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推文大小眼 亲俄抗陆为哪桩?
来源: 中央社即时
2017-01-16
(中央社华盛顿17日综合外电报导)从美国準总统川普上任前的推文,不难嗅出未来川普政府的外交走向。他推文总偏袒俄罗斯,对中国大陆从未好言相向,亲俄抗陆或是为了联俄反恐,也可能是想操弄「三角外交」。

川普在推特上总是厚此薄彼,对俄罗斯总统蒲亭满口好话,大讚蒲亭「非常聪明!」听到莫斯科被控利用骇客干预美国大选还嗤之以鼻;但对于中国大陆,川普却是砲火不断,频频抨击他们操控货币、扭曲贸易、没能约束北韩。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导指出,川普上任前就试图左右外交政策,已经够不合常理了,他大放厥词用的工具竟还是140字的推文,更让人难以想像。虽然幕僚总说,不需把川普的推文字字当真,但透过推文不仅可一窥川普的外交观点,也让人不禁想问:大陆和俄罗斯都在挑战美国全球强权,川普为何独锺莫斯科,视北京如敝屣?

若干分析家指出,川普此举相当有谋略;却也有人说,川普这么做,只因他不了解美国和友邦长年的邦谊有多重要。

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Wilson Center)肯南高级俄罗斯研究所(Kennan Institute for Advanced Russian Studies)所长罗扬斯基(Matt Rojansky)认为,川普讲蒲亭好话、亟欲和俄国加强合作、公开驳斥俄罗斯侵骇,甚至反过头来指责美国情报机关的指控有政治意图,或许是因为他认为恐怖主义是「极端伊斯兰和广义西方文明间的文明战争」,深信美国应和俄国加强合作以为对抗。

罗扬斯基表示,川普和幕僚群、特別是未来的国家安全顾问佛林(Michael Flynn)都希望把俄国纳入「西方文明」的大伞下,他们比亚利桑那州联邦参议员马侃(John McCain)、南卡罗来纳州联邦参议员葛兰姆(Lindsey Graham)等共和党大老更能接受这种想法。

但川普对俄国的立场搞不好会惹恼国会盟友,事实上,他对蒲亭示好、怀疑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的价值早让欧洲盟邦坐立难安,质疑协防日本和南韩的花费,也让亚洲盟邦如坐针毡。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Relations)资深研究员、也是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的赛斯塔诺维奇(Steven Sestanovich)表示:「我可以理解,川普这种大咖为何倾向认为小国不重要、只要解决和其他大咖的问题就好。」

「那样做大错特错,如果任由美国邦谊褪色,就等著看別人爬到头上。我想他不懂这点。」

另有分析家认为,川普是在操弄进阶版的「三角外交」,也就是前国务卿季辛吉(Henry Kissinger)和前总统尼克松(Richard Nixon)1970年代在苏联与大陆间挑拨离间,以求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手法。

但现在的俄罗斯和大陆不再是死敌,虽对彼此小心翼翼,关系却相当明确。

赛斯塔诺维奇表示:「和俄国改善关系不可能得到重大利益,因为你对抗中国。」

川普很久以前就视大陆为牛鬼蛇神,2012年他曾在推文中指控大陆「捏造」全球暖化概念,为的就是让美国的制造业没有竞争力。

他特別针对大陆的经济措施,竞选总统期间屡屡砲轰大陆的贸易和货币政策,并把美国工作机会流失怪到大陆头上。

然而布鲁金斯研究所东亚政策研究中心(Center for East Asia Policy Studies at 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主任布希(Richard Bush)表示,从川普对大陆的批评,就看得出他对国际经济结构缺乏了解,「控诉中国偷走的工作机会,很久以前就流失到韩国或日本,接著才从那些地方转往中国。那些工作很多是因技术变革而流失」。

布希也指出,无论是哪位美国总统,若想和大陆改变关系,势必都会绑手绑脚,「美国商界会坐视川普和中国打贸易战吗?他们有许多利益牵涉其中」。

布希还说,川普连串反陆发言风险极大,川普也许是想创造讨价还价的条件或想施加压力,但这类推文却可能会被错误解读,以致「中国以为可能会遇到的挑战相当危险,实际情况却没他们想得那么严重」。(译者:中央社郑诗韵)1060117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