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郑州“苹果城”:世界最大iPhone工厂这样造就(5图)
来源: 北京新浪网
2017-01-02
郑州海关员工正在办公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月2日消息,知道全球一半的iPhone是在哪里生产的吗?郑州。知道富士康苹果为何要在郑州生产iPhone吗?因为政府提供了许多补贴,还帮助招募员工。最近,《纽约时报》对郑州“苹果城”进行了深入报道。

  全文如下:

  在郑州有一个巨大的海关中心,它已经变成繁忙的商务岛。木制货盘高高堆起,像迷宫一样,政府工作人员穿着制服,正在清点、称量、扫描货物,然后批准运输。卡车没有标记,它们组成1英里长的长龙,等着将货物运到北京、纽约、伦敦及其它目的地。

  几年前,现代化商务设施建成,专门为苹果服务,苹果是市值最高的企业,也是中国最大的零售商之一。

  最近,《纽约时报》进行了100多次采访,采访对象包括工厂员工、物流工作人员、卡车司机、税务专家以及苹果原高管和现高管。采访发现,为了支持世界最大iPhone工厂的发展,中国提供各种津贴、税收减免和补贴,精心规划的海关线路只是冰山一角。iPhone是苹果最畅销、利润最高的产品,为了制造iPhone,中国提供的优惠额度价值数十亿美元。

  政府的影子

  郑州有600万人,处于贫困地区。每天郑州的工厂能生产50万台iPhone,工厂归富士康所有,也由它运营,富士康是苹果的制造合作伙伴。当地人将郑州称为“iPhone城”。

  地方政府发挥了关键作用,它向富士康提供15亿美元资助,帮助富士康建设工厂和员工宿舍,修建公路,建造发电厂。不只如此,政府还承担了部分能源成本和交通成本,帮助富士康招募组装线员工,如果工厂达到了出口目标,政府还会奖励。

  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目的:支持iPhone生产。

  “我们要寻找办法发展中部地区。”郑州官员李自强(音译Li Ziqiang)说,“在中国有一句老话:‘筑巢引凤。’现在他们来了。”

  一直以来,中国支持国有企业的发展,提供补贴及其它帮助,让企业在全球市场拥有不公平的竞争优势,对于这一点,美国官员一直愤愤不平。从郑州的发展可以看出,中国也在努力吸引跨国巨头在中国建造生产设施。

  地方和省级官员竭尽全力创造工作机会,推动经济增长,他们向制造商提供各种优惠和补贴,让企业经营更加容易,降低成本。几十年来,北京政府已经将这种支持策略提升到国家层面,中国建立了经济特区,向跨国企业提供税收减免优惠,简化规章制约,节省行政和制度成本。

  在美国,各州各市也在争夺企业,但是中国的争夺方式与其它国家不太一样。现在是全球化跨国时代,跨国企业必须承受股东和客户的压力,寻找最佳机会,依赖高度互联的全球化供应链壮大自我,只有这样才能保持竞争力。

  如何选择?其背后的原因是不透明的。许多时候中国争夺的对象是制造合作伙伴,而不是跨国企业本身。

  中国开出的条件很诱人。戴尔、惠普、三星已经在中国建厂,它们希望此举可以降低生成产本、增加利润,还可以扎根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许多企业需要依赖中国本地制造合作伙伴,比如富士康。

2 富士康员工下班后从保税区大门回家富士康员工下班后从保税区大门回家

  选定郑州

  与其它科技企业相比,苹果算是后到者,现在中国为苹果贡献了四分之一的营收,在整个行业中,苹果的利润率算是很高的。中国对美国科技企业而言到底有多重要?对iPhone生产和苹果销售有多重要?从郑州工厂我们就可以看出一点线索。

  照估计,32GB iPhone 7的生产成本约为400美元。在美国手机的零售价约为649美元。根据Strategy Analytics的报告,苹果手机的销量虽然只占全球销量的12%,但是它囊括了全球手机产业90%的利润。

  郑州工厂到底为中国政府创造了多大价值?它对富士康、苹果的利润造成多大影响?我们很难估计。政府与富士康从未公布过补贴的具体数据。在公开记录中也找不到相关数据。苹果回应称,公司并未介入富士康的谈判过程。

