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将资产转交儿子控制,再遭质疑(图)
2017-01-13
标签: 美国

  周三,候任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和儿子小唐纳德·J·特朗普在曼哈顿特朗普大厦的新闻发布会上。  Sam Hodgs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就在候任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称他不会出售自己庞大的商业帝国,而是将其交给两个大儿子控制的一个信托机构几个小时后,政府最高道德监察官员说他的计划根本不周全,容易令总统受到“腐败的怀疑”。

  在政府道德事务办公室(Office of Government Ethics)主任沃尔特·M·肖布(Walter M. Shaub)罕见地公开发表批评意见之前,特朗普对自己同特朗普集团(Trump Organization)的全球业务保持距离的计划进行了迄今为止最详细的解释。现代历史上尚没有哪位总统带着如此复杂的一系列资产入主白宫。

  特朗普概括的具体举措包括将一切来自外国政府客户的酒店收入交给美国财政部,并在特朗普集团任命一名道德官和一名首席合规官照管该集团的业务,确保其没有因为与特朗普的关系而获得特殊的条款、款项或照顾,尽管管理该集团的信托机构由他的两个大儿子和一个长期的法务合作伙伴掌控。

  周三在特朗普大厦的新闻发布会上,这位候任总统再次提到了他在当选后不久发表的观点,即就任总统后,他将不受适用于除副总统外的所有联邦雇员的利益冲突法的约束。但他和他的法律团队表示,他仍会采取自愿措施,避免出现哪怕只是让人觉得有冲突的情况,比如他以总统的身份做出的一个决定看上去可能会让他的某家企业受益。

  但特朗普和他的顾问不愿公布这个计划的基本信息。特朗普提交给联邦政府的信息显示,他的身家至少15亿美元(约合104亿元人民币),但相关信息尚未得到独立证实,移交给信托机构的资产价值也不得而知。

  特朗普的代表也不愿公布从该信托基金可能产生的一切利润中获益者的姓名,或透露特朗普是否能够使相关交易逆转。周三当天,特朗普拒绝了重新出现的让他公布纳税申报单的要求。数十年来,历任总统都公布了自己的纳税申报单。通过纳税申报单可以看到特朗普从自己的商业活动,包括高尔夫球场、营销协议和商业办公楼中赚了多少钱。

  被总统任命为政府道德办公室主任的肖布说,他不相信对当总统这件事来说,出售资产的代价太过高昂。他还表示,特朗普必须剥离它们,以避免利益冲突。

  “我们不能冒险让人觉得政府领导人会利用公职牟利,”肖布说。他领导的办公室负责为白宫和130多个行政机构的270万文职官员制定道德标准。“我知道剥离资产代价高昂。但候任总统不是唯一一个做出这种牺牲的人。”

  特朗普将自己的资产交给一个信托机构,而不是独立管理机构保密信托的计划,受到了肖布的指责。保密信托的管控要严格得多。

  “它和保密信托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信托’这个称谓,”肖布周三罕见地在华盛顿政策研究中心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举行地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他儿子仍在经营那些企业,他当然知道自己拥有什么资产。”

  就连一些共和党道德问题专家也怀疑特朗普为应对其面临的诸多道德问题究竟做了多大的努力。比如,他们指出,特朗普并没有承诺禁止联邦雇员与特朗普集团的任何成员,或是他目前或将来的生意伙伴进行交流。

  “如果没有真正的防火墙,外人就会把和特朗普集团做生意当作一种接触或影响联邦政府的途径,”曾在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兰德·保罗(Rand Paul)和里克·佩里(Rick Perry)的总统竞选团队任职的华盛顿律师马修·T·桑德森(Matthew T. Sanderson)说。

  实际上,周三当天,特朗普和他的法律顾问似乎想改变这位候任总统早前的一个承诺。该承诺是特朗普12月在Twitter上做出的,内容是在他担任总统期间,他的公司将“不进行新交易”。

  现在,他的法律团队说,这个标准将只适用于新的海外交易。在特朗普集团的品牌形象无与伦比之际,该公司将继续在美国国内寻找新的商业机会,不管是酒店、高尔夫球场还是其他项目。

  相反,这位候任总统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任命一位道德顾问,特朗普集团将在这名道德顾问的帮助下处理新交易。此人将根据一项标准来审查相关交易,发现潜在冲突。但特朗普的顾问表示,标准尚未敲定。特朗普的发言人说,特朗普“不进行新交易”的承诺一直以来都只是指“海外交易”。

  特朗普当上总统以后将会对内政外交政策产生的影响力,已经引发了美国政策是否会影响其收益的质疑。例如,他将对银行监管事务进行监督,而他的公司会向其中某些银行借款;再比如,他将频繁接触外国政府首脑,而特朗普集团在其中一些人领导的国家里开展着业务。

  特朗普和他的法律团队似乎对这样一种说法尤为敏感:特朗普有可能违反宪法的所谓“薪酬条款”,相关条款禁止联邦雇员接受“任何国王、王子或者外国政府给予的任何礼物、薪酬、职务或头衔”。

  长期服务于特朗普集团的华盛顿顶级律所摩根路易斯(Morgan Lewis)律师谢莉·A·迪龙(Sheri A. Dillon)说,该条款并不适用于以市场价值为基础的交易,例如外国政府支付入住酒店的费用。不过,为了应对这一问题,特朗普集团计划将旗下酒店因外国政府官员入住而产生的“利润”捐给联邦政府。当被问及利润将如何计算以及是否会公开相关付款信息时,特朗普集团的代表未作回应。

  但特朗普集团的管理人员称,该协议不适用于高尔夫球场或其他业务。批评者称,这意味着特朗普仍然能从外国政府支付的款项中获益。

  加州大学欧文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法学院院长埃尔温·舍梅林斯基(Erwin Chemerinsky)也表示,把外国政府官员入住特朗普的酒店所产生的利润交出去的计划,不足以彻底解决宪法问题。

  “一旦收到款项,他就受益了,即便随后决定将收益交出去,”舍梅林斯基说。“也意味着他已经违宪。”

  Susanne Craig自纽约、Eric Lipton自华盛顿报道。Maggie Haberman和Julie Hirschfeld Davis自纽约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陈亦亭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