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女作家的故事狂揽艾美奖 竟是可怕警世寓言(33图)
2017-09-19
标签: 美国 加拿大

  今天,美国洛杉矶,

  第69届艾美奖的颁奖就结果隆重揭晓......

  妮可基德曼获得限定剧/电视电影最佳女主角,《副总统》获得最佳喜剧,《黑镜》获得最佳电视电影.....

  但在众多剧目中,大量媒体都齐齐将目光聚焦在其中一部剧上:

  《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

  仔细算算,今年的艾美奖上,

  这部由Elisabeth Moss主演的《使女的故事》真可以算是最大赢家。

  它狂揽5项大奖,包括剧情类最佳剧集、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最佳导演、最佳编剧,从各个方面来说,它几乎都算是‘最佳’。

  但人们关注它,给它如此高的荣誉,

  除了剧本身的制作精良之外,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在当今这个微妙变化的世界上,反乌托邦剧《使女的故事》描述的压迫女性的恐怖世界,似乎并不是一个不可能的未来,

    用它的原著作者Margaret Atwood的话来说,目前一切‘变得更加可能’(even more so)....

  Margaret Atwood是著名的加拿大作家,她出生于1939年11月18日的渥太华。

  在6岁的时候,Atwood就开始自己写戏剧和诗,

  到16岁时,她就选择好自己的人生道路:当一名职业作家。

  她在大学学写作,一毕业后就因为自己写的诗集而获奖,之后她又去大学读博士,研究‘英语中形上学式的浪漫’。

  Atwood无疑是一名高产的作者,她写过大约20本小说,8本童书,大量的诗集,还有各种纪实作品....

  但她最有名的一部作品,是在80年代写于柏林的社会科幻小说:《使女的故事》

  80年代是一个有趣的时代,

  一切似乎都欣欣向荣,种族问题、性别问题,似乎都在几十年间得到解决。

  未来是一个美好的时代,各种政治机制都非常完善,人类一定会越来越好....最终走向最美好、最完美的光明世界.....

  但真的是如此吗?

  Atwood是一个心思细腻的女作家,她经历过女性被压迫的时代,也经历过女性解放的时代。

  但未来,真的就像人们说的那样,会是直线发展的康庄大道吗?

  Atwood不是预言家,但她提供了一种可能:

  人类社会是瞬息万变的,不管是女性地位、个人自由,还是种族平等,它们都可能在未来的某个时间,彻底地颠倒改变。

  (以下内容偏重美剧内容)

  《使女的故事》发生在未来的美国,

  某天,当女主角在公司上班时,突然一群持枪者闯到公司。老板和他们交谈过后,不得不在办公室大声宣布,全体女员工被炒鱿鱼了,因为‘法律禁止女性上班’。

  所有女员工都懵了,

  但很快就搞明白缘由。

  在未来的美国,一个极端的宗教革命党上台,他们杀了政府官员,停掉宪法,用圣经来解释和规定一切事物。他们将这个新国家取名‘Gilead’。

  革命党认为女性就应该保守,需要回归传统,也就是说,重新成为男性的附庸物。

  他们停掉了所有女性的信用卡,把她们的钱转到她们丈夫或父亲的卡上;

  并且不让她们上班,不让她们接受教育,甚至,不让她们阅读。

  更糟糕的是,有生育能力的女性,被迫成为了‘行走的子宫’。

  因为环境污染,大量的女性丧失了生育能力,全球的新生儿数量越来越少。

  革命党就将还有生育能力的女性找出来,强迫她们穿上红色的、宛如修女的衣服,让她们给革命党的高层领导生孩子。

   生孩子,就是她们存在的意义。

    她们被称为‘使女’。

  使女是被完全剥夺自由的女人。

  她们没有自己的名字,她们的名字随着自己服侍的长官的名字改变而改变。

  比如,女主角叫Offred,是因为她服侍的长官名叫Fred,

  女配角叫Ofglen,是因为她的长官叫Glen,

  在前面加上Of这个词,说明侍女们是长官的所有物,当给新的长官生孩子时,她们的名字会换新的....

  因为革命党是极端的宗教派,

  他们在生孩子的时候也搞了一大堆规章制度。

  政府规定,长官们和使女生孩子时,他的妻子也必须在场,模仿出圣经中雅各生孩子的场景....