  《纽约时报》获得的资料显示,在短短几年内,双方多次会谈,郑州表态支持iPhone的生产,政府会制定“优惠政策”。有哪些优惠呢?例如,向富士康提供特别援助,涉及基础设施、劳动力、税收、出口。

  富士康是中国最大的私营雇主,谈判时握有大量筹码。富士康与苹果又是联系在一起的。富士康是苹果最大的供应商,苹果是富士康最大的客户。

  在郑州,两家公司纠缠在一起。工厂投产之后,苹果是富士康郑州厂的唯一客户。到了今天,郑州厂几乎只为苹果制造产品,全球一半的iPhone都在那里生产。在郑州海关设施内,苹果也是主要的出口商。

  苹果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政府在基础设施上提供支持苹果是知道的,至于政府为制造合作伙伴提供特殊津贴、补贴、税收优惠,苹果并不知情。

  富士康在声明中表示,感谢政府的支持,公司还说,在全球进行大宗投资时一般都会获得税收优惠,中国的情况并无区别。

  中美博弈

  美国与中国正在争夺全球市场,随着反全球化浪潮的兴起,苹果及其它跨国企业渐渐成为中美关注的焦点。美国总统当选人特朗普曾经扬言,要打击那些将就业岗位输送到国外的美国企业,他还威胁说这些企业将产品运回美国时政府会征收惩罚性关税。一直以来,苹果就是特朗普的攻击目标,在参加总统竞选时特朗普表示,要让苹果在美国制造电脑及其它产品。

  中国对西方的影响越来越警惕,一些美国科技企业对中国消费者造成的了巨大影响。中国不再满足于成为“世界工厂”,近年来,中国积极扶持本国科技巨头发展。几年前,地方政府的补贴政策得到了中央的支持,现在北京开始要求地方政府削减补贴。几十年来,大型出口商一直得到政府的支持,现在却面临严格的审查。

  现在,苹果不得不积极斡旋。今年12月,苹果CEO库克及其它硅谷巨头与特朗普在纽约开会,目的是与新政府搞好关系。8月份,库克访问中国。

  和众多的跨国企业一样,苹果也依赖全球供应链扩张业务,当中包括了跨国企业和多个国家,它们各有优势,拥有自己的专业知识。在贸易政治争议中,这种复杂性往往被忽视。iPhone包括许多复杂的组件,它们来自全世界,只是在中国组装,手机为许多国家创造了就业机会;苹果宣称它为美国创造了200万个就业机会。

  当中国与美国推行新的“经济国家主义”政策,系统可能会被破坏,最终双方谁都无法受益。跨国企业及其制造合作伙伴可能会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

郑州承诺投资100亿美元建设机场郑州承诺投资100亿美元建设机场

  保税区

  从郑州工厂可以看出,中国不只提供了大量劳动力,而且还提供补贴,在美国及其它地方要提供类似的补贴很困难。整个优惠政策贯穿iPhone的生产全过程,从工厂生产到零售店销售。

  如果达到出口目标,富士康就可以获得奖励。政府资料显示,在生产的前2年,补贴总额高达5600万美元,当时工厂只生产iPhone。

  在这段时间内,富士康生产了几千万台iPhone,如果分摊到每一台手机,奖金似乎很少,但是积少成多。资料显示,政府还为郑州工厂提供其它财务援助。

  在投产的前5年,郑州政府免去了富士康的企业税和增值税;在接下来5年减半。不只如此,富士康员工还可以少交社保及其它费用,减少的钱每年累计可达1亿美元。

  海关中心属于保税区。所谓的保税区相当于“海外领土”,采用不同的进出口规则。有了保税区,苹果将产品卖给中国消费者更加容易。

商场背后是富士康员工宿舍商场背后是富士康员工宿舍

  迟到者苹果与iPhone

  事实上,苹果进入中国的时间相对较晚。

  为了降低成本,一些美国大型科技公司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进入了中国,比如康柏、戴尔、惠普,它们结束了本国制造业务,向海外迁移,主要是亚洲。苹果没有这样做。苹果联合创始人乔布斯坚信硬件与软件应该紧密集成。

  苹果没有关闭工厂,它在科罗拉多、德州、加州制造产品。1985年,乔布斯离开苹果,之后苹果保留了一些工厂。这些工厂自动化程度很高,墙壁漆成白色,因为乔布斯喜欢白色,工厂成为美国制造的象征。

