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加入联合国内幕:毛泽东时代中国外交的底气
2008-08-28
  1971年7月15日,尼克松即将访华的公告发表,使联合国内关于恢复中国席位斗争的力量对比发生戏剧性的变化。美国阻拦别的国家接近中国,现在他自己却向中国“暗送秋波”。这使很多原来想支持中国却怕美国怪罪的包括美国的一些西方盟国和接受美援的中小国家胆大起来。过去他们害怕得罪美国,不敢投中国的票,现在美国自己都在偷偷与中国握手言和,他们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围绕“两阿提案”和“美日提案”的急烈交锋

  10月18日至24日,联大开始进行关于国在联合国代表权问题的专题辩论,一周的辩论,约八十个会员国在大会上发言。根据外电报道,支持“两阿提案”和支持美、日等国提案的基本旗鼓相当。

  阿尔巴尼亚等国关于恢复中国在联大合法席位的提案提交联合国大会后,台湾拼命抵制,美国和日本也在助威。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布什向联合国秘书长递交备忘录,正式要求联大讨论中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问题,提出美国政府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应当有代表权,但主张不剥夺中华民国的代表权。为了拉赞成票,美日等国代表上蹿下跳,台独分子在国际上四处游说。美国驻外使节也积极拉票,美国总统尼克松还亲自给许多国家的首脑写信,国务卿罗杰斯和布什分别在联合国内外与一百多个国家的代表进行了二百多次谈话。美国驻几十个国家的使节也开展“拉票外交”,活跃在数十个国家的首都,用提供(撤销)援助的办法利诱(威胁)。美国有些议员扬言,如果通过“两阿”的提案,美国将削减给联合国的经费。

  10月25日上午,联大表决前,美国召集它的联合提案国举行最后一次会议,美国首席代表乔治·布什相信美国的提案将会成功。

  阿尔巴尼亚副外长马利列首先发言,谴责美国阻挠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台湾代表刘锴还是老一套。接着是布什大谈“保台”。辩论刚结束,美国指使沙特阿拉伯代表巴罗迪提出表决推迟到26日进行的动议,借口是他对“两阿提案”提出了修正案,需要时间加以考虑研究,主要是为美国拉票延续时间。

  大会表决了巴罗迪的提案。接下来应该表决“两阿提案”。因为“两阿提案”在前,美日等国的提案在后,总有个先来后到嘛。但美国硬要“加塞儿”,蛮横要求先表决他们的提案。布什还没顾上高兴,电子计票牌上已经表明美日的提案被否决了。

  美国代表布什脸色阴沉着走上台,要求在表决“两阿”等二十三国提案时,删去其中关于立即驱逐蒋介石代表出联合国一切机构的内容。经过大会主席马立克裁决,布什这一提案遭到挫败。

  在大会即将表决时,蒋介石代表灰溜溜退出会场,大厅里沸腾起来。

  强烈要求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合法席位的声音占了上风。现在该表决“两阿提案”了吧?在表决前最后几分钟,美国还在“挣扎”,指使某些国家推迟表决,以便说服一些仍在动摇的国家支持美日的提案。沙特阿拉伯代表巴罗迪又跳出来要求立即对他的修正案进行表决。他的修正案与美国的双重代表提案差不多,他的这一行动使布什措手不及,布什叫他提出修正案是为了拖延时间,巴罗迪没领会他的意图。布什只好冲上讲台,要求删除“两阿提案”中的驱台部分。这个无理要求遭到“两阿提案”派的强有力反对,大会主席、印度尼西亚的外长马立克裁决,这个要求不合议事规则,无效。大会立即对巴罗迪的修正案进行表决,结果只有两票赞成,即被否决。

  1971年10月25日11时,开始表决“两阿提案”。七十六票赞成,三十五票反对,十七票弃权,代号2758的“两阿提案”通过了。因为“两阿提案”通过,美国另一个与此案对立的“双重代表提案”自然被否决。听到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席位后,中小国家欢呼起来,掌声足足响了两分钟,坦桑尼亚外长竟然在会场上跳起舞来。

