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ows怎么了?微软又停止一大版本更新(图)
2018-04-12
编者按:现在,又有新的消息传来——自 4 月 10 日,Windows 10 周年更新已停止支持,今后将收不到新累积更新。这或许会让 Windows 10 的市场份额再次下降。



尽管微软官方表示 Windows 10 用户一直在增长,但是 NetMarketShare 提供的数据则显示,占据 43.44%份额的 Windows 7 事实上已经再次领先,而 Windows 10(33.83%)却正在失去它的地位。

现在,又有新的消息传来——自 4 月 10 日,Windows 10 周年更新已停止支持,今后将收不到新累积更新。这或许会让 Windows 10 的市场份额再次下降。

目前,Windows 10 已经推出了太多版本,但各版本的支持周期却不尽相同。2016 年 8 月发布的 Windows 10 周年更新版(Version 1607)是 Windows 10 发布一年后的重要版本,而微软刚刚停止了对这个版本的支持。不过,企业版和教育版并不会受到影响,这两个版本的最后支持时间为 2018 年 10 月 9 日。以目前微软对 Windows 10 的支持策略,每个版本的支持时间约为一年半左右,企业版和教育版的支持时间大约为两年半左右。

在 18 个月后停止使用较早的 Windows 10 版本,这是微软 Windows 即服务推动策略的一部分。因此,在微软对周年更新版本的支持结束后,用户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升级到更新的版本,要么不再获取更新。

事实上,近年来 Windows 的不断升级和更新,并没有为微软带来更好的效益。恰恰相反的是,随着移动端应用的快速发展、个人电脑终端的升级周期缩短等问题,Windows 已经走向了下坡路。Ben Thompson 在其《The End of Windows》一文中就详细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从 Windows 的兴起、重组、挣扎、衰落等等,他都一一做了解说和分析,对于微软和 Windows 的未来,他也给出了自己的见解。

以下为译文:

Windows开始走下坡路的过程相对简单直接,也是一个经典的失败案例:

互联网极大地减少了应用程序对用户的锁定;

个人电脑变得“足够好”,延长了升级周期;

智能手机解决了PC所不能解决的用户需求,并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步取代PC的功能。

然而,更有意思的是近日公司的重组将Windows在Redmond的衰落推向了高潮,这是自1980年以来Windows的首次重组,从此以后微软再也没有专门的部门负责个人电脑操作系统了(Windows被拆分成两部分,其中核心工程小组归入了Azure旗下,而剩余的人员则划分到了Office 365;之后微软还会发布新的Windows,但Windows已不再是独立的业务)。如果放在五年前这场变故是不可能发生的,前任CEO 史蒂夫·鲍尔默曾在另外一次重组时写了一篇短文,坚持认为Windows是未来:

在当今数字生态系统的关键性选择中,微软在工作和生产力方面拥有无与伦比的优势,并且具有独一无二的能力,可以为任务、文档、娱乐、游戏和通信等各个领域提供统一的服务。我相信,通过在各种设备上部署我们的智能云资产,我们可以再次让Windows设备成为用户的首选。其他公司只能通过各自有限的和支离破碎的方式,为用户提供强有力的经验。但是微软占据得天独厚的优势,可以为10亿用户提供完整的服务。

我曾针对这篇短文撰写了一篇题为《服务,而非设备》的文章,我认为鲍尔默战略重点恰恰在倒退:微软应该凭借自己的实力提供服务,而非加大Windows的差异化。但是,鲍尔默依然坚持己见,买下了诺基亚;微软允许鲍尔默签署这起十几亿美元的交易(据称这是导致鲍尔默被罢黜的重要原因之一),只能说明微软公司职能的不健全。

职能的不健全是一种文化上的噩耗:

文化并不能带来成功,相反文化是一种产物。所有公司都以支持其创始人的信仰和价值观开始,但是在被证明正确和成功之前,这些信念和价值观都可以公开接受讨论和改变。然而,如果这些信念和价值观可以持续引导公司走向成功,那么它们也会从有意识逐渐转变成无意识,而这种转变正是公司在规模扩大的时候依然立于不败之地的“秘密武器”。创始人不再需要第10,000名员工拥护自己的信仰和价值观;公司的每个员工都会自觉遵守他们做的决定,无论大小。

