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的八年,两个美国 改变究竟从何而来?
来源: 世界日报
2017-01-13
标签: 美国
  

  八年,出现「两个美国」的情况。他上任第一年,金融危机刚爆发,美国陷入1930年代以来的最大衰退;2009年3月经济已到悬崖边缘,随时坠崖;2009年下半年,经济虽重回成长,但失业率飙至10%,失业大军达1500 万,全美一片失业悲歌。但到了他的最后一年,年底12 月的失业率跌至4.7%,新增工作15万6000份,也是连续第75 个月有新增工作,由2010年初到2016年底,新增工作共1580万份。

  从2009年到2016年,美国发生了从否到泰的巨变。奥巴马10日晚在告别演说中,也强调这些年来的「改变」。不过值思考的是:奥巴马政府在这项转变中有多大功劳?美国走出衰退,是否全是欧政府的功劳?抑或另有原因?答案是:主要不在于欧政府,而是在于美国的制度和企业。

  欧政府2009年推出8400亿元的刺激经济措施,但刺激款项很快用尽,到了2011年,经济又差点陷入「二度衰退」。欧政府也有挽救银行和汽车公司的政策,但银行和汽车公司要从衰退中复甦,仍要靠各自的改革和努力。欧政府还有其他振兴经济政策,但都被国会阻挡,无法推行。

  联准会也採取了非常手段,一方面大举买债,一方面将利率降至「接近零」;买债实施六年,2014年底才结束,零利率更推行九年,2015年12月才第一升息。这些货币政策对走出衰退有很大助力,但联准会是独立单位,它的决策与欧政府无关。

  那麽,美国走出衰退的原因是什麽?主要是美国的资本主义制度,因为在这种制度下,企业才能在自由竞争中,逐步努力和创新,将经济带回成长的道路。

  美国本身的潜力是另一重要因素。例如,汽车公司能够重回轨道,靠的是市场恢复对汽车的需求,美国人在衰退时,忍住不买车,但时间一久,需求重现;房市也一样,虽在2017年崩溃,但到了2012年,市场对房屋的需求又再出现,房市也因此逐步回升。

  在告别演说中,奥巴马说到「改变」时,也强调「我们能做到」(Yes,we can),又说「我们做到了」(We did it);这裡的重点是「我们」,意即美国整体努力所致,其中当然包括了企业的努力和民众的消费需求。欧政府当然也有功劳,但主要是2009年的政策,为复甦打下基础,让企业可以重回轨道。

  每当政治改朝换代,大家都对即将过去的时期作反思,而反思的方向最后也必然落在制度上;这次也不例外,奥巴马八年,美国经济是改变了,但改变的原因是什麽?主要还是自由竞争的制度;因为这种制度,企业才得以在竞争和创新中重建经济。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