  1984年,苹果在加州开设了制造工厂,生产Macintosh电脑,当时乔布斯曾说:“这款机器是美国制造的。”

  出于财务考虑,苹果最终改变策略。Mac销量下滑,库存不断增加,苹果只能将生产外包。97年乔布斯回到苹果,他将外包业务交给库克打理,之前库克在康柏工作。

  在库克的领导下,苹果将制造任务交给富士康,当时富士康正在快速增长,拿到了康柏、IBM和英特尔的定单。合作之后,苹果可以集中精力做自己擅长的事:设计、营销。苹果拿出新创意,富士康寻找办法降低成本,实现批量生产。

  苹果前高管乔·奥沙利文(Joe O’Sullivan)认为:“富士康拥有出色的模具工程师,它们愿意投资,愿意与苹果共同发展。”

  2001年iPod推出之后迅速走红,富士康的实力也大为增强,苹果每推出一款重磅产品,富士康都能够满足要求。富士康工厂快速生产原型设备、提升产能,在高峰时段,富士康还可以招募大量员工。

  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拥有巨大的影响力。他频频飞往中国,与地方官员、政策制定者协商,争取补贴,用更低价格拿到土地,还在员工招募、基础设施方面获得帮助。

  苹果前高管托尼·法代尔(Tony Fadell)认为:“富士康之所以能够变得如此庞大,郭台铭是关键。他曾说过,如果他要搞制造,中国政府会提供一部分资金。苹果增长,郭台铭也越来越强大,最终无人可以与他竞争。”

  2017年苹果推出iPhone,富士康准备扩大生产,它开始在中国寻找地方建厂,各地激烈竞争,它们派官员住在深圳酒店,与富士康接触,毕竟富士康的主要运营中心设在深圳。

  清华大学公共政策教授高玉宁(音译Gao Yuning)认为:“事情有点像奥运比赛。”

  郑州政府认为工厂是一个巨大机会,曾经中国高速发展,而郑州却错过了机会。为了吸引富士康入驻,郑州提供金钱资助,还制定了诱人的投资条款。政府承诺能源和交通成本可以“打折”,社保费用降低,还会提供15亿美元资助,让富士康建设工厂和员工宿舍。

  为了支持项目的发展,郑州建立了特别经济区,向富士康提供2.5亿美元贷款。当地政府承诺投入100多亿美元扩建机场,机场离工厂只有几英里远。

  加州大学专门研究中国经济的专家巴里·诺顿(Barry Naughton) 认为:“我们都知道,中国会用各种政策推动发展,郑州的决策是正确的。”

  郑州快速行动起来。建厂,批准,2010年8月组装线开始运营。苹果COO杰夫·威廉姆斯(Jeff Williams)说:“真是让人印象深刻,他们非常专注。”威廉姆斯曾经参与建厂协商事宜。

晚上换班时员工离开工厂晚上换班时员工离开工厂

  在中国制造,在中国销售

  当苹果最初进入中国时,中国还是生产成本很低的国家。后来中国迅速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将产品交给中国消费者,苹果最开始时只能借道香港。

  80年代中国经济的大门打开,经济特区设立,政府鼓励制造与出口企业发展。然而,当中国人购买外国产品时,这些政策会造成障碍。

  跨国企业在中国生产产品,然后运出中国再运回来,这样产品就可以享受进口优惠税率,许多企业都采用这种方法销售产品。

  2005年,苹果最畅销的产品是iPod,它是在中国南部制造的。为了达到政策的要求,苹果将iPod运到香港,许多时候,货物抵达香港之后马上返回。

  沃尔玛前全球采购主管爱德温·科恩(Edwin Keh)说:“中国经济是以出口为导向的,正因如此才有这样的弊病。那时,我们的供应链擅长在东方制造东西,然后到西方卖。”

  苹果与其它跨国企业需要一套更好的制度。

  到了2007年,苹果推出iPhone,中国面临更大的压力,许多企业要求中国放宽限制,让全球企业进入。苹果及其它企业相信,将货物运到香港费时费力,它们希望能从中国工厂的大门直接将货物送到店铺与分销中心。

