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当选总统后 他儿子却不能做慈善了(2图)
来源: 多维
2016-12-30
标签: 美国
编者按:近日,有媒体报道,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儿子埃里克•特朗普(Eric Trump)将选择停止为他的基金会“特朗普基金会”的直接筹款活动。因为他发现,捐款者想要通过筹款来接近他的爸爸。虽然埃里克这个筹款方案之前已受到了广泛的批评,并被认为可能存在利益输送,但这个基金会已经为得的孩子提供了1500多万美元的资金用于免费治疗。现在基金会面临关闭,在公益和舆论之间,是应该解决孩子的问题优先,还是让特朗普家族免于批评优先呢?本文作者毛寿龙就此撰文,表达了自己的一些观点。文章首发新浪专栏,现转载如下供读者参考。

  

  将于明年1月20日正式出任美国总统的特朗普,也曾就基金会问题抨击过对手(图源:新华社)

  圣诞节前,2016年12月22日《纽约时报》报道说,埃里克•特朗普(Eric Trump)将选择停止为他的基金会特朗普基金会的直接筹款活动。该基金会的核心是资助研究和治疗孩子的癌症。其原因是,他发现,捐款者想要通过筹款,来接近他的爸爸,也就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他于明年1月20日将正式出任美国总统。

  筹款方案是埃里克的朋友起草的,但肯定经过了埃里克的同意的。该筹款方案的内容是,捐款50万美元或者100万美元,就可以和埃里克的姐姐共喝咖啡,和埃里克以及他的兄弟小唐纳德一起去打猎。这个筹款方案受到了广泛的批评,认为可能存在利益输送。当选总统特朗普此前也批评过基金会,认为在希拉里当国务卿的时候,给捐款者提供了好处,存在利益输送,甚至是腐败问题。当然希拉里并未承认存在这种关系。

  埃里克的朋友认为这个决定非常遗憾。因为他从21岁开始就开始做这个慈善活动,而且已经为得癌症的孩子提供了1500多万美元的资金用于免费治疗。现在特朗普基金会正在面临选择,或者关闭这个基金会,或者重新命名,并让基金会与特朗普家族保持距离,从而避免利益输送的问题。不过,32岁的埃里克认为,他为自己做的慈善工作深感自豪,帮助治疗癌症患者,是他终身的事业。他将继续工作,去帮助这些需要的人,并让大家知道,这是一项重要的工作。显然,特朗普基金会肯定会坚持下去。

  不过,批评者非常赞赏埃里克的选择,认为这不是批评的压力的结果,而是特朗普家族已经认识到了这个问题,是自己选择的,值得赞赏。埃里克现在已经在全力帮助其父亲来接的班,这个时候这样做,是非常正确的。特朗普家族还需要进一步解决更多的利益冲突问题,把他们的市场资产脱产,并委托给独立信托公司来经营他们的资产,从而切断可能发生的利益输送,从而清除未来发生丑闻的可能性。《纽约时报》报道说,有捐赠者以捐赠换取和特朗普女士喝咖啡的机会,其动机是想通过她给特朗普当选总统提供一些有关气候变化政策和移民政策的信息。这说明,捐赠者的确有意进行利益输送,以换取政策上的好处。

  埃里克据此认识到了利益输送的事实,所以终止了相关筹款活动。不过他说,他爸爸当总统是暂时的,短期的,而他的筹款活动是长期的。从短期来说会停止筹款活动,但长期来说,他将继续从事这项非常有价值的活动。因为患癌症的孩子们需要他这样做。特朗普基金会是2015年2月成立的,平时主要是通过向特朗普系列的宾馆客人以及特朗普系列的高尔夫球场消费者进行小额筹款。这项小额筹款活动将继续进行,但可能明显有利益输送关系的筹款活动将停止。

  埃里克的选择,涉及到多个方面的秩序维度的合作。特朗普家族,原来是企业家,企业家做慈善用自己的资金,同时用自己的生意网络来筹款,用于解决癌症孩子的资金需求,这显然是市场秩序和慈善秩序的结合。而且依靠的是其市场网络的秩序,来支持新的慈善秩序,对新的慈善事业进行利益输送。这显然是值得鼓励和赞扬的。

  

  特朗普的儿子埃里克之后是否还会顶住舆论压力,坚持做慈善吗(图源VCG)

  但现在特朗普家族因为唐纳德的当选,而开始进入政治秩序的维度。在这个时候,特朗普家族的小额筹款活动显然也会受政治秩序的影响,但因为数量很小,捐款者众多,其对政治秩序产生利益输送的可能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所以继续传统的筹款模式,应该不会有秩序冲突。但通过拍卖喝咖啡和狩猎机会的模式来大额筹款,就很难避免有政治目的的人,或者有利益目的的人来通过筹款途径来进行利益输送,然后获得政治上或者生意上的好处。这个时候,就产生了秩序维度的冲突。所以,在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在一段时间内为了避免可能存在利益输送的大额筹款,埃里克的选择显然是正确的。

  不过,笔者也认为,这样做显然不太符合特朗普家族的传统。因为从个案角度来说,筹款的目的很明确,很原始,是为了治疗患癌症的孩子。而报道出来的捐款者的用意也只是说为了有机会接近特朗普家族,从而让特朗普当选总统知道相关的气候变化以及移民政策的信息,显然也是为了善意的公共政策的目的。这些方面虽然有秩序维度的冲突,但冲突并不是恶意的,显然是可以合作的。这样做,特朗普家族虽然让自己避免了被批评的可能性,封闭了批评者的口,却让需要治疗的孩子处于没有钱医治的状况。埃里克选择也许是对的,但选择之后所产生的新的慈善秩序和政治秩序的冲突,显然还会提出相关的伦理问题:是解决孩子的问题优先,还是让特朗普家族免于批评优先?

  当然是生命高于面子。这样简单而且正确的选择,结果却走向了相反的方向,这也是埃里克的朋友感到十分遗憾的事情,当然也是毛爷爷感到十分遗憾的事情。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