  “拉结见自己不给雅各生子,就嫉妒她姐姐,对雅各说,你给我孩子,不然我就死了。雅各向拉结生气,说,叫你不生育的是神,我岂能代替他做主呢?拉结说,有我的使女辟拉在这里,你可以与她同房,使她生子在我膝下,我便靠她也得孩子。” 出自圣经。

  三人在卧室里先念这段经,然后摆成下图这种奇怪的造型,

  他们将使女视为一种生育通道,通过她,假装是长官的妻子生孩子....

  如果使女成功怀孕了,当她大着肚子努力生的时候,

  长官的妻子根据仪式在另一个房间里假装生孩子,

  等到使女的孩子生出来后,孩子就立马被抱走,当做是长官妻子生的....

  而怀孕后的使女,就去下一户长官家,再次生育....

  这就是‘两条腿的子宫’的生活。可怕、残忍、非人....

  和原先的正常生活比,这种日子简直难以想象,主角们也觉得匪夷所思。

  ‘但它会变成新的‘正常’(it will be normal)。’管教她们的嬷嬷说。

  ‘新的正常’.....

  也许说的没错,毕竟是人适应性那么好的生物。

  在‘新的正常’里,同性恋被禁止存在,一旦发现后,普通人会被处决,而有生育能力的女性,会被行割礼....

  所以人们必须谨小慎微,不能说错做错。

  穿着灰色长袍的嬷嬷们给‘使女’们洗脑,告诉她们给领导生孩子就是最大的荣耀。

  稍有反抗,就用电击她们....

  更残忍一点,甚至挖去她们的眼睛,反正只要生育能力不受损就行了。

  在应激反应下,原先的现代女性们也变得萎萎缩缩....

  在‘新的正常’里,女性被分为三六九等,从衣服的颜色就可以直接看出来....

  使女们必须定期参加会议,在持枪士兵的监视下,必须亲手给罪犯行刑。

  这也是常态....

  当大环境改变了,一切皆有可能。

  但是,等等,

  人们会说,这听上去是不是太夸张了一点儿。

  就算是反乌托邦,这故事也太夸张,太绝望了。

  作者Atwood表示,故事中的每一个细节,都不是自己瞎编的,

  她不写地球上从没发生过的事儿...

   ‘我写作有一个规矩,就是我书里的每一个情节,它不能是从来没发生过的。不管是科技也好,什么也好。我的书里没有虚构的物品、虚构的法律、虚构的暴行。

    人们说,上帝隐藏在细节中。没错,但魔鬼也一样。’

  她告诉BBC,自己的灵感主要来源于曾经的奴隶交易、历史上的焚书,和美国现在仍然存在的一夫多妻,还有中世纪的‘奢侈法’(一条管理人们如何吃、喝,和用钱的法律)。

  一个重要的灵感是纳粹的‘生命之泉’项目(Lebensborn)。

  1935年,德国的出生率下降,纳粹政府搞出了一套种族优生论进行实验,以此来提高“雅利安”子女的出生率。

  他们绑架了大量金头发蓝眼睛的德国女孩,强迫她们给纳粹官员生孩子,认为这样血统最纯。

  在《使女的故事》中,迫害同性恋、割礼、石刑、限制女性自由...这些在非洲和中东国家至今仍然普遍存在,也不是什么稀奇的设定。

  但人们仍然会觉得,这些离自己太遥远了,

  这些要不是偏远国家的事,

  要不就是‘很久很久’以前,使女的世界肯定不会在自家门口出现....

  但其实,对不少中东和非洲国家来说,它们也曾有过更文明的时候。

  最明显的是的例子。

  对伊朗的女性来说,她们的经历和故事中的女主角一样,有过一段愤怒又迷惑的过程。

  曾经,60、70年代的伊朗女性们生活是这样的...

  这样的...

  这样的...

  但在1979年1月,伊朗爆发反对君主体制的革命后,极端的宗教派上台,

  在短时间内颁布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规定,比如:

  女性被禁止当法官,

  在沙滩、球场、学校教室、公交车等公共场合实行性别隔离;

  女孩的法定婚姻年龄瞬间降到9岁;

  已婚女性被禁止进入学校;

  女性必须佩带头巾.....

