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手机为何易上瘾?APP暗藏诱饵,大数据捕捉用(图)
2021-02-22
编者按:为什么人们用手机时间这么长?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月19日刊文解析原因,现将文章编译如下:

走路时、斜躺时、吃饭时、玩耍时、通勤时、购物时:世界各地的人们无论在哪里或在做什么都会看智能手机。不管他们是在拥挤的街道上还是在健身房里,他们都无法将眼睛从屏幕上移开。

“乔布斯不让自己的孩子用iPad?”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营销学教授、作家亚当·奥尔特认为,现代技术从未如此“高效且容易上瘾”。在其2017年出版的《不可抗拒:成瘾性技术的崛起和让我们着迷的生意》一书中,他描述了普遍的行为成瘾的问题,并历数了游戏、手机APP和其他技术产品吸引并维持我们注意力的方式。

他说:“我们以前认为,上瘾主要与海洛因、可卡因和尼古丁等化学物质有关。而如今,人们每天要花3个小时看手机,Snapchat(一款‘阅后即焚’照片分享APP)更是号称,其年轻用户每天要打开它超过18次。”

当奥尔特得知苹果公司创始人之一、科技业巨头史蒂夫·乔布斯在自己公司发布iPad后却不让他的孩子使用这个设备时,他决定做个深入调查。在2017年4月发表的一段题为《为什么屏幕让我们更不快乐》的TED演讲中,他说乔布斯的决定让他感到不同寻常,因为做生意的一条黄金法则是,高管应该使用自己的产品。而他随后的调查进一步凸显了这个不同寻常的问题。

他说:“我发现硅谷的半岛华德福学校不允许11岁以下的孩子使用任何科技产品——iPhone和iPad都不行,而那里75%的家长是技术公司高管。”

“发布内容,等待反馈,不断查看”

奥尔特决定找出技术专家认为他们自己的产品如此危险的原因。他发现,我们使用的程序和手机APP都有诱饵,这让它们几乎不可抵抗。

他解释说,科技公司利用了我们“行为成瘾”的能力,这可能严重影响我们的人际关系和心理健康。技术产品中一些“抓住”我们的诱饵包括通过社交媒体的点赞和分享进行不同方式的强化。

他说:“现代技术也没有传统媒体所具有的那种‘停止信号’,比如一本书的结尾。”

“社交媒体平台和《魔兽世界》等游戏的内容实际上是没有尽头的,这就使我们更难监管自己的使用。如果我上瘾了,从开始玩游戏那一刻起,我的大脑就会像个瘾君子的大脑,正在为下一次吸毒做准备。”

奥尔特说,社交媒体和赌博一样,其中包含着回报的不确定性。“你发布内容,等待反馈,”他说,“有时你会得到大量的反馈,有时完全没人理。正是这种不可预测性以及社交反馈让人们不断回来查看。”

科技公司可以挖掘大数据来确定到底是什么让我们去点击、如何点击和为什么点击。奥尔特说,人们在玩电子游戏和智能手机,或者在Instagram上看到点赞时,大脑会释放神经递质多巴胺。虽然这让人在短期内感到美妙,但他们很快形成了耐受力,还想要更多多巴胺。

“当这成为某种心理问题——孤独、焦虑、抑郁、自卑、厌倦——的抚慰方式时,如果你求助于某种装置或体验来帮助你解决这种不足,那么你很有可能就上瘾了。”

“哪些内容让我们失去心理健康”

他还说,技术成瘾的长期后果可能是社会性的,会扰乱人们的生活,妨碍他们花高质量的时间与亲人在一起。儿童尤其可能受到过度使用互联网的影响,这会限制他们的注意广度以及他们对社交方式的理解。

他说:“(后果)也可能是经济上的,人们会在游戏中花费数千美元;甚至包括体力上的,比如一些缺乏锻炼的人最终可能会长时间坐在沙发上。”

他还说,最糟糕的后果可能是心理上的,瘾君子可能变得孤僻、焦虑、沮丧,在某些情况下甚至会自杀。

在香港,去年对97名13至25岁的年轻人进行的调查发现,他们平均每天要花8小时在手机APP上,主要是刷社交媒体。

由非政府组织香港游乐场协会在去年3至5月间进行的这项调查还发现,超过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说,他们利用社交媒体了解其他人在做什么,超过一半的人会浏览网站,近一半的人利用社交媒体进行交流。

奥尔特承认,技术也会带来很多益处,用于放松、锻炼、阅读、教育和健康的APP可以让人充实。他说,根据自己的经验,技术对于连接地处偏远的人非常有价值。

他说:“我们需要扪心自问,什么样的屏幕内容让我们受益,又是什么样的内容让我们失去了心理健康。通常来说,游戏、机械性刷屏和查看社交媒体推送容易造成负面影响,应该加以限制。”

“手机就像嫁接到我们身上的器官”

奥尔特还认为,工作也不应该要求人们每天24小时带着电话。

“我们该问问,为什么70%的人都能在不挪步的情况下拿到手机,”他说,“从功能上说,这些手机就像一个嫁接到我们身上的器官。在我看来,这是有问题的,这种文化需要改变。不应该让工作一天24小时都能找到你。”

他说,如果科技巨头的发展继续依靠一种需要互动和关注的商业模式,上瘾倾向将不可避免。

“如果大型科技公司像报纸和杂志那样使用订阅模式,它们就不得不迎合用户的福利而不是广告商的需求——广告商需要尽可能多的人时刻盯着屏幕。”

不过,他解释说,这些公司没有法律义务去做出能改善用户生活的改变。

“从道义上和伦理上讲,我认为这些公司与大型烟草、酒类公司有着同样的责任:减轻它们造成的伤害,并为所造成的伤害接受经济罚款或其他惩罚。”

“试试家规:吃饭时不看手机”

在一些国家,政府已经介入。2011年,韩国颁布了一项被称为“关机法”或“灰姑娘法”的法律,禁止16岁以下的孩子在夜里12点至早上6点之间玩网络游戏。2019年,中国提出了一项规定,禁止18岁以下的孩子在晚上10点到早上8点之间玩网络游戏。

奥尔特说,人们应该每天设定一段时间尽可能远离电子屏幕。他说:“与手机的距离决定了你用手机的频率,所以应该创造不与手机待在同一个房间的时间。”

他还说,人们不应该去考验自制力,而是应该设置相应的制度和习惯,让摆脱屏幕变得容易一些,比如在厨房里放一个盒子,专门用来存手机。

“又比方说,制定一套家规:吃晚饭时不看手机,睡前一小时和睡醒后一小时不摸手机。尽可能创造空间和时间远离手机,增加在大自然中的时间。”

奥尔特认为,对学校来说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应该向孩子提供有关管理屏幕时间和“数字卫生”——如何保持数字世界的清洁和安全——的基础教育。

“在美国有这样一个机构叫‘故意不插电’组织,它与学校和教师合作,开展此类课程,”他说,“孩子们应该了解如何管理屏幕时间,为什么这点很重要,以及不管理时间的后果。”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