  在与郑州讨论时,富士康坚持要求将运营地点设在保税区,按照海关条款从工厂的大门直接让iPhone出口。富士康还要求将工厂建在离机场几英里远的地方,方便苹果将产品送到全球。

  之前其它城市也建立过如此复杂的运营中心,但是郑州提供了各种便利,正因如此,郑州工厂才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iPhone制造中心。

  保税区相当于外国领土。在保税区内运营,外国企业进口零部件不需要交税,而且产品并不需要真正出口到国外。在海关关内,产品进出口用虚拟方式完成,不需要跨过国界。之后产品就可以在全球流通,也可以运到其它地方去。

  中国是iPhone的最后组装点,它还是苹果全球税收战略的一个环节。

  在郑州保税区(一般是在海关),富士康将iPhone卖给苹果。采购iPhone之后,苹果再将手机卖给苹果子公司。整个流程大部分是通过电子形式完成的。

  苹果在中国生产的其它产品也用类似的方法销售。2013年,美国国会在报告中指出,苹果将部分商品的利润划到爱尔兰子公司的帐户下,爱尔兰的税率比较低。许多大型科技公司都这样避税,不只中国这样做。

  前国会税收联合委员会幕僚长爱德华·D·克莱恩巴德(Edward D. Kleinbard)认为:“在制定全球避税策略时,美国企业是最精明的。通过这种策略,它们创造了无国籍收入,也就是说收入与创造收入的国家切断了经济联系。”

  苹果认为自己遵守了税收条款,它坚称不欠任何税。

  在郑州,当地官员认为向富士康提供补贴是正确的,他们深信iPhone生产会带来巨大收益,这种收益是可以持续的。

  2014年8月,郑州召开特别会议,讨论与富士康的深度合作事宜。当地官员称郑州是“苹果iPhone全球最大的生产基地”。

  郑州有94条iPhone 6和iPhone 5s生产线,从郑州出口的智能手机已经达到2.3亿部,它是中国最关键的出口中心。每天的iPhone产能达到了50万台,郑州的税收收入正在快速增长。

  官员们将这种发展速度叫作“郑州速度”。

郑州机场模型郑州机场模型

  帮企业招人

  早上6点30分,富士康工厂的员工开始换班。有的员工走路来上班,还有的坐大巴、骑摩托车,甚至有人骑三轮车。

  工厂分成几十个区,占地总计2.2平方英里。高峰时期有35万员工组装、测试、包装iPhone,每分钟生产350台。

  为苹果工作的员工像军队一样,能招募如此多的员工离不开政府的帮助。在签署协议时,政府协助招募、培训、安置员工已经写了进去。省级官员打电话到村镇,帮助招募员工。

  郑州一家私人招聘中心的负责人刘苗(音译Liu Miao)说:“每个市的劳务和人力资源部门全都动员起来。”每招募一名员工就会获得补贴。刘苗说:“如果要求高,钱会多一些,如果要求低就会少一些。”

  像郑州一样的城市愿意给制造企业提供补贴,主要是因为它们可以拉动经济增长。不过渐渐增加的补贴与中央政策不一致,正因如此,跨国企业在中国经营业务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

  当经济增长放缓时,中国开始转移方向,从制造、出口转向创新和消费。中国希望本土品牌和本国科技企业能够发展起来。

  以前,中国在制定投资政策时会极力扶持海外企业发展,现在中国开始重新思考这一政策。2014年11月,国务院向地方政府提出要求,让它们评估并取消优惠政策,包括提供给跨国出口商的补贴和税收减免政策。

  不过这一要求遭到抵制,富士康及其它国际企业反对的声音最大,它们希望能继续获得补贴。后来中国只好让步。

  尽管如此,有一点倒是越来越明显:在中国,海外企业不再像过去那样受欢迎。中国政府正在加强控制,向西方科技公司施压,优先完成本国目标。

  麦格雷戈(James McGregor)在上海生活了几十年,他为在中国运营业务的美国企业提供咨询服务。麦格雷戈说:“你能为中国带来什么?政府想知道这些。中国有市场,有实力,它不再任人摆布。”

  中国企业还会处罚海外企业,比如高通。在中国市场,华为、小米等本土品牌开始崛起,它们在价格上与苹果、三星竞争。(云外)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