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4月访韩 美国此时奉还"大韩帝国"印玺想干啥?
2014-04-26
作者: 澳洲鱼

  “大韩帝国”和即将回家的“御宝”

  4月14日,韩国《中央日报》援引韩国政府有关人士的话称,美国总统奥巴马将在4月25日访问韩国,届时将作为礼物,归还韩国9件国宝级文物,其中大多为“大韩帝国”皇帝的玺印。

  韩国文化财厅称,这些玺印包括“大韩帝国国玺”——皇帝之宝,“寿康太皇帝宝”,朝鲜王朝王室任命官吏时使用的谕书之宝和濬明之宝,朝鲜宪宗用于书画作品的香泉审定书画之记、朝鲜王室使用的友天下士等印章,并表示,这些印章象征“国家的权威和尊严”,和国民自豪感有直接关系,是“国家的象征性遗产”。

  那么,这些“御宝”究竟有何历史背景?

  “御宝”中的谕书之宝、濬明之宝,是李氏朝鲜时代用于从六品以上官员任用或相应级别封赠诏敕、诰命上所钤盖,是官方使用的办公用印,象征王权的尊严。李氏朝鲜是1392年由王氏高丽大将李成桂在明朝支持下建立的王国,自成立起即为明朝藩属,甚至连国号“朝鲜”也是明太祖朱元璋所钦定,此后朝鲜对明朝“世称恭顺”(明神宗《平倭诏》),而明朝则将大同江-鸭绿江之间领土颁赐给朝鲜,钦定为“不征之国”,并在壬辰卫国战争中出兵帮助朝鲜击退了日本丰臣秀吉侵略军。

  明崇祯九年(公元1636年),当时已占据辽东的清太宗皇太极派兵攻打朝鲜,报复后者一再出兵支援明朝攻清和拒绝放弃明朝年号,史称“丙子胡乱”。李氏朝鲜第16代国君李倧无力抵抗,于次年宣布投降,交出包括世子在内的两名皇子为人质,处死3名主张亲明反清的大臣,和明朝断绝关系,改向清朝称臣。此时直至光绪二十七年(公元1894年),257年间,朝鲜都使用清朝年号,自称清朝藩属,其国王的“级别”,则被清朝定为与其第二等爵位——郡王相当,其君主称“大王”,君主正妻称“王妃”。谕书之宝和濬明之宝,前者金质,后者用青玉制成,均用龟钮,而非帝王所用龙钮,正是其恪守“朝鲜国王爵比郡王”之清代定制的痕迹。

  此次归还的另几枚李氏朝鲜时代宫廷印章,则是国王使用的闲章,如香泉审定书画之记,是1827-1849年间在位的李氏朝鲜第24任君主——宪宗李奂所用。因为是闲章,其印纽等细节多不遵循礼制,也不在官方诏敕上钤用。这种风气同样来自中国,比如“十全老人”乾隆,就有数以百计的闲章,用于各种非官方场合。

  1894年(清光绪二十年),甲午之变爆发,清朝应朝鲜高宗李熙及其闵妃之邀派兵入朝平定东学党事变,日本趁机出兵入侵朝鲜,6月21日控制汉城,囚禁李熙,扶植李熙之父大院君,6月30日迫使朝鲜签署条约,断绝和清朝的外交依附关系,7月30日宣布废除清朝年号,改用“开国纪年”。1895年1月7日(朝鲜高宗三十一年十二月十六日),李熙宣布朝鲜“独立”,正式宣告断绝和中国的藩属关系,改元建阳,李熙开始自行向各国发送盖有朝鲜国玺的诏敕和外交文书。1896年,朝鲜特使闵泳焕出席俄皇加冕礼,成为朝鲜独立外交之始。

  1897年10月,李熙自称“大韩帝国皇帝”,改年号“光武”,开始了短暂的独立建国、和中日分庭抗礼时代。1905年日俄战争以日本胜利而告终,建立在日本-沙俄在朝鲜势均力敌基础上的独立态势无法维持,日军在当年包围汉城王宫,迫使韩国签署“日韩保护条约”,从此韩国沦为日本保护国,撤销一切外交机关,全部外交活动由日本代理。

