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联俄制中”恐难实现
来源: 侨报
2017-01-19
【侨报特约记者周睿璇1月19日北京报道】川普就任美国总统后意图“联俄制中”?多位学者在接受美国《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川普上台后,美俄关系可能出现缓和,但美联俄制中的局面难以实现。

美俄都具有改善关系的意愿

川普在竞选期间向俄罗斯示好,不仅肯定了普京的执政能力,还表示支持俄罗斯的克里米亚政策。胜选后,他提名全球最大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的董事长兼CEO雷克斯·蒂勒森(RexTillerson)为国务卿人选。后者与俄关系密切,还曾于2013年接受普京颁发的友谊勋章,这被认为是俄罗斯授予外国公民的最高荣誉。

俄罗斯智库也认为,川普执政后将会改变目前的对外政策优先方向,中国可能会替代俄罗斯成为美国头号对手。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俄罗斯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韩奕琛表示,对于川普的示好,俄罗斯也给予了回馈,普京曾多次称赞川普。川普当选后,普京是第一个向其发去贺电的国家元首。此后,奥巴马遣返俄罗斯外交官,普京并未公开反击,可视为送给川普的礼物。

“川普执政后,美俄关系出现缓和的可能性很大。”俄罗斯问题专家、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国际政治研究室副主任左凤荣说。她认为,美俄走向缓和很正常,“两个大国长期敌对,在今天太少见。川普上台后会寻求美俄关系的改变,尽管这个变化的具体进程现在还不确定。”

韩奕琛也表示,川普上台后,美俄关系肯定会往好的方向转变。“川普有与俄缓和关系的意愿,俄罗斯期待结束冷战以来俄美最严重的对抗。”左凤荣则认为,在包括反恐和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等全球性的问题上,美俄存在合作空间。

川普寻求对俄缓和受制于多种因素

尽管川普释放“亲俄倾向”,但美俄关系改善仍受到诸多因素制约。首当其冲的就是两国之间的结构性矛盾。这导致美俄关系缓和缺少抓手。韩奕琛认为,在欧洲安全、克里米亚问题和叙利亚问题上,美俄立场存在根本差异。

“美国利用北约在东欧部署快速反应部队和反导系统,这与俄利益根本相悖。在叙利亚问题上双方立场也不同。同时,美国不太可能承认克里米亚属于俄罗斯,这意味着与克里米亚相关的制裁不太可能因为川普上台而被解除。川普提出以进一步削减战争武器的条约为条件,考虑取消对俄制裁,但这很难实现。”韩奕琛说。

同时,美国难以认同俄罗斯对自身的定位。在韩奕琛看来,“俄罗斯希望维持大国地位,认为独联体国家是自己的势力范围,想守住后院。但美国认为俄是地区大国,也不可能坐视俄罗斯重新集成前苏联空间。”

另外,美国国内存在根深蒂固的反俄情绪。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国际问题专家萨福兰丘克认为,美国各界对俄罗斯的基本态度是警惕和怀疑,共和党人及新保守派视俄罗斯为巨大威胁,认为必须实施全方位强硬遏制政策。

左凤荣也表示,“川普的团队很复杂,有些人对俄罗斯没有好感,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很多精英们都对俄罗斯持怀疑态度。即使川普希望改善与俄关系,其施政也会受到很多制约。这导致美俄关系尽管会出现缓和,但程度有待观察。”

普京不会充当美国制衡中国的工具

面对未来极可能出现的美俄关系缓和,外界表达出了对美国联手俄罗斯制衡中国的声音。但受访学者认为,这样的可能性不大。“普京不会成为美国的工具”,左凤荣说。

她进一步表示,普京一直在强调俄中关系的重要性。未来很大程度上会依然将俄中关系放在优先位置,很难会根据美俄关系的改变而发生重大变化。

左凤荣认为,两国关系好不好主要在于是否有共同利益。“俄罗斯不会被美国捆绑着来制衡中国,近些年来中俄关系的发展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中俄关系非常稳定,双方在政治、安全、经济以及国际事务上都有稳固合作基础。两国领导人私人关系也很好。现在中俄关系发展到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不会受到外界的影响。”韩奕琛也表示。

同时,俄罗斯的政治家们也意识到,让反俄思想根深蒂固的美国变得“亲俄”多半是一种“危险的幻想”。2016年12月12日,被川普提名的国防部长马蒂斯(JamesMattis)和中央情报局局长提名人选迈克·蓬佩奥出席参议院听证会时就曾对俄中“飚狠话”。随后,俄国家杜马议员费多洛夫对俄罗斯《新日报》表示,美国依然认为俄罗斯是主要对手,美国拉拢俄罗斯得主要目的是离间俄中关系。

“俄罗斯应警惕成为川普游戏的牺牲品”。俄罗斯电视一台引述俄政治家列米佐夫的话称,目前川普对中俄的手腕只是需要俄罗斯来遏制中国,但这场游戏从根本上对俄罗斯不利。

中国无需过度担心

不仅川普难以深化美俄关系以及俄罗斯不太可能成为美国制中的工具,中美之间其实也形成了深度且复杂的深度依赖关系,美国单独或者联合第三方“制中”的成本很高。

中美经济高度相互依存,颇有“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之势。同时,两国在全球治理的关键问题上需要合作。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就曾表示,中美不是一种简单的双边关系,而是当今国际关系的两根主柱。在中美合作中,美国也获得了巨大利益,美国精英界对此有清醒认识。这导致,“制中”实施起来很难,或者成本很高。

韩奕琛也指出,中美之间贸易往来体量大,合作空间甚至超过中俄。“中美关系重要性和现实基础很稳固。在俄美、中美和中俄这三对大国关系中,俄美关系是最脆弱的,中俄和中美关系可能远比我们想像得要稳定。中国需要密切观察,看事态发展,但同时要有信心,不需要过度担心美俄关系缓和会对中国带来太大影响。”

“中国要自信一点,不要过度担心美俄联合制衡中国,事实上美俄关系缓和对中国影响可能很小。”左凤荣说。

(编辑:勉筝)分享此页面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