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在庐山会议上撂倒彭德怀是因为刘少奇?
2008-11-11
  对于庐山会议的真相,一直是世人讨论的热点。在目前的政治气候和社会环境下,一般人认为是彭德怀的“意见书”把矛头对准毛泽东,批评毛泽东在大跃进运动、人民公社运动中犯了严重的错误,为了自保,毛泽东把彭德怀打成右倾机会主义。

  从史料来看,从1956年“八大”起,毛泽东基本上是把刘少奇推到了第一线,他自己意欲退居二线。在1959年7月23日的庐山会议上毛泽东曾说:“去年8月以前,(我—笔者注)主要精力放在革命上”。大跃进运动、人民公社运动,大炼钢铁运动主要由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等人负责。

  对于“三面红旗”下的浮夸、冒进,刘少奇等人也许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当时有人提出15年赶上老英国,刘少奇曾批评说“不用那么多年,有7、8年时间就够了”。“亩产万斤”也是大家关心的一个话题,看1958年9月30日《人民日报》的报道:1958年9月19日到28日,刘少奇到江苏视察,在常熟县和平人民公社,他参观中稻丰产实验田,他问党委书记:亩产可以打多少?回答说:可以打1万斤。少奇同志说:“1万斤,还能再多吗?你们这里条件好,再搞一搞深翻,还能多打些。”

  如果仔细翻阅“今典”不难发现,这个时期刘少奇对大炼钢铁、大办食堂、快速进入共产主义的相关问题都有具体、明确的指示。

  毛泽东似乎对这种做法并不完全支持,有时甚至反对。他曾说:“现在人民公社搞的供给制,不是按需分配,而是平均主义。中国农民很早就有平均主义思想,东汉末年张鲁搞的太平道也叫`五斗米道`,农民交五斗米入道,就可以天天吃饱饭。这恐怕是中国最早的农民空想社会主义。我们现在有些同志(注意:有些同志!——笔者注)急于向共产主义过渡,这非常危险”。 “过渡要有物质条件,精神条件,还要有国际条件。不具备条件宣布过渡也没有用。要划清两条线:一条是集体所有制,和全民所有制的区别,一条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区别。不要轻易宣布向全民所有制过渡,更不要轻易宣布向共产主义过渡”。吴冷西的《忆毛主席》介绍:“毛泽东还说,我们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不仅把杜勒斯吓了一跳,也把赫鲁晓夫吓了一跳。不过看来赫鲁晓夫还比较谨慎,他现在只讲12年内准备向共产主义过渡的条件,并没有说到那时就要过渡。我们有些同志头脑发热,想抢在赫鲁晓夫前头过渡,这很不好。苏联同志建设社会主义已搞了41年,我们才搞了9年就想当先锋,还不是头脑发昏?人有老中青,水有溪河湖海,事物都有一定的量度,有相对的规定性,从量变到质变要有一个过程,不能随意想过渡就过渡”。

  彭德怀在庐山会议上的《意见书》主要针对的是浮夸,如果以上情况是真实的,彭德怀的意见和毛泽东的意见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同,所以,彭德怀批的不是毛泽东而应该刘少奇。

  还有一个佐证就是针对彭德怀的《意见书》,有黄克诚、周小舟、张闻天等不少人表示支持,试想,如果真的是针对毛泽东,以当时的毛泽东,不是后来发动“文革”自取其辱的毛泽东的威望,哪个敢支持彭的意见?

  从有关资料看,在庐山会议后来的日程上,毛泽东其实对彭德怀的一些意见是赞同的,但作为主要领导人,出于保护刘少奇,把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我是中央主席,都有我的份。” 19581959年,主要责任在我身上。” “我是主席,不能驳,我看不对。” “凡是中央犯的错误,直接的归我负责,间接的我也有份,因为我是中央主席。”

  到7月31日,毛泽东宣布庐山会议结束,这个事情似乎应该就此打住了。

  但是,到了8月1日,准备下山的毛泽东又改变了主意。于8月2日不寻常的举行八届八中全会。召集中央委员75人,候补中央委员74人出席会议。中央有关部门和各省、市自治区党委的其他工作同志14人也列席了会议。会议一直开到8月16日,以会议通过《关于以彭德怀同志为首的反党集团的错误的决议》、《关于开展增产节约运动的决议》、《为捍卫党的总路线、反对右倾机会主义而斗争》的决议,《关于撤销黄克诚同志书记处书记的决定》才宣告结束。

  庐山会议原本的议题是研究经济建设问题,也在7月31日宣布了会议结束。为什么后来又召开可中央全会,又冒出打倒彭德怀的事呢?

  毛泽东的贴身士卫李银桥在回忆录里这样说的:“会议结束后回到住处,毛泽东本是吩咐我们收拾东西,准备走人。可是有些领导同志不干了(哪些领导同志不干了?李银桥没有说清楚,我们只好想象吧-----笔者注),提议解决彭德怀的问题。当天晚上,我便正式得知不下山了召开中央全会,…···。”

  刘少奇对彭德怀的态度是什么样的呢? 他说彭“是魏延的骨头、朱可夫的党性,冯玉祥的作风。”用这几个人来比喻彭德怀,是从政治立场、人格品质上全面否定了彭德怀,从言辞可见仇恨如此之深。

  是否可以这样推测:毛泽东本意并非是打倒彭德怀,他认为彭德怀没有犯什么错误,但毛泽东为了政治平衡需要,对于“意见书”中指出的问题自己主动承担了责任,是为了保护了刘少奇等人,但刘少奇并没有放过彭德怀?一个是首先提出“毛泽东思想”的、彼此相互需要的、已经能当半个家的政治伙伴,另一个是战功卓著,性格直率的将军,毛泽东为了自身需要,在刘少奇和彭德怀之间,不得不作出牺牲彭德怀的艰难选择?

  李锐在《庐山会议实录》写道:毛泽东在8月1日预备会上对彭德怀说:“66岁,你61岁,我快死了,许多同志有恐慌感,难对付你,许多同志有此顾虑。” 这等于在告诉彭德怀,有人和你过不去!

  后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事记》这样记载:“1965年10月,毛泽东同志在彭德怀同志出任大三线副总指挥前,和他谈了话。毛泽东说:‘我们共事几十年了,不要庐山一别,分手到底。’我们都是六七十岁的人,应当为后代多想事、多出力。庐山会议已经过去了,是历史了,现在看来,真理可能在你一边。对你的事,看来是批评过了,错了,等几年再说吧,但你自己不要等,要振作,把力气用办事情上去。’” 战友之情,难言之隐溢于言表。

  历史是一个面团,可以任后人揉搓,但真相只有一个。我们还生活在一个纷纷扰扰的政治纷争年代中,多少次“路线斗争”,多少个关于什么问题的“决议”,让多少历史话题还在继续敏感。或许多少年后我们可以对庐山会议有一个真实公正、客观、全面的了解。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