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解放战争期间整顿军中男女关系问题内幕
2014-05-23
作者: 不黑不白
  “因为胜利,党内的骄傲情绪,以功臣自居的情绪,停顿下来不求进步的情绪,贪图享乐不愿再过艰苦生活的情绪,可能生长。因为胜利,人民感谢我们,资产阶级也会出来捧场。敌人的武力是不能征服我们的,这点已经得到证明了。资产阶级的捧场则可能征服我们队伍中的意志薄弱者。”这是1949年毛泽东在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向全党发出了意味深长的告诫。其实,早在1947年,解放战争进入战略相持阶段,中共就开始在军中进行了大张旗鼓的反腐败斗争,而这场斗争正是以整顿解放军内部存在的不正当男女关系等腐化堕落问题开始的。本文摘自中天飞鸿的个人博客。

  一、北满合江军区第5支队副司令腐化堕落,叛变投敌,引起军中高层震动。

  在解放战争开始之时,东北北满合江军区发生的一起腐化堕落案件引起军中高层震动。早在1945年8月,苏联红军进军东北,日本投降。中共接收了之前建立的东北根据地。最先到的是原东北抗日联军干部,他们进入北满各地城市,开始建立政权。从深山密林的艰苦生活转变为城市的舒适生活,有的干部产生了享乐思想,革命意志蜕变。特别是在男女恋爱问题上,从沉溺于男欢女爱演变为严重的政治案件。

  据有关资料记载,1946年1月,北满合江军区依兰县第5支队副司令杨清海叛变。杨清海1940年参加抗联第7军,任大队长。在日军围剿的艰苦环境中,许多人叛变脱离队伍,但是,杨清海却表现得相当坚定。

  当时的依兰情况复杂,土匪头子谢文东、李华堂等因为参加过抗联的关系,自封为各地的“司令”。伪满官吏、军警仍旧把持着当地的权力。杨清海受这伙人的引诱,很快腐化堕落。他认识了开赌局的辛老头的女儿、依兰城里有名的妓女辛爱玉。杨清海本有妻室,但在辛爱玉的诱惑下与她同居。辛爱玉当了姨太太,那些开赌局的地痞流氓就把杨清海当成保护伞。国民党特务把杨清海当作策反对象。他们穿针引线,让杨清海和李华堂拉上关系。杨清海接受国民党委任,与李华堂密切联系,等待时机叛乱。

  1946年1月10日晚,杨清海命令亲信在营房动手,打死了依兰独立团三位关内来的干部,煽动部属跟着他叛乱。就这样,杨清海拉走依兰独立团两个连150多人,长短枪160多支,到西山与李华堂会合。国民党的报纸大肆宣传杨清海叛变,这在当时极其恶劣的影响。

  当年10月,贺晋年司令员带领骑兵在牡丹江追剿李华堂,土匪被打散了。辛爱玉受伤被俘,杨清海只身逃到国民党盘踞的长春,在那里靠赶大车度日,后来到沈阳做小买卖隐藏起来。1950年镇压反革命运动中,他终于被群众揭发出来,由公安机关逮捕枪决。

  二、《群众》一次通报了16名腐化堕落的干部,东北局立即出重手整顿男女关系问题。

  据有关资料记载,1947年4月,中共东北局机关刊物《群众》第13期出了一个专号,在这个反贪污腐化专号上,一共通报了16名干部。其中公布的一个典型案例,就是原牡丹江军区保安处长陈某的腐化堕落案件。陈某1938年到延安入读抗大,次年入党。1946年4月至10月任牡丹江军区保安处长。陈某在锄奸保卫工作中不是依靠党和群众,而是依靠伪满警察和流氓、地痞。这些人吸大烟,吸完了还不给钱;借口查妓院自己去嫖妓。这些事,身为处长的陈某都不知道。

