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将军261:邬兰亭少将
2014-03-26
作者: 真功fu
    来源:军魂的博客
    
    邬兰亭,1918年出生,安徽省商城县汤家汇区(现属金寨县)人。原名邬荣耀。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3年转入中国共产党。
    
    (一)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邬兰亭历任红32师政治部宣传队队员、12师政治部宣传队少共书记、红25军手枪团班长、82师244团连长、手枪团班长。参加了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历次反“围剿”作战和南方三年游击战争。
    
    (二)
    
    抗日战争时期,邬兰亭历任新四军怀宁游击大队第1中队队长、第4支队14团连长、团部侦察参谋、特务团连长、新四军第2师6旅17团连长、16团营长、团参谋长。率领部队多次深入敌占区参加反“扫荡”、反蚕食、反封锁斗争,出色地完成了各项战斗任务。
    
    (三)
    
    抗战胜利后,邬兰亭任华东野战军第7纵队19师55团团长、胶东军区新编第6师副师长。
    
    1949年2月19日,华东野战军胶东军区新编第6师改编为第三野战军第10兵团第32军(后划归山东军区,1950年2月调回)94师,邬兰亭任94师副师长。
    
    解放战争时期,邬兰亭参加了莱芜、孟良崮、胶济路西线、济南、南麻临朐、淮海、渡江、青岛等战役战斗。担任团长时,率部参加莱阳战役,负重伤不下火线。
    
    第32军曾担任青岛市警备任务。
    
    (四)
    
    新中国成立后,邬兰亭任第32军94师副师长。1950年2月,随部南下福建剿匪,参加了解放东山岛战斗。
    
    1950年11月,第32军撤消番号,94师调归第27军建制,邬兰亭升任94师师长。
    
    1951年,邬兰亭参加抗美援朝,任志愿军第27军94师师长、80师师长。在第二次战役中,94师是第27军的第二梯队。第五次战役时,邬兰亭调到第27军80师任师长。邬兰亭指挥80师完成突破任务,与81师一起在当面之敌美24师正面打开缺口。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结束后,美、韩军实施反击,第27军令80师掩护军主力后撤,该师在水口洞与韩军激战终日,敌未能前进一步。后因敌军向80师侧后迂回,80师两个团处境极为不利。正在80师指挥作战的第27军副军长詹大南和邬兰亭直接发电请示兵团,因信号不畅,发报未有结果。詹大南和邬兰亭当机立断后撤,安全归建。邬兰亭获得朝鲜二级自由独立勋章。
    
    1952年10月回国后,邬兰亭任第27军副军长、安徽省军区副司令员、第20军副军长。
    
    1972年10月,邬兰亭任第20军军长。
    
    1979年4月起,邬兰亭任武汉军区副司令员、顾问。
    
    邬兰亭1961年晋升为少将军衔,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是中共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
    
    2000年5月20日,邬兰亭因病在武汉逝世,享年83岁。夫人,李明。
    
    
    
    副政委“强迫”金日成为其修车
    
    
    
    1950年,第27军94师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杨家华,率部队开赴朝鲜前线。没想到进入朝鲜的第一天夜里,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公路崎岖狭窄,除了志愿军的车队、步兵,还有从平壤撤下来的朝鲜政府机关的车、苏联顾问团的车以及牛拉的炮车……这一切把南去的道路挤得水泄不通,而且,黑暗中,谁也不肯让道。叫骂声,汽车喇叭声,响成一片……志愿军和对方发生了争执,都觉得自己的任务重要。
    
    直到月亮爬出云层,双方才模模糊糊地看清了。当对方知道来的是志愿军入朝参战的部队时,一齐鼓掌,并主动让出了道路,甚至把自己的车推到路旁的沟里。
    
    走到一个叫三兄弟洞的地方时,杨家华的车突然坏了。正着急时,前方来了一辆吉普车。杨家华赶紧拦了下来,也没问一问他们是哪个部队的,就请他们把自己的车修好或拖上一起走。“起先,他们说他们有急事,有些不便。”杨家华回忆说,自己交涉了半天,后来,车上下来一位志愿军同志,问了情况后,跟车上的人说了句什么,就点头同意帮着拖上一起走。
    
    走了一段路之后,对方要改道,说不能再拖了。“我一听就急了,拿起枪就跳下车,对他们说,我们的部队都已经走到前面去了,我们要是赶不上部队就要贻误战机,实在不行,就把你们的车借我们用一用。”还是那个志愿军同志下车了,他大概想解释什么,车上却有人发话了,叫他们的技术员帮着修车。
    
    大概花了10多分钟时间,换了三个火花塞后,车修好了。修车期间,车上下来一个人,是一位朝鲜人民军的同志。“他用中国话与我们交流,问我们是哪个兵团的。我说是第9兵团的。”杨家华说。对方点点头说,“噢,我刚刚还见过你们的司令老宋。”口气不小。
    
    杨家华心想,是个不小的官,可不能随便说话了。于是,他谨慎地问对方是哪个部队的,要往什么地方去。对方随口说:到前线去,调3兵团来配合你们打好这一仗。问题更严重了。好在此时车已修好了。在对方转身上车前,杨家华忙问:“请问您贵姓?”“我姓金。”
    
    激烈的战斗中,杨家华很快忘了此事。第一次战役结束,兵团司令员宋时轮在师以上干部总结大会讲话时说:“我们有的同志胆子太大了,竟然连人家金日成将军的车都敢拦,还逼着人家给自己修车!”(梅世雄《党史天地》)
    
     _(自由发稿区发稿)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