  尼克松得到表决结果大为光火。美国舆论认为,这是美国自联合国成立以来遭到的最惨重失败。布什对记者说,对表决结果感到悲伤,认为这是一个丢脸的时刻。但他还说,任何人都不能回避这样一个事实,虽然这可能是令人不快的,刚刚投票的结果确实代表着大多数联合国会员国的看法。

  中国在联合国席位的恢复,标志着美国操纵联合国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联合国总部前院自北边数第二十三根旗杆,降下了青天白日旗,按惯例应该升起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但是联合国秘书处没准备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对“两阿提案”的通过没有思想准备),马上到旗店订制了一面。

  正在中国访问的基辛格也蒙在鼓里。在去首都机场的路上,他对送行的叶剑英说,美国的两个提案肯定能得到半数以上的赞成票,中国进入联合国还得再等上一年。

  10月29日,秘书长吴丹电询北京,不知道中国国旗以英文的哪个字母排列。周恩来报毛泽东批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名字的按字母次序排列问题,请按形状的英文字母C排列。11月1日,美国当地时间八点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和所有联合国的国旗按字母顺序被一一升起。

  东河之滨的联合国总部大厦门前的旗林里,第一次飘扬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五星红旗。联大主席马立克称之为“历史性的时期”。

  毛泽东明确表示,马上组团去联合国

  10月26日早晨,联合国秘书长吴丹通知中国外交部部长姬鹏飞,中国正式成为联合国的会员国,请中国派代表出席联合国大会。国民党代表立即带着他的三个顾问悄悄离开会场。联大席位空出来了,我们去不去?当时我国没有估计到这么快,对出席联合国大会,没有思想准备,外交部国际司本来是最冷清的一个司,现在分外热闹起来了。在当时特定的情况下,外交部党组商量后,决定不去,准备回一个电报给联合国秘书长吴丹,感谢他的邀请。

  当天下午,毛泽东打电话给周恩来,询问此事,周恩来汇报了讨论情况和外交部党组的意见,毛泽东明确表示,要去,为什么不去?马上就组团去。这是非洲黑人兄弟和中小国家用轿子把我们抬进联合国的,不去就脱离群众了。在大家的欢笑声中,毛泽东拿起外交部国际司填的联大表决情况,说,英国、法国、荷兰、比利时、加拿大、意大利都当了“红卫兵”,造美国的反,在联合国投我们的票。葡萄牙也当了“红卫兵”,欧洲国家当中,只有马耳他投反对票。投赞成票的,亚洲国家十九个,非洲国家二十六个,拉丁美洲是美国的“后院”,只有古巴和智利和我们建交,这次居然有七个国家投我们的票。美国的“后院”起火,这可是一件大事。一百三十一个会员国,赞成票一共七十六票,那么多的国家欢迎我们,再不派代表团,那就没有道理了。

  毛泽东一口气讲了近三个小时。现在毫无准备怎么办?我讲过,不打无准备之仗。我也讲过,在战争中学习战争。现在请总理挂帅,抓紧“战备”。最重要的是准备在联合国大会的第一篇发言。毛泽东说,1950年,我们还是“花果山时代”,你(乔冠华)跟伍修权去了趟联合国。伍修权在安理会讲话,题目叫做《控诉美国武装侵略中国领土台湾》,控诉就是告状,告“玉皇大帝”的状。那个时候“玉皇大帝”神气十足,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现在不同了,“玉皇大帝”也要光临 “花果山”了。这次你们去,不是去告状,是去伸张正义,长世界人民的威风。给反对外来干涉、侵略、控制的国家呐喊声援。第一篇发言就要讲出这个气慨。毛泽东谈了这篇发言应包括的内容,第一要算账,这么多年不让我们进联合国,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都有一股子气。主要是美国,其次是日本,要点他们的名,不点不行。对提案国要一一列举。第二要讲讲联合国成立以来世界形势的变化,要讲点世界历史,要讲讲中国,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推翻三座大山,取得国家独立,民族解放,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这不是吹牛,是事实。美国必须从台湾撤走它的武装力量,不论是谁,要把台湾从中国分割出去,都是痴心妄想。第三要讲讲我们对国际问题的基本态度。还要讲些什么,请总理考虑。总而言之,要旗帜鲜明,高屋建瓴,势如破竹。

