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女诗人私生活大揭秘(图)
2008-09-14
  
古代女诗人私生活大揭秘(图)


  许穆夫人 “中国第一位女诗人”

  许穆夫人不姓许,姓姬,名不详,其母宣姜是齐国著名的大美人。姬姑娘出身高贵,是春秋时期卫宣公的女儿,卫惠公、黔牟君的侄女,卫懿公、卫戴公、卫文公的妹妹。她从小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不仅舞文弄墨,还学习骑马射箭,常常一个人骑马到郊外打猎,对着茫茫远山诗兴大发。后来姬姑娘在一首名为《竹竿》的诗中以男性化的语调回忆了少女时代的美好生活:“籊籊竹竿,以钓于淇。岂不尔思?远莫致之!泉源在左,淇水在右。女子有行,远兄弟父母。淇水在右,泉源在左。巧笑之瑳,佩玉之傩。淇水悠悠,桧楫松舟。驾言出游,以写我忧!”

  向姬姑娘求婚的人多得踏破门槛,当时最主要的两个竞争对手是齐国男人和许国男人。关键时刻,她权衡再三,决定嫁到离卫国较近又比较强大的齐国。但她用心良苦的主张却没有被伯父卫惠公采纳,这个糊涂的老头将她嫁给了许国的穆公。

  许穆夫人的哥哥卫懿公是卫国君主,这位爷是宠物高手,整天与鹤为伴。为了养鹤,他每年专门拨款修缮鹤舍,购买鹤粮,还要花重金给鹤举办生日庆典,为此导致国库空虚,大臣不满,百姓怨声载道。一次,北狄部落入侵,卫懿公命令军队前去抵抗。没想到众将士们居然放了懿公的仙鹤,气愤地说:“你不是拿仙鹤当宝贝吗?那就让它们帮你去打仗吧!”

  卫懿公只好亲自带兵出征,两军对垒没几个回合,卫懿公就被狄人弄死。“玩物丧志”这一成语,说的就是卫懿公。

  许穆夫人得知国破君亡的消息,毅然决定回去救国。作为丈夫的许穆公非但没有拔刀相助,还百般阻挠老婆回国。许穆夫人指着他的鼻子骂他这是落井下石,许穆公羞愧难当,只好放他们通行。

  齐国雪中送炭了。齐桓公一看,曾经的“女友”落难,就亲率三百辆战车、三千名士兵以及一些必备的生活物资挺进漕邑帮助卫国稳定局势。卫国终于生存了下来。

  公元前659年,为了感谢齐国的援助,更为了表达自己挽救祖国命运的决心,许穆夫人用《载驰》全方位记录了这次事件的来龙去脉:"载驰载驱,归唁卫侯。驱马悠悠,言至于漕。大夫跋涉,我心则忧。既不我嘉,不能旋反。视而不臧,我思不远。既不我嘉,不能旋济?视而不臧,我思不閟。陟彼阿丘,言采其蝱。女子善怀,亦各有行。许人尤之,众樨且狂。我行其野,芃芃其麦。控于大邦,谁因谁极?大夫君子,无我有尤。百尔所思,不如我所之。”

  后世称许穆夫人为“中国第一位女诗人”。

  “咏絮才女”谢道韫 诗歌之外逸事多

  诗人谢道韫在谢家众多子嗣中,是最具有人文情怀和诗人气质的一个,她的才情深得其叔父谢安的欣赏。有一次,谢安问谢道韫:“道韫,你觉得《毛诗》中哪首诗写得最好?”谢道韫答:“周朝贤臣文能安邦、武能治国的尹吉甫写的《民》一诗最好,其诗‘词清句丽,穆如春风’。”谢安一听,竟然和自己不谋而合。谢安称道韫颇有“雅人的深度”。

  有一次天降大雪,漫天雪花纷纷扬扬降落在庭院里。谢安突然冒出一句:“白雪纷纷何所似?”意思是说眼前的雪,从天而降像什么样子?“撒盐空中差可拟。”谢道韫的一位堂兄开始抢答,谢安听罢没说话。这时谢道韫答:“未若柳絮因风起。”谢安心头一动,可真是清丽飞扬、惟妙惟肖啊。

  谢安最初想将侄女许配给王羲之的第五子王徽之,不久得知王徽之“雪夜访戴”一事后,谢安担心王徽之不太靠谱,因而选择了他的哥哥王凝之做侄女婿。

  王凝之是王羲之的第二子,以善“草隶”闻名,又先后出任江州刺史、左将军、会稽内史,虽然没有他父亲和弟弟的名气大,但也绝非庸才。但大概是因为自己才华出众,谢道韫一直觉得丈夫资质平庸,曾在谢安面前发出了“不意天壤之中乃有王郎”的怨言。

  谢道韫在王家平淡地过了数十年,此时东晋王朝气数已尽,著名的孙恩、卢循起义爆发了。当时任会稽内史的王凝之已迷恋上道教,面对强敌进犯,不是积极备战,而是闭门祈祷道祖能保佑百姓不遭涂炭。后贼兵便长驱直入,王凝之及其子女都被杀。

