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有定(河南)口述“三年饥饿”
2014-03-23
作者: 开花
    
    口述人:贾有定(男,1942年出生,河南省邓州市张村镇贾桥村四组)
    
    采访人:杜冠(女,1993年出生,西安美术学院影视摄影2012级)
    
    采访日期:2014年2月8号
    
    采访地点:贾有定家
    
    采访笔记:
    
    采访他之前我奶奶跟我说他是个有文化的人,说这些可能会比别人说的更清楚一些,于是我就去他家采访,但是到了他家之后,刚好遇上其他人去他家串门,提起五八年那几人人滔滔不绝,几个老年人就在那里一起回忆五八年的事情。
    
    口述正文:
    
    上学时不但要带课本还得背上红薯和柴火
    
    五八年之前我在上学,就是那一年下的学,因为家里没什么可吃的。之前去上学我还每星期从家里背一点红薯,柴火到学校自己做饭吃,当然学校是有大灶的,只是家里穷吃不起。就那时候我岁数也不大,一星期都要带一挑子的柴火到学校。
    
    五七年开始上梁庄寺上学,天热的时候也是立的小灶,学校那里有现房,你去看那一圆圈一个小灶一个小灶可有意思了。到了五八年毕业,当时浮夸风就已经刮起来了,我也不再上了,我就是从那时候下的学
    
    生活正紧张时候吃野菜多一些
    
    咱们队没有饿死什么人,那年正饿死人那一年,主要是当时队里有几个人承包种菜,你相比清团他爷、还有清洁他爷菜种的特别好,在咱们这东半折儿种了几亩黑油菜,咱们这个队里得了黑油菜的家儿了。所以大家饿了还有点菜吃,其他村子里都眼起咱们队,说咱们这伙食好,其实现在想想这算什么好伙食,只算是有点吃的,饿不死就是了。
    
    路上遇到饿死的人的尸体
    
    六零年的时候,黑了,我走在马西河的东面儿,有一个河滩,那就是有一个人死在那儿了,光见那身上埋点土啦,头带腿都在外面露着,就是顺那儿路过看见里。那时候还没烂,心里怪搁意的,后来走那儿都头皮各炸各炸的 。
    
    后来我有一回可不从那儿走啦,我从张村街那走,记得可清,月亮头,那回离老远都看见有个跟木石古洞一样的东西,两头都是空的,浮头起使个帛子卷里,那就是谁个死那儿,扔在那里。 [来稿]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