  乔冠华连夜赶写在联合国大会上的发言,他一边喝着茅台酒,一边挥笔疾书。写完后最后送毛泽东、周恩来审定。

  11月8日,人民大会堂福建厅,毛泽东接见了赴联合国代表团,为他们送行。毛泽东说,送代表团的规模要扩大,要提高规格,到联合国,要采取“阿庆嫂”的方针,不卑不亢,不要怕说错。要搞调查研究,但不能什么都调查好再说。

  周恩来说,我们刚才考虑先让熊向晖带人去摸一摸情况。毛泽东说,派一个代表团去联大,让“乔老爷”(乔冠华)作团长,熊向晖可以作代表或是副团长,会开完了还可以回来。代表团名单,一共三十多人,来自外交部、外贸部、新华社等单位。组团工作由周恩来主持,代表团成员都经毛泽东亲自审定。团长乔冠华,副团长黄华,还有资深外交家熊向晖、符浩、陈楚和、唐明照、王海容、唐闻生、张永宽、刑松鹤、章含之等。

  委派高梁率五人先遣队先到纽约打前站,组员有林家森、徐烁喜等。乘中国民航班机绕道巴黎,途经缅甸、巴基斯坦、希腊、埃及等国,到达纽约。飞往巴黎时,上来一群外国记者,不断打开闪光灯拍照,还不断提问。在巴黎,坐车去中国大使馆,一些记者追踪而来。第二天,不少报纸刊登中国代表团到达巴黎的照片,还有一张中国大使的照片。其实不是大使,而是代表团的厨师吉师傅,吉师傅身穿中山装,身材胖圆,确有一副大使的派头。

  第二天下午,首都机场组织了一万六千人的队伍欢送中国赴联合国代表团,舞起花束和彩带。周恩来、叶剑英等国家领导人和各国使节来到机场,场面隆重和阵容强大是前所未有的。代表团绕场一周,然后登上飞机。在旅途中,中国代表团收到斯诺夫妇的贺电:愉快的到达。万岁!良好祝愿。在加利福尼亚的友好人士格林先生也发来贺电:欢迎你们,最热烈地祝贺你们和你们的事业。《华声报》贺电:我们衷心热烈欢迎毛主席从祖国派来的亲人。你们是中国人民的真正代表,第一次把祖国人民的真正意向带到联合国。来自美国和全世界的电报、贺信如雪片般,一个个鲜花插成的花篮也送到代表团驻地。

  中国代表团出席联大的热烈气氛是前所未有的

  11月11日,中国代表团到达纽约的机场,引起轰动,好像外星来客一样。几百名记者等在这里,西方各大报纸都以头版显著位置加以报道。联合国秘书处的代表和“两阿提案”的二十三国代表,许多友好人士,以及几百名爱国华侨也早早来到机场等候,他们打起红色横幅,“热烈欢迎祖国驻联大代表团”。当代表们出现时,他们热烈欢呼,唱起爱国歌曲。代表团的同志非常感动,不断地向他们挥手致意。乔冠华在机场发表简短讲话,阐明中国一贯的外交立场和政策,并向纽约市各界和各国朋友表示谢意和祝愿。

  连日来,华语报纸不断报道中国代表团进入联大的消息。

  按照周总理指示,中国代表团到达第二天,就开始外交活动,乔冠华拜会了本届联大主席印度尼西亚的马立克,对联合国组织对中国代表团的欢迎,向他表示感谢。随后几天,乔冠华又到纽约鲁瓦医院探望正在养病的联合国秘书长吴丹先生,还连续拜会了二十三个提案国的代表。国民党集团撤出联大时曾“预言”,说中国代表团将使这个世界回到冷战时代,并将用狂热的、骂人的话来破坏会议的讨论。中国代表团的行为,使这个“预言”不攻自破。

