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阶级自由化”:80年代新中国首次选美(8图)
2008-09-12
■安哥

  1985年初,广州市团委为了配合“两个文明建设”和“五讲四美三热爱”活动,策划了一次选美活动,叫做“首届羊城青春美大赛”。这在新中国的大城市还是第一次,也基本上没有外国选美的经验可学。

  1985年2月3日晚7时开始的预赛在回民小学里举行,不仅要面试形体仪容,而且要笔试文化知识;不仅选女也选男。共有550多位俊男靓女参加初赛。通过了预赛的一百三十多人于2月14日在广州少年宫参加初赛。由考官对每个人依次进行详细的面试,从上午九点到晚上十点才结束。

  笔试分十三个室举行,时间为一小时。要求回答的内容,包括政治、时事、文学、历史、地理、哲学、政治经济学、数学、化学等共五十条填充题。例如问最近当选的美国总统是谁,《王子复仇记》的作者是谁等等。面试着重仪表、气质、风度、体态、表达能力以及普通话水平等方面。容貌占总分一百分的15%。“你为什么参加青春美评选活动?”是选美评委们反复提出的问题。参赛者有的当场要进行表演、唱歌、跳舞。

  
“资产阶级自由化”:80年代新中国首次选美(图)


  
1985年,广州“青春美大赛”的男女选手们的合影。


  初赛之后,选美比赛突遭非议,官司一直打到北京去。老先生们议论纷纷,他们认为广州搞选美是资产阶级自由化,只讲穿着打扮,不要艰苦奋斗。广州的宣传机构从此对羊城青春美大赛讳莫如深。经主办单位多方努力,才使这次选美幸免于夭折。但正因为有争议,又限制报道,使这次选美更染上了神秘色彩,街谈巷议有赞有弹、沸沸扬扬。可不像九十年代的选美和模特大赛那样司空见惯、平平淡淡。

  当时中国第一家中外合资的五星级大酒店——中国大酒店的公关经理常玉萍小姐主动联系我,并与主办单位谈妥独家赞助决赛的场地。她请来了香港的美容化装专家和发型专家来广州免费为参加决赛的十男十女扮靓。现在回想起来,那一次也是公关小姐、美容师、发型师这些新兴行业在中国第一次亮相。1989年,广东电视台以常玉萍为原型拍摄的电视连续剧《公关小姐》曾风靡全国。这都是后话了。

  3月6日,决赛在广州中国大酒店举行,选出五男五女为“羊城之星”。获得女子冠军的是谢若绮。她当时是白天鹅宾馆总台首席职员。在决赛中,她舞姿优美、歌声甜润、口齿伶俐,对司仪用英语提问也能对答如流,倾倒了全场近千名观众,也博得评委的赞赏。获得男子冠军的是汪子健。

  不过由于有关方面的干涉,这次选美的图片在内地不许见报。我所在单位是对外发稿的,没有受到限制,我从预赛时就发了一张图片。香港有七家大报同时采用。海外传媒纷纷向我社约稿。当时广州只有邮局可以发图片传真,而且一到晚上邮局下班以后就发不了了。于是我在常玉萍的帮助下提前为20位参加决赛的小姐和先生们拍了照片并付上文字资料,发了出去。决赛当晚的结果一出来,外边的报馆编辑就可以“对号入座”了。结果,第二天的香港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甚至报眼的位置都登的是我的照片。连英文的《南华早报》、《亚洲周刊》还有日本的《朝日新闻》都以大版篇幅刊登了。而大批香港记者的稿子都发不出去,只好用作后续报道了。我的这批稿子还被新加坡、马来亚、泰国、还有美加等地的华侨报纸刊登。

  我觉得,老百姓从参加选美比赛的青年身上,包括他们的谈吐举止以及笑容和服饰,所看到的改革开放的信息,比首长们的大会发言和红头文件还多,而且还更亲切。

  
“资产阶级自由化”:80年代新中国首次选美(图)


  1985年,广州“青春美大赛”男子冠军汪子建(左)女子冠军谢若绮(中),亚军任小玲(右)

  
“资产阶级自由化”:80年代新中国首次选美(图)


  广州青春美大赛选美优胜者(前右)与青年共舞。

  
“资产阶级自由化”:80年代新中国首次选美(图)


  广州“青春美大赛”预赛中的笔试环节。

  
“资产阶级自由化”:80年代新中国首次选美(图)


  广州青春美大赛参加决赛的选手在学舞蹈。

  
“资产阶级自由化”:80年代新中国首次选美(图)


  广州“青春美大赛”的女子冠军谢若绮在联欢会现场。

  
“资产阶级自由化”:80年代新中国首次选美(图)


  
“资产阶级自由化”:80年代新中国首次选美(图)


  1985年,广州青春美大赛的初赛在回民小学的教室里进行。


  安哥

  原名彭振戈,1947年生于大连市,长于北京,文革中在云南西双版纳当“知青”7年。1979年进入中国新闻社广东分社任摄影记者。2000年出版摄影集《生活在邓小平时代》。广州举行“青春美大赛”时,时任中国新闻社广东分社摄影记者的他,全程跟拍了此次选美。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