大多数情况下,文化是公司最强大的资产之一,直到被取缔;正是这种无形的力量在公司大规模扩张的时候,约束其发展方向的变化。更加令人沮丧的是,文化会蒙蔽公司的双眼,让他们看不清前进的方向。

因此,我敢说,微软接受Windows的衰落这一事实比Windows的衰落本身更加有趣;这也就是为什么CEO 萨提亚·纳德拉可以说服公司接受这一现实的原因。

轻松取胜:iPad版Office

在接任CEO一个月后,纳德拉推出了iPad版Office。从时间上看来,很明显这个工作是鲍尔默在职期间完成的;一些报道表明这项计划从几年前就开始了。然而,鲍尔默一直等到Windows 8的触摸版上市后才发行了iPad版Office,有人甚至怀疑他是否真的会发行该应用。

鲍尔默造成的延误为纳德拉的轻松取胜奠定了基础,纳德拉的这项措施标志着微软确实需要思维模式的转变:非Windows平台将成为微软服务的目标,而不是Windows的竞争对手。

这并不是近期唯一的新闻:微软还将其云服务Windows Azure重新命名为Microsoft Azure。当时很多客户已经在使用整套非Windows的相关软件了,包括Linux,所以此次命名的改变无疑与Office在iPad上的完美结合密不可分,它象征着Windows不再是微软的未来。

降级:纳德拉的第一个战略计划

三个月后,纳德拉写下了第一份面向全公司的战略短文,内容与他的前任大相径庭:

最近,我们给自己的定位是“设备和服务”公司。尽管设备和服务这几个字的描述有助于我们的转型,但是现在我们需要塑造独一无二的战略。其核心内容为:微软将为全世界提供最先进的移动端和云端的生产力及平台。我们将重塑生产力,为地球上的每个人和公司带来更高的生产力,实现更高目标。

“生产力及平台”恰恰凸显了纳德拉在之前一周对公司进行的重组;“用户体验和设备”团队专注于最终用户的生产力,而“云端+人工智能”团队则致力于构建未来的平台。纳德拉之所以在这个工作重点上花费了如此长的时间,是因为他遇到了Windows的问题。

为此,纳德拉短文最重要的方面不是关于他提及的Windows的内容,而是他在文章的何处提及了Windows。我在每日更新中仔细分析了这篇短文:

请相信我,我在这里说的关于Windows的降级将是一次引人注目的转变。请记住,不久前鲍尔默曾说:“对于微软来说,没有任何东西比Windows更重要。”然而,与鲍尔默完全不同,纳德拉在他的短文开头的两千字中甚至没有提到这个操作系统。同样在整个邮件中,他也没有讨论Surface和诺基亚(其中“Surface”一词仅出现了两次,“诺基亚”一次),很明显这两者也不是微软的未来。

这是iPad版Office和Azure重命名之后的相继措施,实际上表明了在未来Windows并不重要。

战略性撤退:对Windows的喜爱

然而,纳德拉曾经面临一个短期的问题:微软最重要的客户(各家企业)并不喜欢Windows 8。也许这个操作系统并不是微软的未来,但它仍然是个巨大的摇钱树,并且是微软关键的传统产品。为此,微软需要尽快推出Windows 10。

我觉得,这正是2015年1月纳德拉在关于Windows 10的活动中发表演讲的背景,他说:

我们绝对相信Windows是微软建立最佳用户体验的根本。此项战略毋庸置疑。它是用户至上的最佳实现方案。我们希望抓住良机为所有的客户提供服务,并希望用户把Windows当成自己的家。这就是我们的计划……我们希望用户从目前不得不用Windows,逐渐变得主动选择Windows,再到喜爱Windows……我们希望Windows 10能够成为最受欢迎的版本。

当时我非常失望,因为微软的用户体验需要建立在Windows上意味着Windows决定了微软服务的方向。然而,几个月后,在Windows 10发行后,纳德拉明确表示这只是一次暂时的撤退。

隔离:纳德拉的第一次重组

那年夏天,纳德拉进行了第一次重组,他将公司分为三个部门:云端和企业、应用程序和服务、Windows和设备。我在每日更新中写道:

这明确地纠正了鲍尔默重组上的失策,将微软从部门型公司转变为智能型公司。鲍尔默当时写道:「我们作为一家公司需要凝聚在一个战略背后,而不是各个部门战略的集合……」

这是大错特错的:当时微软已经在设备之战中节节败退,公司需要专注于iOS和Android的服务。另一方面,“一个微软”的战略迫使所有服务都需要遵从Windows。然而,通过这次新的重组,Windows下台了,云端和企业团队以及应用程序和服务团队可以自由地在所有平台上全神贯注地建立业务。