  乔冠华、黄华、符浩、熊向晖等走进会议厅,吸引了一大群外国记者。出现了盛况空前的欢迎仪式。本来,这一天的全体会议是以“世界裁军会议”为议程而召开的,但许多会员国都把时间用在发表欢迎中国代表团的演说上了。首先由大会主席马立克致欢迎词。他说,我作为大会主席,非常高兴地欢迎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一些资本主义大国也对中国进入联大表示欢迎。法国代表说,中国在我们当中就坐了属于她的席位,不公正和荒谬的状态结束了。美国代表布什也发言一分半钟,说在中国来这里以后,联合国将更能反映世界当前的现实情况。日本代表中川用了一分钟,一百二十三个字表示了谨慎的欢迎。中川在回到座位时,经过中国席位,向乔冠华团长请求握手,乔团长以礼相待。

  许多国家相继上台致词,要求发言的代表不断增加,最后共有五十七个国家代表在会上致了欢迎词。原定上午结束的会议,中午稍事休息后,下午继续开会,一直开到当地时间下午六时四十分,欢迎仪式整整进行了一天。有的代表还朗诵毛主席诗词。

  11月15日,在各国代表致词后,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团长乔冠华在联合国大会第二十六届会议全体会议发言,全文如下:

  主席先生, 各位代表先生,首先,请允许我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的名义,感谢主席先生和许多国家的代表对我们表示的欢迎。

  许多朋友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表达了对中国人民的信任、鼓励和兄弟般的情谊,这使我们深受感动。我们将把这些转达给全体中国人民。

  今天,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来到这里,出席联合国大会第二十六届会议,同大家一道参加联合国的工作,感到高兴。

  大家都知道,中国是联合国的创始国之一。一九四九年,中国人民推翻了蒋介石集团的反动统治,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从那时起,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理所当然地就应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只是由于美国政府的阻挠,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才被长期剥夺,早被中国人民唾弃的蒋介石集团才得以窃据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这是对中国内政的粗暴干涉,也是对联合国宪章的恣意践踏。现在,这种不合理的局面终于改变过来了。

  一九七一年十月二十五日,本届联合国大会以压倒多数通过决议,决定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并立即把蒋介石集团的代表从联合国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驱逐出去。这是敌视、孤立和封锁中国人民的政策的破产。这是美国政府伙同日本佐藤政府妄图在联合国制造“两个中国”的计划的失败。这是毛泽东主席的革命外交路线的胜利。这是全世界人民的共同胜利。

  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缅甸、锡兰、古巴、赤道几内亚、几内亚、伊拉克、马里、毛里塔尼亚、尼泊尔、巴基斯坦、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刚果人民共和国、罗马尼亚、塞拉勒窝内、索马里、苏丹、叙利亚、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阿拉伯也门共和国、南斯拉夫、赞比亚等二十三个提案国,坚持原则,主持正义,为恢复我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进行了不懈的卓有成效的努力;支持这一提案的许多友好国家,也都为此作出了贡献。还有一些国家也以不同方式对我国表示了同情。我代表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对所有这些国家的政府和人民表示衷心的感谢。

  联合国成立到现在,已经二十六年了。在人类历史上,二十六年只是短暂的一瞬,但在这个期间,世界局势却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联合国成立之初,成员国只有五十一个,现在已经增加到一百三十一个。在新增加的八十个成员国中,绝大多数是二次大战后取得独立的国家。二十多年来,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各国人民为争取和维护民族独立,反对外来侵略和压迫,进行了顽强不屈的斗争。欧洲、北美、大洋洲也兴起了要求改变现状的群众运动和社会潮流。越来越多的中、小国家正在联合起来,反对一、两个超级大国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争取独立自主地解决本国事务的权利和在国际关系中的平等地位。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这已成为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

