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青丝到白头,奥巴马最大成就是"什么也没做"(5图)
2017-01-15
标签: 美国
  

  毫无疑问,是一个出色的演说家。可以预期,他的告别演说将在未来一段时间被人们反复提及。

  在演说尾声,他感谢了同样擅长演说,并在这些年里成为其公众形象一大助力的妻子米歇尔,他也感谢了女儿和同僚。

  他勉励美国民众,“我希望你相信,不仅仅相信我能够为美国带来改变的能力,也相信你自己能够改变这个国家的能力。希望你们坚信美国建国宪章中记载的精神,相信奴隶和废奴主义者传播的平等观念,相信曾经通过游行争取移民公平权利的精神,相信那些将美利坚旗帜插在海外战场和月球表面的国家信念。”

  激情澎湃中,他说:“是的,我们能行。是的,我们做到了。”

  ▲奥巴马在告别演说中与家人深情拥抱

  我瞬间想到了默克尔,这个当今地球上最有权势的女人,在接纳难民时也以一句掷地有声的“我们能做到”,展示欧洲价值观。

  这是政治家的句式和语气,足以调动所有人的情绪,但也许并不意味着事实。

  铁心接纳难民的默克尔,所面对的是巨大的财政问题、社会治安问题,还有支持率的持续下降,以至于她在决定参选下任总理时,也对难民问题转持强硬态度。

  奥巴马同样如此,这位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于47岁时上任,八年后已两鬓斑白,但仍不失干练形象,毫无丑闻的两届任期更为其外在形象加分。

  但这句“我们做到了”,他当不起。

  ▲奥巴马任内最后一次访问德国,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会面一幕

  从一些民调数据来看,奥巴马委实不坏,即使临近卸任时仍有相当之高的支持率。

  但从去年的脱欧公投到美国大选,一次次印证着传统民调方式的过时,支持率不再是稳定的衡量标准,甚至压根不值得参考。

  何况,有些数据与“我们做到了”这句话一对比,更显刺眼——有2/3的美国人认为奥巴马并未实现他竞选时所做的承诺,44%的人认为他试图做到但失败了。

  美国《绅士季刊》曾列出25位最无影响力名人,奥巴马位列其中,因为他“什么也没做”。

  八年前,奥巴马所接手的美国,正面临上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八年后的奥巴马,在自己政绩上所大书特书的一笔,也正是经济的复苏。

  八年之中,奥巴马政府为美国经济创造了1130万个就业岗位,使失业率从大衰退后的10%下降至4.9%。

  资本市场同样如此,2009年3月,美股触底,此后开始了长达八年的大牛市,标普500指数涨幅超200%,道指涨幅也超过150%,奥巴马也成为在任期内涨幅最大的美国总统。

  ▲奥巴马政府在任期间为美国经济创造了1130万个就业岗位(来源:金十数据)

  如果从数据来看,这个成绩近乎完美。

  但“物极必反”是一切事物的本质运行规律,经济的触底反弹也是惯性使然,奥巴马的运气显然不错,在任期内恰逢这一历史机遇。

  这让我想起了当年的罗斯福,“罗斯福新政挽救美国走出大萧条”的说法早已在许多人心中根深蒂固,可美国人从未停止反思,不少经济学者便认为,若无罗斯福新政的过度干预,仅凭市场经济的自我调节,或许美国会更早走出大萧条。

  如果以此标准来看,奥巴马在经济复苏上的最大功劳或许就是“没过分折腾”,虽然他也实施了大规模的财政刺激政策(如规模达7870亿美元的经济振兴计划)和经济监管,但相比罗斯福新政,干预已经少得多。

  何况,另一些数据没有那般抢眼:劳动力参与率始终下降,劳动力市场的健全人口占比处于上世纪70年代末以来的最低水平。美国历史平均经济增速超过3.3%,但奥巴马任期内基本都低于该水平,在卡特后的历任总统中仅强于小布什。

  也正因此,在对奥巴马的指责中,便有其任期内创下美国经济史上最慢复苏纪录的说法。何况,还有八年内国债几乎翻倍这一恐怖数据。

  要知道,从1776年美国建国到1980年的两百多年里,美国累计国债只有近1万亿美元。从1981年至2008年,累计国债达到约10万亿美元,可奥巴马这八年,美国国债增加了9万亿美元!

  对于纳税人而言,这个数字不但意味着经济复苏手段存在问题,也意味着将来的沉重负担。

  ▲奥巴马在任期间美国国债增加9万亿美元,美国当前债务水平接近20万亿美元(金十数据)

  在经济领域没过分折腾的奥巴马,在政治和外交领域则动作颇多,因为现实并不允许他无为而治。

  毕竟,他在任期内所面对的这个世界,正经历着恐怖主义等一系列危机。但可惜的是,这次他折腾得不够。

  在奥巴马的八年任期里,有过2011年击毙拉登的辉煌,有过2014年的美古冷战状态终结,有过2015年伊核协定后的一片喝彩,有过2016年访问的标志性握手,但有一个重大失误无法弥补——在叙利亚问题上,因为奥巴马的绥靖保守而造成的恶果至今仍在发酵。

  他自己也承认,这一问题暴露了他的软弱无力。对于奥巴马的拒不派兵,即使有深陷伊拉克战争泥潭的前车之鉴,美国国内和国际舆论仍有大量批评声音。

  更令人诟病的是奥巴马的反复,一方面他从2011年起就不断呼吁叙利亚总统阿下台,但另一方面又不愿给予反对派支持。

  他也曾表示阿萨德政权若使用化学武器,美国将进行军事干预,但在阿萨德使用化学武器杀害千余平民的事实曝光后,奥巴马却为部分民意所裹挟,选择食言。

  如今,基地组织没有根除,美军撤出伊拉克后,更是尾大不掉,可奥巴马终其任期,也未派出地面部队。

  在这八年中,民主制度也在全球范围内遭遇冲击,出现了极大倒退。但奥巴马政府始终采取绥靖政策,坐视不理。

  ▲2016年8月印第安那州的一次集会上,与会者手持废除奥巴马医改的牌子(视觉中国)

  多年以来,使得美国乃至西方世界陷入僵化与被动的过度政治正确,在奥巴马身上也未能免俗。

  他在告别演说中提及的重要政治遗产——医改,便是明显例子。

  2010年,奥巴马签署《患者保护与平价医疗法案》,旨在帮助美国实现全民医保,提高医疗服务的质量。

  医改前,美国医疗保险体系仅覆盖约84%人群,剩下16%(约5000万人)没有医保,以社会弱势群体为主。

  这个看起来很美好的政策在实施后困难重重,反对声音日增。尤其是在经济学界,普遍认为奥巴马医改违反经济规律,是一种过度的行政干预。

  比如要求保险公司不能拒绝患有严重疾病的人投保,并强制扩大商业保险覆盖的基本保障范围。与此同时,美国人的医保支出大幅上升。

  记得当年奥巴马参加大选时,曾屡屡提及美国价值观(尤其是民权传统)对自己的巨大影响。但过度政治正确显然使得这一切变了味,比如种族问题撕裂愈深。

  唯一不过火且备受好评的,也许便是2015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合乎宪法的结果。

  但对于奥巴马来说,对于美国来说,这远远不够。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