我相信此次重组是一个转折点:上周纳德拉不仅宣布了两大团队,更重要的是Windows需要自力更生了。

第一步:Windows Phone的消亡

令人印象深刻的纳德拉的一次博弈是他干掉了Windows Phone;虽然这个平台已经死掉很多年了,但是纳德拉并没有迫切地干掉这个项目。相反,他通过隔离Windows,让部门领导自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很自然,Windows负责人译特里·迈尔森在离职时指责公司的其他成员,他说:“回顾在移动设备上的经历,我们做出了很多努力,并且曾经有过很好的想法,但是却未曾在公司内达成一致意见,并为公司带来影响。”我当时写道:

对于Windows Phone失败的原因,我完全无法解释,这令人十分吃惊。还记得我昨天说过文化的盲目性导致的一叶障目:迈尔森始终拥护鲍尔默式的推论,认为微软可以控制自己的命运,并且可以利用现有的优势(Office等)赢取智能手机市场,而忽视了迟来的Windows手机需要与生态系统做竞争,这意味着它没有消费者的需求,意味着没有开发人员,傲慢地要求制造厂商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终将丧失通过分销赢取市场的一切机会……

有趣的是,迈尔森以一种迂回的方式做出了荒谬的断言,并想演示如何改变文化……于是,纳德拉干净利落地对Windows与公司所有其他非战略资产进行了隔离,迫使迈尔森和团队自行做出了昨天的决定。还记得吗?纳德拉曾经反对收购诺基亚,但是他并没有在到任第一天就大刀阔斧地砍掉Windows(这可能有失民心),而是选择了把Windows团队晾在一边,让他们自生自灭。

纳德拉对Windows本身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在Windows 10发布的时候,迈尔森声称到2018年中期,该操作系统将应用到10亿台设备上;微软不得不在一年后收回说过的这句话,这并不是纳德拉的要求,而是市场确实如此。

部门:Windows的结束

所以我们才有了上周的公告:Windows部门不复存在。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有意义的里程碑,尽管由于纳德拉的谨慎管理导致略煞风景。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纳德拉在此次操作中有一个很重要的盟友:华尔街。

如果文化源于成功,那么当成功的几率很明显处于上升趋势时,改变文化非常容易。然而,我们需要考虑的是,微软的股票上涨不仅是因为该公司有每个季度的愿景,而且还因为这支股票刚刚下跌。

换句话说,纳德拉将微软转换成后Windows时代是正确的决策;如果能在早十年完成此次转型,情况会更好。不过,也有可能十年前做出转换并不可行,因为Windows仍然是当时该领域的巨头,而且在情况愈演愈糟,转型势在必行之前,市场的情况并不明朗。如果股价没有上涨,那么纳德拉的使命虽然不是不可能,但也将面临巨大的挑战。

未来:为什么是微软?

必须注意到一点,三十多年以来Windows一直是微软战略中最重要的部分,其原因也很明显:有了Windows,微软所做的一切才成为可能。Windows创造了生态环境,锁定了用户,为Office和Windows Server奠定了基础,由于这两者都建立在Windows的基础上。

从战略上看,Office 365和Azure则相对较弱:Office 365仅锁定了文档,然而,正是撼动了Windows地位的那股力量削弱了文档的概念。但是我们不清楚为什么重组后的微软依然看重文档。另一方面,Azure在追赶AWS,大量业务都运行在Linux虚拟机上,因此可以在任何平台上运行。

毫无意外地,这两者依然受益于Windows。正如纳德拉在他的撤退演说中提到的,Office 365在Windows上的确工作得更好,反之亦然;对于经年使用Office的企业而言,他们可以无缝切换到Office 365。另一方面,Azure最大的优势在于它支持混合部署,在这种部署方式下,workload可以分割成传统的、就地部署的Windows Server部分和Azure公有云部分,而传统部分是基于Windows的。

因此,这就是纳德拉面临的下一个挑战。理解Windows不会也不能率领未来的发展是一方面,而寻找未来发展的推动力则是另一方面。即使在部门内,Windows也是微软有史以来最好的产品,它对微软文化的影响深远,正是因为它曾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