  人类社会总是不断进步的。这种进步总是要通过无数的革命和变革才能取得的。就拿联合国总部所在地美国来说,正是由于一七七六年华盛顿领导的革命战争的胜利,美国人民才赢得了独立。正是由于一七八九年的大革命,法国人民才摆脱了封建主义的枷锁。人类进入二十世纪以后,伟大列宁领导的一九一七年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为全世界被压迫民族和被压迫人民的自由解放开辟了广阔的道路。对历史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世界各国人民感到欢欣鼓舞,一小撮腐朽反动的力量则是惶恐不安,极力进行垂死挣扎。他们武装侵略别的国家,颠覆别国的合法政府,干涉别国的内政,在政治、军事、经济上对别的国家进行控制,任意欺负别的国家。二次大战后,新的世界大战没有发生,但是局部战争从未停止。现在,新的世界大战的危险依然存在,但是,当前世界的主要倾向是革命。人民的斗争是有曲折、有反复的,但是反对人民和反对进步的逆流,终究不能阻止人类社会继续发展的主流。世界一定要走向进步,走向光明,而决不是走向反动,走向黑暗。

  主席先生和代表先生们,中国人民受尽了帝国主义压迫的苦痛。一百多年来,帝国主义曾经对中国发动过多次侵略战争,强迫中国签订了许多不平等条约。他们在中国划分势力范围,掠夺中国资源,剥削中国人民。中国人民过去的贫困和不自由的程度,是人所共知的。为了争取民族的独立、自由和解放,中国人民前赴后继,不屈不挠,对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进行了长期的英勇斗争,终于在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取得了革命的胜利。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人民无视帝国主义的重重封锁,顶住了外来的巨大压力,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把我国建成了一个初步繁荣昌盛的社会主义国家。事实证明,我们中华民族完全有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

  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居住在台湾的一千四百万人民是中国人民的骨肉同胞。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台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已经归还祖国,台湾同胞已经回到祖国的怀抱。美国政府在一九四九年和一九五○年一再正式确认了这一事实,并且公开声明,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政,美国政府无意干涉。只是由于朝鲜战争的发生,美国政府才违背自己的诺言,派遣武装力量侵占中国的台湾和台湾海峡,至今仍然留在那里未走。现在有些地方散布所谓“台湾地位未定”的谬论,是在策划 “台湾独立”的阴谋,继续制造“一中一台”,实际上也就是“两个中国”。我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这里重申: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美国用武力侵占中国的台湾和台湾海峡,丝毫不能改变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台湾的主权;美国的一切武装力量一定要从台湾和台湾海峡撤走;任何企图把台湾从祖国分割出去的阴谋,都是我们坚决反对的。中国人民一定要解放台湾,这是任何力量也阻挡不了的。

  主席先生和代表先生们,长期遭受帝国主义侵略和压迫的中国人民,一贯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支持一切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争取自由解放、反对外来干涉、掌握自己命运的正义斗争。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这一立场,符合世界人民的根本利益,也符合联合国宪章的精神。

  美国政府武装侵略越南、柬埔寨和老挝,蹂躏这三个国家的领土完整和主权,加剧了远东的紧张局势,遭到了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全世界人民的强烈反对。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坚决支持印度支那三国人民的抗美救国战争;坚决支持印度支那人民最高级会议的联合声明和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的七点和平倡议。美国政府立即无条件地全部从印度支那三国撤出美国及其仆从的一切武装力量,让印度支那三国人民在没有外来干涉的情况下,独立自主地解决他们自己的问题,这是缓和远东紧张局势的关键。

  朝鲜至今仍处于分裂状态。中国人民志愿军早就从朝鲜撤走了,但是美国军队至今还继续留在南朝鲜。和平统一祖国,是全体朝鲜人民的共同愿望。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坚决支持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今年四月提出的和平统一祖国的八点纲领;坚决支持它提出的废除联合国关于朝鲜问题的一切非法决议和解散“联合国韩国统一复兴委员会”的正义要求。

  中东问题的实质是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在超级大国的支持和纵容下对巴勒斯坦人民和阿拉伯人民的侵略。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坚决支持巴勒斯坦人民和阿拉伯各国人民反对侵略的正义斗争,并且相信,英勇的巴勒斯坦人民和阿拉伯各国人民坚持斗争,坚持团结,一定能够收复阿拉伯国家的失地,恢复巴勒斯坦人民的民族权利。中国政府认为,全世界一切爱好和平和主持正义的国家和人民有义务支援巴勒斯坦人民和阿拉伯各国人民的斗争;任何人也无权背着他们,拿他们的生存权利和民族利益进行政治交易。