  但李熙表面顺从,实则愤怒,他接连向列强写信,表示不承认“保护条约”,要求列强尊重并确保韩国独立。1907年,万国和平会议在海牙召开,李熙认为时机成熟,便秘密派遣大臣李相卨、李俊、李玮钟持本人委任状、诏书前往与会,要求列强声援韩国独立,但和平会议以“韩国外交已交由日本负责”为由,拒绝朝鲜代表与会,向李熙发电要求确认,在日本任命的“朝鲜统监”伊藤博文逼迫下,李熙拒绝承认特使为自己所派(“本国无派使之事”),结果三特使被驱逐出会场,李俊为此愤而自杀殉国,史称“海牙密使事件”。韩国官方记载称,李熙本人并未收到和会电文,收电、回电,均系伊藤博文一手包办。

  由于此次事件,日方对李熙恨之入骨,当年7月20日强逼李熙退位,让李熙唯一活到成年的嫡子李坧继位,即朝鲜纯宗,改元隆熙,李熙被尊为“寿康太皇帝”,实则被软禁在庆云宫(德寿宫)。

  1910年8月29日,日本宣布“日韩合并”,正式吞并韩国,李熙和李坧分别被降为“德寿宫李太王”和“昌德宫李王”,被幽禁在宫中。1919年1月22日凌晨三时李熙暴卒,日本朝鲜总督宣称“脑溢血”,但没有病理报告,有传闻称李熙打算遣使出席巴黎和会,争取朝鲜独立,因此被日本殖民者害死,3月1日,李熙出殡日,朝鲜独立人士发动抗议示威,遭到镇压,史称“三一运动”,成为现代朝鲜独立运动的先河。1926年4月25日,李坧也英年早逝,朝鲜独立人士认为,他同样是被日本人害死的。

  不难看出,所谓“大韩帝国”实际上是一个特殊产物,其之所以能独立,系甲午战争后清廷衰退、日本和沙俄在朝鲜势均力敌的结果(李熙在称帝前全家躲入汉城沙俄使馆避难),独立外交的历史也仅有短短10年,被称为“国宝”的几枚“大韩帝国”时期印玺,也仅在这一阶段对外使用过。

  有记载可查的“大韩帝国”国玺有两枚,一枚为“皇帝御玺”,金质、龟钮,仍带有藩属时代痕迹,2008年12月被韩国国立图书馆在国际拍卖市场购得并鉴定为真品;另一枚即此次奥巴马将返还的“皇帝之宝”,青玉质地,龙钮,印玺呈八角形,八个边的侧面分别刻有“大韩帝国”国旗上图案——八卦的一卦卦象,从形制上更像一个独立帝国的国玺。

  至于“寿康太皇帝宝”,形制和“皇帝之宝”完全一样,系1907年(朝鲜纯宗隆熙元年)李熙被“尊”为太上皇时,纯宗制献的太上皇专用印玺。

  很显然,“大韩帝国”短短13年的历史充满屈辱,两枚国玺行使外交礼仪职能的时间十分短暂,而“寿康太皇帝宝”更是日本殖民的直接产物,所谓“国家权威、尊严”,很难从这些印玺中体现。

  但“大韩帝国”毕竟在短暂10年间建立了形式上的独立皇朝,激发了朝鲜的民族自豪感,在这短短10年间,权力受到很大制约的朝鲜君王努力删去历史上藩属痕迹,如在史料记载中将李氏朝鲜历代君王改称“皇帝”,王妃改称“王后”或“皇后”等。“三一事件”后,各派独立运动更将李熙父子尊为朝鲜民族独立和反日象征,这些印玺自然也身价百倍。当然,印玺本身经历过“海牙密使事件”等重大历史长河,的确具有很高史料价值。

  日韩合并后,原“大韩帝国”,以及“大韩帝国”王室保存的朝鲜王国时期印玺等,被保存于汉城德寿宫中,二战后朝鲜独立、朝韩分治时依然在宫中保存。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汉城四度易手,几枚印玺在混乱中不翼而飞。2013年,美国圣地亚哥国土安全调查处(HIS)发现并查扣了9枚古代朝鲜王国和“大韩帝国”印玺,并在9月23日向韩国文化财厅发送要求确认的信息,后者确认后于10月21日委托韩国大检查厅要求协查,据美方称,这些印玺是朝鲜战争中美国士兵趁乱私自拿走并带出韩国的。

  原本美韩去年达成谅解,这些印玺应于今年6月归还,但此次奥巴马亚洲行临时增加了韩国一站,归还印玺也因此被提前,作为对韩国示好的一出重头戏隆重上演了。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