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美玲(云南)口述“土改”
2014-03-24
作者: maria53
    口述人:苏美玲(女,1928年生,云南省楚雄洲双柏县大庄镇大河边村村民)
    采访人:文慧(女,1960年生, 草场地工作站驻站 )
     采访时间:2011年2月15日-3月11日
    采访地点:苏美玲家
    
    采访笔记:
    
    被访人是我的三奶奶。我三孃说:“我们家爷爷奶奶那辈唯一还健在的就是三奶奶了。”这话是三年前说的,现在三奶奶已经去世一年半了。我把我三年前对她的采访整理出来,有关土改时的回忆,也是我对她的纪念。三奶奶是我爸的三婶,但采访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家里人也从来没有提过她。
    
    口述正文
    
    土改开始,划成份
    
    土改开始么,就不是喊去开会。开会么, 分着几样人开,土地多的人家在一处开 ,土地中长些(不多不少)呢在一处开,不有土地呢在一处开。不有土地那些人么,人家就说是贫下中农啦。土地多的么,人家说是大恶霸大地主,那些土地是恶霸来呢。
    
    我们么(我们家)就被整去大地主那边开会了。中长些那种么,又在另外一边开,那种么叫富农、中农。比方 不有大地主土地多的人叫富农,又比富农贫点那种么又叫中农,一样都不有那种么,就叫贫下中农啦。
    
    登记财产
    
    开始喊(我们)去问,说(你们家)有些哪样 ?问好了,他们要(让我们把东西)拿出来,挂起来。有些哪样么,一笔一笔(一件件)的挂起来。
    
    他们又要瞧瞧,那挂着的东西是不是都在。如果不完全在么,人家又要斗(批斗)了,又说你疏散了,又拿去藏去了。
    
    我家所有东西都挂出来了
    
    我家呢,倒是那些挂出来的东西完完全全都在呢。有几床被子,有几床垫呢、铺单、蚊帐,衣服行李有多少,所有都要挂上呢。一个一个呢去挂,有多少么要挂多少。
    
    没收财产,打上封条
    
    到哪一日(天)么,要来没收了,他们收了东西,就把那个单子拿来瞧,嘴头说呢:有多少(东西)咯完全在?他们要瞧,摆在房间里,封条打起来么 ,你又不得弄,不得动。
    
    田地也被没收了
    
    土地多的就要收掉,收去么就要分给那些人(穷人)了。田地那些么,人家认得呢噻,那点有多少么他们清楚呢噻。(他们说)你们给交还人民了。我们说,交还了。(他们问)你们田哪点来的?(我们)说,剥削来呢。要那个说么,人家才得(放过你)呢。
    
    (我们家)钱攒攒(省下了)么,就是买田买房子。如果说是我们买呢,人家又来打了。有些人(地主家)认不得(不明白),说:我们苦苦钱么买呢,被人家打了。(他们说)你剥削的,你还说是买,你跟哪个买呢? [来稿]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