  各种表现形式的殖民主义的继续存在,是对世界各国人民的挑战。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坚决支持莫三鼻给、安哥拉、几内亚(比绍)等地区的人民争取民族解放的斗争;坚决支持阿扎尼亚、津巴布韦、纳米比亚人民反对白人殖民统治和种族歧视的斗争。他们的斗争是正义的,正义的事业是一定要胜利的。

  没有经济上的独立,一个国家的独立是不完全的。亚、非、拉国家在经济上的落后,是帝国主义的掠夺造成的。反对经济掠夺,保护国家资源,是独立国家不可剥夺的主权。中国仍然是一个经济上落后的国家,也是一个正在发展中的国家。中国与绝大多数亚、非、拉国家一样,是属于第三世界的。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坚决支持拉丁美洲国家和人民带头兴起的捍卫二百海里领海权、保护本国资源的斗争;坚决支持亚、非、拉石油输出国以及其他各种区域性和专业性组织展开的维护民族权益、反对经济掠夺的斗争。

  我们一贯主张,国家不论大小,应该一律平等,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应该成为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准则。各国人民有权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本国的社会制度,有权维护本国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任何国家都无权对另一个国家进行侵略、颠覆、控制、干涉和欺负。我们反对大国优越于小国,小国依附于大国的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理论。我们反对大国欺侮小国、强国欺侮弱国的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我们主张,任何一个国家的事,要由这个国家的人民自己来管;全世界的事,要由世界各国来管;联合国的事,要由参加联合国的所有国家共同来管,不允许超级大国操纵和垄断。超级大国就是要超人一等,骑在别人头上称王称霸。中国现在不做、将来也永远不做侵略、颠覆、控制、干涉和欺负别人的超级大国。

  一两个超级大国加紧扩军备战,大力发展核武器,严重地威胁国际和平。世界人民渴望裁军,尤其是核裁军,是可以理解的。他们要求解散军事集团、撤走外国军队、取消外国军事基地,是正当的。但是,超级大国口头上天天讲裁军,实际上是天天在扩军。他们搞的所谓核裁军,完全是为了垄断核武器,进行核威胁和核讹诈。中国决不会背着无核国家参加核大国的所谓核裁军谈判。中国的核武器还处于试验阶段。中国发展核武器完全是为了防御,为了打破核垄断,最终消灭核武器和核战争。中国政府一贯主张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并倡议召开世界各国首脑会议来讨论这个问题,作为第一步,首先就不使用核武器达成协议。中国政府曾多次声明,现在我代表中国政府再一次郑重声明,中国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美国和苏联如果真想裁军,就应该承担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义务。这并不是一件难于做到的事。能不能做到这一点,是对他们是否真正具有裁军愿望的严峻考验。

  我们一向认为,各国人民的正义斗争都是互相支持的。我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一贯得到各国人民的同情和支持。支持各国人民的正义斗争是我们应尽的义务。为了支持各国人民的斗争,帮助他们独立自主地发展本国经济,我们向一些友好国家提供了援助。我们提供援助,从来严格尊重受援国家的主权,不附加任何条件,不要求任何特权。对于正在进行反侵略斗争的国家和人民,我们提供无偿的军事援助,我们永远不做军火商。我们坚决反对有的国家以“援助”为手段,企图控制和掠夺受援国家。但是,由于我国经济还比较落后,我们提供的物质援助是很有限的,我们的支持主要的还是政治上和道义上的支持。中国有七亿人口,应该对人类进步做出较大的贡献。我们希望,今后能够逐步改变这种力不从心的状况。

  主席先生和代表先生们,根据联合国宪章的宗旨,联合国应当在维护国际和平、反对侵略和干涉、发展各国之间的友好合作关系方面发挥应有的作用。但是,在过去长时间里,一两个超级大国利用联合国做了很多违背联合国宪章和各国人民意愿的事情。这种情况不应该继续下去。我们希望联合国宪章的精神能够得到真正的贯彻。我们将同一切爱好和平、主持正义的国家和人民站在一起,为维护各国的民族独立和国家主权,为维护国际和平、促进人类进步事业而共同努力。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