  后来,陈某在牡丹江还迷恋上一个15岁的女孩,冒充18岁要组织上批准结婚。组织没有同意,陈某就闹情绪。后来组织批准他们结婚,陈某就整天陪着老婆逛戏院、电影院,到饭馆吃喝。下级人员都说:“处长得了媳妇就迷了。”

  陈某的腐化堕落和重用坏人,给牡丹江的保卫工作造成巨大损失。保安处的人整天热心于查大烟、搞油水,对锄奸反特工作毫不关心。国民党匪特活动十分猖獗,几次暴乱事件,牡丹江军区事先都不知情。一些国民党特务潜伏很久,甚至一些公开的国民党人员的活动军区内部也不能掌握。为此,中共牡丹江地委严肃查处了陈某的问题,撤职查办,并将他的错误事实予以通报。

  东北局机关刊物《群众》第13期的专号通报的这些案例和教训使东北局领导意识到:贪污腐化现象往往是从男女关系开始的。于是东北局当时作了严格规定:连队干部和战士原则上不许结婚,高级干部结婚也要从严掌握。有个政策简称“258团”,就是男方年龄25岁以上,8年以上军龄,团级以上才能批准结婚。在战争年代,这个政策执行得非常严格,从而保证了部队干部全力以赴投入战斗,后方干部勤恳努力,忠于职守,直至夺取东北解放战争的最后胜利。

  三、朱德在华北部队强力反腐,严肃制止军队经商活动,铲除军中腐败滋生的根源。

  1947年,解放战争已进入战略相持阶段。国民党军队兵力不足,被迫将全面进攻转为重点进攻。而解放军已经度过了战争初期最困难的阶段,东北、华东等战区开始组织大规模战役,整军整师地歼灭国民党军。只有华北战场打不开局面,没打一个像样的歼灭战。当时各战区部队歼灭国民党军十几个师,俘虏国民党将官106人,华北战区只俘虏一个,还是团长。早在3月,毛泽东就曾批评华北战区负责人,要求他们虚心检讨,得出教训,以利作战。

  5月,国民党军队进攻延安,中共中央决定,毛泽东带领中央机关一个精干的小部队,在陕北坚持斗争,与胡宗南周旋;朱德、刘少奇率领中共中央后方工作委员会,前往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指挥作战。临别时,毛泽东交给朱德一个重要任务:解决华北部队的作战问题。

  据有关资料记载,朱德到华北部队后,听取干部汇报,并实地调查研究,发现了严重问题。6月他给毛泽东写报告说:华北部队后方太大,出征人员少。野战军号称12万人,实际能用于作战的不到7万人。其余的都在后方搞生产,各自为政。团以上机关都有自己的财产,纪律也比较混乱。如果不割去这个大尾巴,华北部队的状况就不可能有根本的改变。

  朱德与刘少奇商量,决定采取坚决手段割掉后方的大尾巴,让部队轻装作战。他指示华北部队:停止经营生产,商店一律归公;建立统一的后勤机构专门管理。这要涉及很多干部的切身利益。朱德向中央表示:“改组虽一定会有很多阻碍,当设法推动,以取得速效。”6月3日,毛泽东致电同意朱德的报告,指示华北部队认真整顿。在刘少奇的配合下,华北部队清理了经商机构,后方人员由新建的军区后勤部统一管理。经过两个月的整顿,华北军区的混乱现象明显改变。机关后方精简了,野战部队摆脱了后方的沉重负担,部队机动灵活了。特别是制止军队经商活动,铲除了腐败滋生的根源,干部们都能集中精力作战了。当年10月,华北部队在保定以北的清风店全歼国民党第3军,俘虏军长罗历戎,打了第一个漂亮的歼灭战。朱德非常高兴,还赋诗一首表示祝贺。

  1947年10月,华北部队整顿后旗开得胜,朱德和彭德怀联名发表《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号召全国人民协同解放军“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11月,朱德亲自筹划、指导石家庄战役,开创对大中城市进行攻坚战的先例。于是,解放战争开始转向战略进攻阶段,“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之日已经为期不远了。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