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最大胆的外商 空麻袋背米,玩转大清国
2008-08-11
  一个意大利商人在境外注册的“皮包”公司,通过成功地运作政府公关,玩转大清国,获得了令世界投资界艳羡的山西、河南媒矿开采权,随后将公司股份成功出售套现。

  这个“空麻袋背米”的传奇,其主人公名叫罗沙第(Angelo Luzzatti),而这家“皮包”公司就是后来在中国能源界举足轻重的“福公司”,外文名为“北京辛迪加”(The Peking Syndicate)。

  罗沙第编织这个空麻袋是从暹罗(今泰国)开始的。

  27岁那年(1885年),这位犹太裔工程师在暹罗获得了一个金矿的开采权,因意大利和泰国都难以找到足够的资本,他便到伦敦的犹太金融圈内筹资。这项投资后来彻底失败,但罗沙第本人却因能言善变而得到意大利国王翁贝托一世(Umberto I)的赏识,任命他当了驻暹罗的一名外交官。他几乎是干一行精一行,不久就得到了暹罗国王拉玛五世(Rama V)的器重。由于外交上的功绩,罗沙第在1889年被意大利政府授予了“圣.莫利齐欧大勋章”(Ss Maurizio),可以享受与公使同等级别的外交礼遇。

  罗沙第小有名气后,他在意大利官场的关系网开始迅速扩张。不知是他本人误导还是媒体误会,一些欧洲报纸便将他说成是著名的意大利政治家、曾出任财政大臣的路易齐.罗沙第(Luigi Luzzatti)的侄儿。平白地拣了个显赫的“叔叔”,对他本人显然并非坏事。

  罗沙第回国后,又结交了首相卢第尼(Marquis Antonio di Rudinì)的儿子卡罗(Carlo di Rudinì)。老卢第尼曾出使大清,在中国政界有着相当的人脉。于是,罗沙第就与中国招商局总办马建忠迅速混成了哥们。作为李鸿章的重要幕僚,“海归” 官员马建忠不仅在政、商两界很趟得开,而且在学界也独树一帜,他在汉语上有很深的造诣----编纂了著名的汉语语法著作《马氏文通》,而且精通英、法文甚至希腊、拉丁古文,是中国当时首屈一指的“欧洲通”。

  三人便合计着要引进外资,在国际市场上炒作一下最时髦的“中国概念”。马建忠老“马”识途,熟悉中国国情,建议到山西开矿去,专做“煤老板”,这正是罗沙第在暹罗的未了心愿。经过一番运作,一个叫做“北京辛迪加”的皮包公司便在当时的金融中心伦敦迅速成立起来,而其讨彩的中文名“福公司”估计该是马建忠的创意。罗沙第夹着皮包来到北京,成了福公司的“首代”。

  福公司的政府公关在两条战线上迅速展开。一方面是由马建忠牵线,主攻李鸿章。在李鸿章对罗沙第进行“政审”时,他的另一重要幕僚、大清国驻英国公使罗丰禄也使劲敲边鼓,信誓旦旦地为其做了保证。这样,意大利“高干”罗沙第很快便得到了中国“高干”李鸿章的大力支持。另一方面,罗沙第利用其在罗马的关系网,对意大利驻华公使萨瓦戈(Marquis G. Salvago)施加压力。尽管公使本人十分讨厌这个“犹太胖子”,但为了这一“意大利在华的最重要利益”,积极出面疏通中国的相关部门。

  一边是李中堂的 “批示”,一边是友邦的“条子”,再加上罗沙第很识时务地对大清国关键部门领导进行了有效公关,包括颇具中国特色地大量赠送名贵字画,以及将福公司从表面的“外资企业”变成实际的“中外合资”。各方“影子股东”自然要各显神通,为“外商”保驾护航。

  于是,在加快地方经济发展的大旗下,福公司的“壳资源”被迅速填入了诱人的“中国概念”:其获准在山西开采的范围高达21000平方英里,根据当时的报告预计煤炭储量高达9000亿吨,如全面生产,每年的利润将高达75万英镑(约合750万两白银!)。

  “空麻袋”变得实沉了, “米”(资金)就源源而来。大英帝国的银行家们纷纷解囊购买“福公司”的股份,“皮包”公司成功地变身为货真价实的能源企业。

  卖“壳”套现了的罗沙第,以令人惊讶的决绝态度消失于公众的视野之外,无论英国还是意大利的档案中再也找不到的踪迹。

  成为英资企业的福公司,在山西、河南等地轰轰烈烈地开始了新业务。不久,义和团运动爆发,山西成了重灾区。高调出场的福公司,不仅成为大师兄们灭洋的靶子,也成为官场倾轧的好借口。根据英国外交文件记载,太后老佛爷亲自批示彻查福公司,多名涉及钱权交易的官员受到严厉处分。但风头过后,福公司照样红火经营,只是红顶子的“影子股东”们换了一批。

  此后的几十年,福公司经常成为中外冲突的焦点。不知隐居享乐的罗沙第在看到报纸报道时,是否会为自己“急流勇退”的中庸之道而自得呢?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