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反击战:副军长拔枪怒射为149师鸣不平
2014-03-26
作者: fafafa
    提到149师史,不不说起一个老人——刘广桐将军:他是山东人,1938年参加八路军,是446团前身的老首长,历任:52师155团营长(在解放大西南带领155团英雄营追歼国民党鹰犬将军宋希濂残部并参与俘虏宋的就是他),155团团长(进军西藏,筑路戍边,平叛剿匪,藏字419部队对印作战的主力团长就是他),藏字419部队参谋长,149师师长,50军副(代理)军长(带领149师决战越军316A的就是他),成都军区副参谋长等职,1992年去世。很多446团的老军人在抗战时期就是受他和乔学亭政委的影响下投身革命的,将军戎马一生,留下很多传奇在149师老兵里被传诵,这里就将刘副军长在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的奇闻逸事写出一件,来表达149老兵和军迷对他的怀念。
    
    79年的对越自卫还击战,杨得志与王必成对调,统一指挥西战区11军,13军,14军,50军149师以及云南边防部队对越作战。当时50军的三个师都被配属出去,尤其148,150师还派向了东战区,因此50军军部没有自己的部队,成了空壳壳。50军旗下步兵149师一到云南,集结地几次变更,任务极其不明确。后来,邓公一个指示:“14军那边问题不大,149师改归13军指挥,参加战斗”,看来老邓还是对13不放心呀,要149来加强,时任50军副军长刘广桐将军随149师行动,实地督战并参与指挥。
    
    随着战局的变化,149师446团奉命从13军39师接收“三号桥,四号桥”地区,并担负主攻沙巴地区之越军316A,但部队按指令一上去却遭到越军316A的伏击,不必要地牺牲了好几十干部战士。
    
    有版本说:是当时13军39师的***参谋在向446团移交防区的时候,把本来只占领了三号桥的区域,在地图上却错将“四号桥”地区也标注成了控制区,说已经有39师两个连在此驻守,让446团前去接收……(也有老兵说是13军当时说了假话,把没有占领的四号桥说成已经占领)
    
    以至于149师的446团一上去接防就遭到越军强火力的伏击,虽然446团二营在柯志祥副团长的指挥下,沉着稳定,分清敌情后,很快组织力量将被伏击演变成了经典的“四号桥反伏击战”,并彻底扭转了被动局面,还打出了446团战斗英雄漆克高和加多(烈士),但那几十个战友却无辜地长眠在了南疆,其中包括446团曹从连团长的儿子曹辉(烈士)。他们很多是负了伤在公路边集中等待救治,因为伤口都是白胶布白绷带包裹,目标显眼,却又被潜伏的越军重机枪和平射炮的再次重点射击而光荣牺牲的伤员,场面很惨烈的。顺便提一下,现在万岁军军长王西欣将军当年就是446团二营炮连五班长,也参加了这次被伏击和反伏击战,他所在的那个炮连伤亡也惨重,仅剩余30多人了。
    
    79年对越大的战事一结束,西战区各路大军凯旋回撤。由昆明军区举行战评会,会上13军有同志在战后总结将“三号桥,四号桥”的功劳归为己有,完全不面对149师446团四号桥被越军伏击而付出重大伤亡的事实,说“三号桥,四号桥是他们打下来的,是149师自己没有守的住……”可惜了那些牺牲在四号桥地区的几十名446团无辜的干部战士……
    
    现场13军的同志一总结完,刘广桐将军义愤填膺,立身桌子一拍,当即拔出手枪对天鸣枪,大怒道:“象你们这样整,我这个副军长就不当了!”全体与会人员愕然……因为在场的50军副军长刘广桐将军作战中,是他下到149师督战并参与指挥的,当然知道事情的原委。
    
    
    补充说明:刘广桐将军是全军唯一一个见了毛主席可以不用敬礼的将军,这个特权是周总理给的,战争年代他多次受重伤,其中右手只有大母子和食子了,在周总理接见“藏字419部队”英模时,刘老英雄向总理敬礼,举起的右手怎么只有两根指头?总理对刘英雄顿生敬意,当场授予他特权:以后见了任何级别的领导,可以不用敬礼!牛吧?也只有他才有这个胆量和脾气在战评会上如此的方式发怒鸣不平!谢谢了,这位当年为149师鸣不平的铁血将军——刘广桐……
    
    http://bbs.tiexue.net/post_5000558_1.html
     _(自由发稿区发稿)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