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入:十月革命后列宁发动“红色恐怖”血腥镜头(20图)
2014-03-31
作者: 竹馆

  1917年12月20日成立“全俄特别委员会”(即有名的“契卡”,是这两个俄文词的第一个字母)以处决“反革命”、“投机倒把”和“消极怠工”者。其领导人是赫赫有名的捷尔任斯基。1918年6月18日列宁写道:“要鼓励人们的干劲和大恐怖”。

  1918年1月列宁在苏维埃第3次代表大会上说:“历史上还没有任何一个阶级斗争的问题是用非暴力手段解决的。为了保卫苏维埃共和国的安全,一场大规模的反对‘阶级敌人’的斗争开始了”。然而,布尔什维克对“阶级敌人”、“反革命”并没有什么界定,最简单的办法便是看他对苏维埃政权的态度。于是遍地设立公堂,就地“正法”。

  1918年8月5日,列宁签署实施“大恐怖”的命令。8月30日,他便遇刺身负重伤。列宁遇刺3天之后,即1918年9月2日,莫斯科报上发表了全俄中央执委会主席和俄共中央委员会(布)主席斯维尔德洛夫和全俄中央执委会书记阿万涅索夫共同起草的社论,其中将列宁遇刺称为“白色恐怖”。

  社论呼吁严惩杀手和帮凶,还说“这是一起骇人听闻的对世界无产阶级最宝贵的生命,有预谋的社会主义叛徒变节行为的展示,是英法帝国主义的黑钱和黄金支持的结果。”

  社论还说,今后敌对势力每对苏维埃政权领导人和社会主义革命家实施一次刺杀,布尔什维克都要以牙还牙,“对于‘白色恐怖’分子,工农政权的敌人,工人和农民要用群众性的‘红色恐怖’打击资产阶级和他们的代理人。”

  从那一刻起,斯维尔德洛夫就成为苏俄“红色恐怖”的创始人和主要组织者,并在苏维埃俄国制造了“血流成河,堆尸如山”的大恐怖。1919年1月24日,苏维埃政权颁布了斯维尔德洛夫签发的法令,处决25万哥萨克人

  契卡们奉有的指示是“你们审问被告时不用找什么证据,只消让被捕者回答他是什么出身,受什么教育或职业。靠这个就能决定此人的死活。这就是红色恐怖的实质”。

  列宁称“契卡在直接行使无产阶级专政,这对于我们是很重要的,在这方面契卡的功劳之大无法估量。除了用暴力镇压剥削者,没有别的办法解放人民群众。契卡就是这样做的”。

  列宁写过“专政的定义不是什么别的东西,就是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不受任何绝对的法规限制的,直接依靠暴力的政权”。这是维护布尔什维克的一党专政必不可少的保证。到1921年“契卡”已经遍及86个州,16个特区和508个县。

  《炎黄春秋》2013年6期刊发文章《契卡与“红色恐怖”法令》,对列宁发动“红色恐怖”的动机有详细描述——十月革命后,苏俄陷入危机,粮食的严重短缺是由战争和饥荒形成的,但列宁却断定是敌人的反抗和破坏。1917年11月9日,列宁给军事革命委员会下达了这样的命令:“采取坚决措施,以铲除投机倒把、暗中破坏、恶意积压货物等现象。凡犯有这类罪行的人,应当依照军事革命委员会的专门决定立即逮捕,并在送交军事法庭审判以前拘留在喀琅施塔德的监狱里。”

  1917年11月22日,列宁宣布:“坚强的政权是需要的,暴力和强制是需要的。”11月28日,列宁号召彼得格勒的工人不要参加立宪民主党组织的游行示威,提出了一个口号:“打倒怠工分子和罢工官吏!抵制他们,对他们实行革命恐怖!”从列宁这一时期的讲话来看,有一个原则对他来说是不可变更的,即苏维埃政权的稳定和巩固必须通过暴力和强制的手段,这种暴力和强制被列宁第一次称为“革命恐怖”。

