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丽媛曾经最不喜欢相亲 朋友介绍习近平后相见恨晚
2014-03-31
作者: fafafa

  本文摘自:《中华文摘》2007年第9期,作者:佚名,原题为《彭丽媛谈幸福家庭生活》

  有的人朝夕相见相知甚浅,有的人初见一面就相见恨晚。彭丽媛和习近平就属于后者。本来,彭丽媛最不喜欢那种媒妁之言介绍式的恋爱婚姻。她想象中的爱情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的浪漫。在她的心灵深处,意中人既有清贫的书香之气和质朴无华,又有寒门天才的自信与傲骨。然而,她自己也没料到,命运安排给她的伴侣却是一个高干子弟。

  1986年底,朋友给彭丽媛介绍了个对象。当听说此人在厦门工作时,彭丽媛说:“两地分居怎么办?”她本不想接触,但听朋友说此人“出类拔萃”时,才答应见见面。当时彭丽媛已在歌坛拥有一席之地,且是解放军总政歌舞团国家一级演员。早在1982年她就已参加中央电视台第一届的春节联欢晚会,一曲“在希望的田野上”获得满堂彩。

  见面当天,彭丽媛故意穿条大军裤到朋友家中。她有意考验一下对方是否只重外貌。一见面,彭丽媛心灰意冷,对方土里土气不说,还非常显老。谁知那人一开口就吸引了她。他不问“当前流行什么歌”、“出场费多少”之类,开口便问:“声乐分几种唱法?”彭丽媛回答后,他又问:“很对不起,我很少看电视,你唱过什么歌?”“唱过《在希望的田野上》。”他“哦”了一声,“这歌我听过,挺好的。”也许这就是心有灵犀。女友在楼下喊她,她没有走。她不仅同他谈了很久,还和他约定了下次“不见不散”。彭丽媛说:“当时我心里一动——‘这不就是我心中的他吗?他纯朴又很有思想。’后来他告诉我,‘和你相见不到40分钟,我就认定你是我的妻子了’。”

  第二次握手,两颗心更加被对方强烈地吸引着。他为她的执著、纯朴、善良而倾心;她为他的深刻、坦诚、顽强、也为他的事业心而倾慕。习近平坦诚地告诉她:“我从事行政工作,很可能一天十几个小时都不能顾及家。”彭丽媛说:“事业搞好了,家庭才能搞好,两者相辅相成。”谈历史,谈现在,谈中国,谈国外,谈生活,谈追求。临别时,他深情地对她说:“虽然我们都受过很多苦,但是我们都保持了原有的纯真和善良,希望再次相见……”

  彭丽媛在心头默默地以心相许。后来,家庭出现了一些阻力。彭丽媛的父母不愿女儿嫁给高干子弟。他们认为高干子弟中不乏纨绔子弟,不想攀高结贵,更不愿女儿受委屈。习近平安慰彭丽媛:“我父亲是农民的儿子,很平易近人。我家的孩子找的都是平民的孩子,况且家庭不能跟我们一生,我会向你父母解释清楚的,他们会接受我的。”

  1987年9月1日,彭丽媛和习近平举行了简单的婚礼。当时,身在京城的彭丽媛接到远在厦门的习近平的电话,几句话商定后,她到单位开了张介绍信,坐上飞机直飞到厦门。一下飞机,习近平就带着她到照相馆去拍结婚快照。负责结婚登记的工作人员登门服务,到家里给他们办结婚证。接着习近平给市长汇报,市长立即向市委、市政府领导发出电话邀请:“晚上7点,集合吃饭。”

  晚上7时许,新娘新郎准时恭候,迎接客人。市政府秘书长先到,他认出了彭丽媛。秘书长与习近平握手时不解地问:“她怎么来了?”习近平说:“她是我爱人。”同事们陆续来了,望着墙上的大红“喜”字,再相互瞧瞧,都有些纳闷。习近平又忙着介绍:“这是我的爱人彭丽媛。”这下热闹了,“好你个老习,你真能当保密局长了。”“搞得我们喝着喜酒还不知你和谁结婚……”

  新婚第四天,彭丽媛飞回北京参加全国艺术节,接着又出访加拿大、美国。新婚后的第一次小别就是两三个月。

  结婚这么多年来,他们总是聚少离多。习近平先是从厦门市副市长岗位上调任闵东宁德地委书记,后调任福州市委书记、福建省委常委、福建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省长,2002年11月又调任浙江省委书记,2007年3月,任上海市委书记。重任在身,他不能常常回北京来;而彭丽媛的工作单位在北京,也不能常常到丈夫身边去,两人一直过着当代牛郎织女的生活。可做丈夫的从不挑理儿,相反,他在生活中总是对彭丽媛说:“国家培养你那么长时间,尤其是部队培养你那么多年,已形成了这个状况——许多观众都离不开你,我不能让你为了我马上离开舞台,那样也太自私了。”彭丽媛很少对家庭付出,而习近平也要求不高,所以他们结婚后,心态一直都是平衡的。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