朗普是在浪费资源。而报道认为,这些针对特朗普的批评非常短视。

  事实上,美国主流媒体甚至没有特别关心特朗普的亚洲行。他们把目光全部都集中在国内的各种选举上,而民主党的几场选举胜利让自由派激动非常。除此之外,美国主流媒体并不关心特朗普讲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而是在意他又说了哪些话,有什么行为可以拿来嘲讽一番。比如特朗普与安倍喂鱼的视频就让各大媒体激动了好一阵。虽然事后证明,倾盆喂鱼的首先是安倍,之后才是特朗普。但是谁还在意呢?

  按照美国主流媒体报道量来看,整场特朗普亚洲行的重头戏不是订单,不是朝鲜问题,不是贸易,而是喂鱼……这就是自由派的眼界。

  美联社甚至用一篇报道来阐述特朗普这样喂鱼,对鱼是否健康……

  

  (图源:美联社)

  当特朗普在中国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进行了友好的沟通与交流的时候,主流媒体和自由派们又开始抨击特朗普对中国软弱。甚至质问道为什么不对中国的体制进行抨击。殊不知,特朗普政府已经明确声明,认为中国的体制适合中国的人民。没必要搞意识形态战争。

  但是很遗憾,自由派活在自己创造的“冷战”中难以自拔。

  所以文章批评道,自由派媒体把注意力都放到的鱼塘,并且编造一个不存在的故事,这样的例子恰恰证明了为什么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称主流媒体是“假新闻(fake news)”。而这样的假新闻自由派每天可以编上好几个。

  而这最终伤害的只会是美国,因为大家都不关注特朗普作为总统到底做了些什么,而是把自己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可笑的,不存在的,无厘头的笑话上。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