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让女婿治国 不见得就一定糟糕(图)
来源: 多维新闻
2017-01-15
标签: 美国

  新年伊始,即将参加就职典礼的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正用其特立的行事风格,不间断“占据”着世界媒体的头版头条,而关于他的政权班底任命人选也成为舆论近期热议的话题。近日,有媒体指出,纽约知名房地产投资者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将获特朗普任命出任白宫资深顾问,库什纳在2009年迎娶了特朗普的次女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

  事实上,库什纳早已是岳父特朗普最亲密的顾问之一了,早在去年11月,特朗普在自家豪宅中会见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时,人们便在事后公布的照片中看到了这位帅气的年轻人。目前,库什纳正积极参与政策指导、人事选择并帮助特朗普联络海外领导人。

  对于总统女婿,虽然一些媒体已经表达了负面评价,评论员们认为缺乏政治经验和政策知识,不熟悉华盛顿运作的库什纳,是不应跟随特朗普进入白宫的。但是于法律层面,对库什纳的任命倒不至于为特朗普招来什么麻烦。因为《反裙带关系法》只是反对总统任用亲属充当政府机构职位,但在白宫顾问这种处于半阴影区状态中的职位,总统依然享有很大的自由度。

  其实,领导人将亲属“火线提拔”为左膀右臂,在美国政治史上早有先例。比较出名的“女婿治国”成功先例,是1913年在大选期间担任威尔逊(Woodrow Wilson)的竞选经理、为威尔逊当选总统立下汗马功劳的威廉?麦卡杜(William Gibbs McAdoo)出任美国财政部长。一年后,他和威尔逊的小女儿结婚。直到1918年离任财政部长,这对翁婿始终密切合作,创建了最早的体系。

  其它如上世纪60年代,约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将弟弟罗伯特(Robert F Kennedy)任命为司法部长。1993年,比尔?(Bill Clinton)任命妻子(Hillary Clinton)为“全国医疗保健改革特别小组”主席。虽然这些任命往往会被带上有色眼镜来看待,但不得不承认,罗伯特和希拉里当时干的都还不错。

  如此来看,特朗普让女婿进军华盛顿,也并非“首开先河”,况且,在一切未知的情况下,很难说库什纳就一定不适合担任重要的公共职位,毕竟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家族企业的最高管理者。

  而对于一向不走寻常路的特朗普来说,诸如对库什纳不避嫌举荐的情况,在其自当选以来也并不鲜见。其实,有关特朗普通过政治力量为身边人和在其竞选期间立下汗马功劳的人安排官职的动作,一直是外界关注的焦点。梳理特朗普提名的人士与他的任用安排,发现数目颇丰,比如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任国务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任国防部长、约翰?凯利(John Kelly)任国土安全部长、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任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任中央情报局局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任司法部长、美国驻华大使特里?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以及对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加里?科恩(Gary Cohn)、杰?克莱顿(Jay Clayton)等这些拥有高盛背景人士的赋权。虽然以上人选不排除有特朗普对政策走向的考量,但确实会给外界留下私相授受的印象。

  可是,特朗普任用提携身边或与自己关系较好的人,就一定是糟糕的选择吗?政治圈对待裙带关系,一定要坚持不加辩证地排斥吗?事实上,政治任免与裙带关系也许不一定要如此对立,相反,应当看到裙带关系作用于政治中的正面效应。

  固然,裙带关系的特色便是任用亲朋党羽。相对于任人唯贤,这种做法可能会招致裙带资本主义的萌生,甚至向冗员及腐败演变。但不要忘记,用人性心理及人际关系的视角看待,任用可以信任、有共同利益的人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裙带关系本来就是任何人在放置权力与分享利益时的必然配置,也是符合情理的,所以,一个人的父母亲、兄弟姊妹、丈夫以及叔伯姨婶和朋友同事等,是任用的当然之优选,尤其是相较于不甚了解的陌生人。客观的事实是,人们会更相信与自己有深厚关系的人,美国的议员和总统也不例外,因为他们也是人。

  而对很多人来说,理解这种符合人性基本原则的用人思路往往存在偏差,他们情感上总是不由自主地倾向认为公私分明的割裂会使政治更加透明、洁净,其实并非如此,而且这样的想法不免幼稚和自欺欺人。也许过往的经验告诉我们,不同时期的精英阶层都会因裙带关系搞砸名声,加之,裙带关系一直是自由主义人士喜欢用来奚落专制国家的政治家,给一些专制国家政治现象制作标签的贬评名词,但无论如何,裙带关系依然是精英阶层的标配,不容置疑且不会改变。即便是来自平民阶层的社运人士,当有朝一日他们成为议员甚至是总统后,也依然摆脱不掉像优先委任自己信赖的亲信等这些成为精英阶层后无法避免的“坏习气”,别忘了,因为那一刻起,他已经是一个“精英”了。

  所以,我们不应把裙带关系当作病毒一样,从现实的政治环境中驱隔得远远的。如果一个人能有助于政治家决策更加理性和注重长远利益,不论他是不是那个“亲”,对于受政者来说都是求之不得的好事情,怎可让意识的刻板与教条,耽误了一个不赖的选择呢。

  当然,人们普遍的共识并不同意“用人唯亲”,但这不是必然的问题。关键在“唯”字,而不是“亲”字,而对特朗普的争议就在这个“唯”字上。那么接下来,就要看这位不按常理出牌的新总统如何处理好这个“唯”字了。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