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能源互联网建设“三步走” 可带动超50万亿美元投资(图)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7-02-22
 

  导读:2030年到2050年,各国各洲电网或将实现互联互通,全球能源互联网成形。根据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发布的《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战略白皮书》,将分国内互联、洲内互联和洲际互联三个阶段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能够拉动世界投资规模超过50万亿美元,将有力带动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电动汽车等新兴产业发展,同时获得巨大的时区差、季节差、电价差效益。

本报记者 王尔德 北京报道

2030年到2050年,各国各洲电网或将实现互联互通,全球能源互联网成形。

2月22日,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在北京发布《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战略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提出分国内互联、洲内互联和洲际互联三个阶段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的路线图。会上还发布了《跨国跨洲电网互联技术与展望》和《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与展望(2017)》。

根据《白皮书》的测算,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能够拉动世界投资规模超过50万亿美元,将有力带动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电动汽车等新兴产业发展,同时获得巨大的时区差、季节差、电价差效益。

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主席刘振亚在开幕致辞中提出,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的本质是打造绿色低碳、互联互通、共建共享的世界能源共同体。

联合国副秘书长吴红波在祝贺视频中表示,联合国与合作组织目前正在共同推动将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纳入《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全球能源互联网倡议为实现《巴黎协定》目标,推动低碳、绿色、可持续发展提供了重要解决方案。

一位电力设计院的专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从国家战略层面来说,全球能源互联网是个非常高瞻远瞩、改变世界能源格局的梦想。但在实操层面,仍需着力解决跨国跨洲电力市场机制、超距离输电经济性、全球互联的系统安全性、地缘政治的敏感性等问题,应因地制宜、步步为营、循序渐进。

全球能源互联网三步走

2015年9月26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联合国发展峰会上倡议“探讨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推动以清洁和绿色方式满足全球电力需求”。

2016年3月,中国国家电网公司发起成立了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以“推动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以清洁和绿色方式满足全球电力需求”为宗旨。

合作组织会员260多家,来自五大洲22个国家和地区,涵盖能源、电力、信息、环保、科研、咨询和金融等领域。中国国家电网公司前董事长刘振亚任合作组织主席,美国能源部前部长朱棣文、中国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舒印彪、日本软银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孙正义任副主席。

所谓全球能源互联网是以特高压电网为骨干网架、全球互联的坚强智能电网,是清洁能源在全球范围大规模开发、输送、使用的基础平台,实质就是“智能电网+特高压电网+清洁能源”。

刘振亚在发布会上表示,全球能源互联网推动形成清洁能源为主导、高度电气化为特征的能源生产消费新方式;形成各国各大洲电网互联互通、全球电力优化配置的能源发展新格局;形成共同建设、共享成果、互利互惠的新型能源合作关系。

他认为,能源网、信息网、交通网三网融合将成为必然趋势。当前,以电力为动力、以数据为纽带,能源网、信息网、交通网在网络形态、业务功能、资源利用等方面联系日益紧密,呈现相互交叉、相互融合、相互支撑、相辅相成的发展态势。信息网和交通网已经基本实现全球互联,能源网尚未实现全球互联,发展明显滞后。

为此,刘振亚提出,推进三网融合发展,要抓住能源网这个关键和短板,核心就是要加快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

《白皮书》提出了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的路线图,总体可分为国内互联、洲内互联和洲际互联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2017年-2020年,该阶段的目标是开发一批距离负荷地区较近的优质清洁能源基地;加强各国国内电网互联和智能电网建设,大幅提高各国电网的资源配置能力、智能化水平和清洁能源比重;规划建设一批重点电网互联工程,形成典型示范;清洁能源发电、跨海输电、大规模储能等一批关键技术和装备实现突破;启动“一极一道”清洁能源基地开发的前期研究。

第二阶段为2020年-2030年,该阶段的目标是规模开发各洲清洁能源资源,全球清洁能源占一次能源比重超过1/3;清洁能源发电量占总发电量比重达到50%左右,电能占终端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5%左右;研究推动亚欧非、南北美等重点跨洲输电通道建设;启动“一极一道”清洁能源基地开发。

第三阶段为2030年-2050年,该阶段的目标是全球清洁能源占一次能源比重达到80%以上,实现清洁、可持续发展目标;清洁能源发电量占总发电量比重达到90%左右,电能占终端能源消费比重达到50%左右;各国各洲电网实现互联互通,清洁能源实现全球配置和高效利用,基本建成全球能源互联网。

影响区域超越“一带一路”

为推动全球能源互联网建设,《白皮书》提出了八个战略重点,明确了2020年、2030年、2050年分阶段任务。

这八个战略重点包括电网发展、清洁替代、电能替代、科技创新、产业创新、金融创新、机制建设和国际合作。其中,第四个战略重点科技创新尤为引人关注。

全球能源互联网是技术密集型产业,关键是发挥技术创新的引领和推动作用,不断提升全球能源互联网的安全性、经济性和环境友好性。

为此,科技创新的重点任务是加大研究和开发力度,推动特高压、智能电网、清洁能源、储能、大电网运行控制等领域技术创新,重点突破特高压海底电缆和柔性直流输电、大容量低成本储能、虚拟同步机等关键技术和设备,为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提供技术支撑。

同时,第七个战略重点机制建设也不容忽视。《白皮书》提出,机制建设的重点任务是研究建立跨国跨洲电力调度机制,统筹协调各国电价与税收机制,推动建立跨国跨洲电力交易机制、教育培训机制,培育国际高端智库。

刘振亚提出,进一步推动全球能源互联网创新发展,需要把握三个关键。首先是以全面合作凝聚发展合力,拓展理念传播的广度和深度,深化各方交流,开展务实合作。

其次,以科技攻关引领创新发展,在柔性直流输电、大容量储能、能量路由器、信息物理融合、大数据、物联网、自动驾驶、车联网等方面尽快取得一批创新成果。

刘振亚提出,第三个关键是以项目实施加快战略落地,推进中韩日联网工程可行性研究,深化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联网项目,及北非太阳能、中非水电基地开发外送项目研究。

根据《白皮书》的测算,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能够拉动世界投资规模超过50万亿美元,将有力带动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电动汽车等新兴产业发展,同时获得巨大的时区差、季节差、电价差效益。

国家气候战略中心国际部主任柴麒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全球能源互联网是个具有“理想主义”色彩、雄心勃勃的计划,关键是落地的方案。目前强调突出了电网特别是特高压电网作为骨干系统的作用,容易让合作方有“超级垄断”的担忧,建议更包容的、面向新经济的元素更多一些。

柴麒敏提出,当前全球能源治理面临变革发展大势,我们也在强调“中国声音”、“中国方案”,建立平台、设置议题。全球能源互联网是个很大的创想,疆域甚至突破了“一带一路”。中国在这当中有机遇,但现实挑战更多,要务实。

(编辑:李博,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wangjk@21jingji.com,libo@21jingji.3com)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