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桂娟(浙江)口述“三年饥饿”
2014-03-21
作者: maria53
    
    口述人:俞桂娟(女,1945年出生,浙江省杭州市富阳高桥高村人)
    
    采访人:蒋梦姣(女,1993年出生,浙江大学广播电视新闻专业2012级)
    
    采访时间:2014年2月7日
    
    采访地点:浙江富阳环山双林村
    
    采访笔记:
    
    老人说话都很简短,言简意赅,期间总是停下来等我问问题,而我又没什么好问,导致一个问题重复问。感觉这是一次不太成功的采访,不过总是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比如这次访问中的“超支户”,就是一个我新了解的词。
    
    口述正文:
    
    一家九口,父亲有病,还有一个七、八十岁的阿婆
    
    我们家里一间草屋,九个人,六姐妹,爸爸有病,还有一个七、八十岁的阿婆,我和我妈么经常在外面,每天一篮草割回家,还要小队里去干活,小队里回来么马上去割草,什么东西吃到完。我天天割草和妈两个人,家里九个人吃饭。
    
    为了活下去,什么野草都吃
    
    什么野草粥拌拌吃,粥像汤一样。大麦弄来么磨磨细,大麦糊,捋捋吃,水芹菜拌拌,草拌拌刺了部头掏了来,郎鸡部头掏了来,磨磨粉,吃吃,不好吃的,吃了大便都拉不出来。糠,金刚部头,郎鸡部头掏来磨粉蒸一下很腥气的,一点都不好吃。为了活下去么只有弄点吃吃。
    
    小队里给你吃一顿,另外么你回去自己草拌拌吃,吃食堂饭么不是很给你们吃的,你们集体去吃,菜也集体,饭也集体,不够么你自己草加下去,草拌下去,大家才有的吃,不拌就没得吃,那个时候的苦是真的苦。
    
    “超支户”没谷分
    
    那个时候阿爸有毛病,小队里兄弟们么都还不会做,钞票……是超支户,做不好么,呐,称谷去么,脚蒌背背我们娘俩称谷去没的给我们称,小队里,那种干部说我们是超支户没的给我们称,我们娘俩哭的回来的。
    
    超支户么就是钱钞票给他们,就是小孩还小,做不出,不够的,就是超支,欠小队里的钱,就是谷不给我们分。
    
    粮食交的,交给上面的,还没晒干了就电报打来了,要灌起来,粮站里要来装了。
    
    我读书去都是赤脚去的,没得穿
    
    都很瘦的,个时节真是,小孩子,穿么也是什么东西都穿的,哪有那么好的衣服?大家衣服都没有,棉袄也没有。我读书去都是赤脚去的,下雨也是赤脚的,哪里有套鞋还是什么的,弄双草鞋,日里么我妈晒谷去么,都是一双赤脚草鞋,哪里来鞋子?
    
    一年功夫穿一双草鞋,人么多,要去干活,哪来功夫做鞋子?又没的买,买也没钱,一年功夫一双鞋子。过年我妈一双草鞋,明年么赤脚、草鞋穿穿,今年做一双么明年洗洗干净去过年,过年没有什么新衣服,都是脚膝盖补补的,这算好了过年。
    
     _(自由发稿区发稿)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