  1917年岁末,苏维埃政权的领导人似乎感到自己的力量不足了,开始准备着手“法国式的恐怖”。1918年伊始,随着饥荒日益深化并演变成深重的政治和经济危机,托洛茨基的警告成为现实。列宁对暴力、革命恐怖的认可程度大大提高了,1918年1月13日,列宁号召铁路劳动者“在武装组织的帮助下,粉碎怠工和投机行为,惩办一切贿赂和破坏铁路正常运行的人。必须把这些反对人民政权的人按罪大恶极者论处”。

  14日,列宁在彼得格勒苏维埃和粮食机关代表联席会议上明确提出了杀人的问题:“如果我们对投机倒把分子不采取就地枪决的恐怖手段,我们就会一事无成……此外,对盗劫者也必须采取同样坚决的行动——就地枪决。”所有这些尚不是法律,但是却如法律那样立即生效。在《取消死刑法令》没有废除的情况下,苏维埃的暴力和强制的革命恐怖中,增加了就地枪决的死刑。

  而到了2月21日,由托洛茨基起草、列宁签署并以人民委员会的名义公布了《社会主义祖国在危急中!》。实际上,这是一份紧急状态下的法令,或者说是一份战时法令。在8条战时措施中,有两条谈的是死刑。这份法令开创了苏维埃政权“无法杀人”的先例,一是赤卫队员可以就地枪决人,二是枪决不须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因此,可以说,《社会主义祖国在危急中!》事实上并且从法律上废除了《取消死刑法令》。

  值得关注的问题是,列宁在这时并没有用“红色恐怖”这个词,他用的是“革命恐怖”,用的是“大规模恐怖”“群众恐怖”,用的是“恐怖”的替代语:暴力和强制。

  1918年5月令列宁寝食难安。他写道:“时不我待。在十分艰苦的5月之后,接着将是更艰苦的6月和7月,也许还包括8月的一部分。”随之,列宁的暴力概念升级:“应当组织伟大的‘十字军讨伐’来反对粮食投机商,反对富农、土豪、捣乱者和受贿者,组织伟大的‘十字军讨伐’来反对在收集、运输和分配粮食和燃料方面破坏国家严格秩序的人。”

  到1918年5月下旬,武装部队的军事行动和军事管制成了暴力的主要内容,列宁在《关于目前形势的提纲》中号召“动员军队为争夺粮食而进军”、以战争手段来夺粮:“动员军队,挑选其中健康可靠的人员,并征召年满19岁的公民(至少在几个地区),去进行夺取、夺回、收集、运输粮食和燃料的有系统的军事行动。枪毙不守纪律的人。

  1918年8月30日,在这同一天里,彼得格勒肃反委员会主席乌里茨基和列宁同时遇刺,前者遇刺身亡,列宁重伤。第二天,《红色报》发出呼吁:“列宁和乌里茨基的血不能白流,要让血流成河来偿还——能流多少血,就要流多少血。”1918年9月2日,在全俄执行委员会会议上,斯维尔德洛夫宣布实行“红色恐怖”。9月5日,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通过了《红色恐怖》法令。

  十月革命后,“红色恐怖”一词用得最多,也几乎是首先使用的,是列宁委托组建军队、手握重权的托洛茨基。托洛茨基对“红色恐怖”盛赞不已。在考茨基著文反对革命的暴力和恐怖行动时,托洛茨基和列宁都写下了檄文痛斥考茨基。

  托洛茨基在《恐怖主义和共产主义》一文中就这样写:“革命要求革命的阶级,为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采取他拥有的一切手段:如果需要——武装起义,如果需要——实施恐怖”,“红色恐怖和武装起义原则上没有区别,它应该是武装起义的直接继续。”

  托洛茨基在使用“红色恐怖”一词时,同时也就提出了“白色恐怖”的概念。他说:“红色恐怖是用来反对注定要灭亡但不愿灭亡阶级的武器。如果白色恐怖能阻缓无产阶级兴起的历史进程的话,那红色恐怖正在加速资产阶级的灭亡。加速,赢得速度——在一定的时代具有决定的意义。没有红色恐怖,俄国的资产阶级就会伙同世界资产阶级在欧洲革命来到之前很久把我们扼杀掉。”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