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缺少性生活吗? 第二次见面就谈结婚(图)
2017-02-12
编者按:《卫报》网站近日刊登文章,分析了硅谷科技业者的性生活是否贫乏的问题。之所以会讨论这个问题,是因为不久前有一位科技大佬提到,有人认为硅谷人的性生活比较贫乏,缺乏乐趣。



硅谷不喜欢唐纳德·特朗普并不是什么秘密。很多人认为,硅谷人普遍厌恶特朗普可能是因为他有强烈的仇外心理,与硅谷的自由主义观念格格不入。

不过特朗普受到了一个科技大佬的支持,他就是PayPal的创始人、Facebook的投资人彼得·蒂尔(Peter Thiel)。在蒂尔来看,硅谷之所以对特朗普的一些荤段子感到很别扭,是因为硅谷人的性生活太贫乏了。

“一方面,特朗普说那样的话显然不妥的,很有冒犯性。但与此同时,我觉得硅谷的一部分人在性问题上过于政治正确了。”蒂尔在不久前的一次采访中表示。

“我有一个朋友觉得,这个国家的其他地方之所以容忍硅谷,是因为硅谷人没有什么性生活。他们没有什么乐趣。”蒂尔说。

蒂尔说得对吗?硅谷人的性生活很贫乏吗?

在湾区和异性约会很困难,因为这里的男人比女人多。对于单身女子来说,这似乎是件好事——但是她们也没有觉得有多好。

“这里有很多男人,但他们都很可怕,”20多岁的职业人士阿曼达(化名)说。她最近认识的一个软件开发人员在第二次约会的时候就开始谈到结婚了。

2015年,一个初创公司男员工发的一篇帖子在网上被大量转发。帖子使用经济模型来衡量一个城市的性别不平衡状况是否造成了“49姑娘”现象——吸引力为4分的姑娘,认为自己可以得9分。

作者的结论(“49姑娘更像是44.837姑娘”,这是个技术人士很容易懂的梗)显示了科技业者的对技术的兴趣,似乎超过了对性的兴趣。

住房危机是另一个问题。有时候,找地方甚至比找人更困难。

丹尼尔20多岁,搬到旧金山读编程培训学校,他住在一个“黑客宿舍”里:两间卧室,六张双层床,住了13个人,其中有一个人睡在衣柜里。

萨沙是一名26岁的女厨师,从纽约搬到湾区。去年她和朋友介绍的一个男子约会,发现约会对象为了省钱,打算住在朋友客厅的一个木箱子里。

萨沙觉得这倒没有什么问题,但是那个男子对木箱子的态度很奇怪。

“他对箱子的描述很奇怪,他想让那个木箱子成为一家初创公司的原型产品,”她说。 “他对此很自豪。我说,‘哦,我以前的室友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但他完全不想听建议。”

他们没有再约第二次。

旧金山的性治疗师伊丽莎白·麦克格拉斯(Elizabeth McGrath)说,她的客户中“绝大多数”都是科技工作者。她基本上同意蒂尔的说法,确实硅谷人没有多少性生活。

麦克格拉斯说:“科技行业没有太多的性生活,我指的是那种有趣、自由、开放、感性的性生活。 他们的性生活非常呆板和无趣。”

她的很多客户都是那种“想要完成任务”型的男士,这些任务包括恋爱和成家,他们对自己的职业更感兴趣。她说客户们通常会有这样一个问题:“我快30岁了,我觉得我应该有一个女朋友,但我不知道性能给我带来什么,关系能给我带来什么。”

在约会应用The League的创始人阿曼达·布莱德福德(Amanda Bradford)看来,这与科技业者一心放在工作和职业上的态度分不开。

布莱德福德说,湾区的人绝对有性生活,但性生活可能不如纽约或洛杉矶的人那么多。根据该网站的数据,在纽约和洛杉矶的The League会员更有可能和网站推荐的人见面。

“在旧金山,人们把精力更多地放在了职业生涯和前程抱负上,” 布莱德福德说。

但是性工作者、SF Weekly的专栏作家Siouxsie Q James认为,这座城市一如既往地性感。

“有很长一段时间,旧金山一直是淘金热的重镇。在那个时候,旧金山90%的女性是性工作者……现在的人们当然有性生活。我不知道为什么蒂尔那么说。”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