  1979年3月8日,超过10万名伊朗女性上街强烈抗议这一系列举措,

  首都德黑兰人山人海....

  当时还有伊朗男人也帮助女性争取权利...

  那时的人们还充满希望、现代,和朝气蓬勃,

  但30多年过去,完全变样了...

  不过,这一切改变并不是‘Duang’地一下发生的,里面有各种曲折,在最糟糕的情况发生之前,往往有了各种苗头。

  比如,早在1970年代初,大量的外国工人们来到伊朗工作,加上油价上涨,贫富差距严重,人们对外国人充满仇视。

  政府之后又擅自改变了伊斯兰历法,激怒国内大量的穆斯林群体,

  后来,很受欢迎的伊斯兰教思想家阿里·沙里阿提逝世,人们怀疑他是被政府暗杀的...

  在各种各样的事情下,保守的风气越来越重,最终,变成了1979年的‘必须佩带头巾’等种种法律。

  而这还不是唯一的例子,

  土耳其政府在今年也做出令人不安的改变,

  比如要求女性穿着更保守,

  土耳其的女性们积极上街呐喊、抗议....

  人们必须反抗,

  毕竟,谁知道这会不会是一个更可怕的苗头呢....

  在宗教不是那么浓厚的国家里,

  女人们也能看到类似的苗头,并惶惶不安。

  比如,在美国,川普的上台。

  川普在竞选时被挖出的种种举动和言论,确实涉及到侮辱女性。

  而这样一位人物竟然坐上了总统之位,让大量的美国女人感到难以容忍。

  在1月21-22日,在华盛顿、西雅图、芝加哥、纽约等地,

  200万女性上街抗议,被称为‘2017年女性大游行’(2017 Women's March)...

  也许会人有觉得夸张,

  但在性别平等的问题上,真的是一步都不能退让,

  毕竟,如果退一步,也许,就会退第二步,情况变得越发糟糕...

  就像《使女的故事》中女主角说的那样...

  ‘人们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的生活真的变得像小说。’作者Atwood在美国大选后无不感慨地说。

  因为川普的上台,她的《使女的故事》又变成了热销书。

  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

  Atwood还告诉女主演Elisabeth Moss,她对未来可能变成‘使女’中世界的样子,感到‘更加确信’。

  ‘更加有可能,更加有可能。是的,更加可能,绝对的。’

  Atwood经常还会提醒到,

  人们回忆起曾经女性受压迫的时代,总有种那是上古时期的映象。

  但其实,那也不过是2、30年前的事.....

  翻翻历史,我们就能知道:

  直到上世纪70年代,美国女性才被准许跑马拉松;

  到1965年,法国女人终于能不需要得到丈夫的允许也能去工作;

  1970年,法国终结父权制,在此之前,所有家长责任只属于父亲一个人,不用妻子的意见,他能为孩子进行一切法律决定;

  1974年,美国女性终于有权得到自己的信用卡(在此之前根据信用卡公司的规定,她们必须通过丈夫的同意才能得到,这也意味着,得到信用卡的前提是结婚);

  1975年,美国最高法院宣布女性有权成为法庭陪审员;

  1971年,美国女性得到法律保护,能自由地成为律师;

  1973年,英格兰和威尔士规定,强迫婚姻为无效;

  1975年,西班牙废止 permiso marital (一个婚姻法,它要求已婚女性必须得到丈夫的同意后才能进行几乎所有的经济事务,包括能否上班,物品的财产权,和离家旅行);

  1976年,奥地利取消丈夫对妻子的工作的限制权力;

  1983年,澳大利亚废除已婚女性必须得到丈夫允许才能得到护照的规定;

  1984年,瑞士废除已婚妇女必须得到丈夫许可才能提起司法诉讼的规定;

  1984年,荷兰颁布新家庭法宣布两性平等,废除丈夫相对妻子有更高的抚养和教育权;

  1997年,澳大利亚全国规定,切割女性生殖器为犯罪;

  2016年,英国女兵终于被准许上前线成为近战士兵.....

  现在这些看似平常的权利和现象,

  在几十年前,是那个时代‘新的正常’....

  人类社会变化很快,但它并不总是积极正向的变化,有时会走岔路,有时忽上忽下....

  女性权益的根基其实不算很深,

  对未来,也许全球的女人们需要更加谨慎.....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