  谢道韫目睹丈夫和儿女蒙难的惨状,手持兵器带着家中女眷奋起杀贼,但终因寡不敌众被俘,此时她还抱着只有三岁的外孙刘涛。她对孙恩厉声喊道:“大人们的事,跟孩子无关,要杀他,就先杀我。” 孙恩此前听说过谢道韫是一位才华出众的女子,今日又见她如此毫不畏惧,顿生敬仰之情,非但没有杀死她的外孙刘涛,还派人将他们送回会稽。从此谢道韫寡居会稽,过着平静的隐士生活。

  孙恩之乱平定不久,新任会稽郡守的刘柳前来拜访过谢道韫。谢道韫究竟跟他说了些什么,不得而知。事后,刘柳逢人就夸奖谢道韫说:“内史夫人风致高远,词理无滞,诚挚感人,一席谈论,受惠无穷。”

  谢道韫终究没有真正能以诗名家,而是靠着一些诗歌之外的逸事被人们记住。她所能留给后世的作品有《论语赞》、《登山》、《拟稽中散咏松》等诗。据说谢道韫出版过诗集,但后世没有见到。写了一辈子诗,到头来却没留下几首传世之作,不得不说是个巨大的遗憾。

   “梅妃”江采苹 杨贵妃最大的情敌

  唐朝开元盛世,李隆基把综合国力提升到一个新高度。他对高力士说:“如今也没什么让我操心的事情了,你说我干点什么好呢?”

  高力士出了一个主意:“奴才请愿到民间征选绝色美女,以解陛下烦忧。”

  李隆基提出了关于选美的四大标准,即才貌双全、知书达理、性情温婉、清秀脱俗。高力士一听,这不是按照武惠妃的条件找吗?

  这日,福建节度使向高力士汇报:“我省有一名女子也许符合标准,此女名叫江采苹,是我省著名的美女诗人。”

  就这样,江采苹一跃成为李隆基的爱妃。江采苹除了陪伴李隆基歌舞升平外,其他时间都是读书练琴。李隆基觉得她非比寻常,越发离不开她。

  一次李隆基宴请皇兄皇弟,薛王喝得大醉,朦胧中见江采苹过来敬酒,就用脚蹭嫂子的三寸金莲。江采苹并未声张,谎称身体不适匆匆退去。次日,酒醒之后的薛王想起自己闯了祸,连忙向李隆基负荆请罪。

  晚上李隆基亲临后宫江采苹处,试探性地说道:“你要是当时告诉我,我立刻就将其处死。”江采苹大悲,说道:“兄弟如手足,为此事处死薛王实在不该。”李隆基感慨万千,江采苹果真是深明大义之人。

  江采苹了解到,李隆基当了皇帝,还经常邀请诸位兄弟到宫中同吃同睡,如果说出薛王调戏自己的真相,李隆基也许还会责怪自己污蔑薛王,挑拨他们的兄弟之情。以李隆基的性格,必然会遵循“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这一法则。江采苹料事如神,后来在安史之乱之时,李隆基果然就逼杨贵妃自杀。

  740年,李隆基在骊山行宫“霸占”了儿子寿王的老婆杨玉环,江采苹失宠。

  一次,江采苹写诗向李隆基告杨玉环的黑状,其诗如下:“撇却巫山下楚云,南宫一夜玉楼春。冰肌月貌谁能似,锦绣江天半为君。”江采苹对李隆基酸溜溜地“抗议”:皇帝陛下,恭喜你觅得一位肥硕的大美人。据说这位美人来历很“复杂”,由此也看出你魄力非凡,祝你过得愉快。杨玉环立刻回敬了一首诗讽刺江采苹:“美艳何曾减却春,梅花雪里减清真。总教借得春风草,不与凡花斗色新。”杨玉环说得明白,我是鲜花一朵,你是狗尾巴草。喜新厌旧本是男人的本性?你江采苹一朵过气的黄花,有什么资格跟我争?

  之后,杨玉环经常在李隆基面前说江采苹的坏话。746年,曾显赫一时的江采苹被贬到上阳宫,蛰伏了四年,写了一首《楼东赋》给李隆基。她责怨李隆基耳根子软,常对杨玉环“言听计从”。江采苹虽满腹委屈,但并未说“情敌”的坏话,而是将自己和杨玉环归为一类——都是苦命的女人。既然是苦命的女人,就应该惺惺相惜,何必争风吃醋呢?

  一幕一幕,情何以堪。李隆基就动了赦免江采苹的念头。杨玉环又是醋意大发,就说:“江采苹身处上阳宫不好好反省,还有心思写诗惹陛下生气,不如处死算了。”李隆基说了句“杨玉环,你好无聊”后拂袖而去。

  一日天降大雪,李隆基跟众大臣雪中赏梅。睹物思人,李隆基突然想起江采苹,派人给她送去一斛珍珠。江采苹又做了一次冒险的赌博,她以一首诗拒绝了皇帝的好意。《谢赐珍珠》中写道:“柳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污红绡。长门尽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李隆基见诗后果然没有罪责江采苹,还找人为此诗谱曲,列为皇家庆典时的压轴曲目。由此可看出,江采苹在智力上比杨玉环高出许多。

  安史之乱爆发,李隆基遗弃江采苹,带着杨玉环出逃,中途发生马嵬坡之变,杨玉环被迫上吊自杀。叛军攻陷长安,江采苹为保贞节,跳井而死。叛乱平定后,李隆基重返长安,派人打听江采苹的下落,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