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瑞卿惨死德国始末 罕见旧照:被批斗痛苦不堪(41图)
2014-03-28
作者: 马司令
  中共开国大将罗瑞卿曾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解放军总参谋长等党、政、军要职。文化大革命前被打倒,成为文革第一位“挨刀”者,1966年 3月18日,跳楼自杀未遂,脚跟粉碎性骨折,被认为是自绝于党和人民,又受到残酷批斗。文革结束后平反。1978年赴西德治疗腿疾,手术虽成功,次日凌晨却因心肌梗塞不幸逝世。
  
  图为1956年3月5日《TIME》封面。标题是红色中国的警察领袖罗瑞卿,因为罗时任公安部长。如果联想到当时社会上的三反五反运动,反右运动的话,这个手印应当是这个含义。
  
  罗瑞卿对毛泽东忠心耿耿,毛泽东曾经说,天塌下来不怕,有罗长子顶着。还说,罗长子往我身边一站,我就感到十分放心。罗长子就是指身高比毛泽东还高的罗瑞卿,毛对罗是绝对信任的。图为1935年9月20日,红一方面军和军委纵队整编为陕甘支队后,罗瑞卿任第二纵队政治部主任。10月下旬,率部到达陕北吴起镇。不久,调任第一方面军保卫局局长。图为初到延安的罗瑞卿。
  
  1938年1月28日,毛泽东在出席抗大“一·二八”抗战纪念运动大会闭幕式上宣布罗瑞卿任抗大副校长。图为任抗大副校长时的罗瑞卿。
  
  随着抗日战争形势的发展,抗大迅猛扩大,第四期学员达5600余人。图为1938年5月罗瑞卿在抗大第四期开学典礼上讲话。
  
  罗瑞卿在抗大时与肖劲光合影。
  
  1938年9月,中共中央在延安召开扩大的六届六中全会。会议期间,美国友人汉森在延安城内一家鸭肉馆宴请部分参加会议的中共干部,图为饭后在院中合影。左二起:徐海东、贺龙、谢觉哉、罗荣桓、肖克、关向应、罗瑞卿、杨尚昆、肖劲光。
  
  1942 年1月28日,罗瑞卿与陆定一颁布十八集团军野战政治部训令,要求部队增加生产,克服困难,精兵简政,减轻人民负担。图为任野战政治部主任时的罗瑞卿。 1942年1月28日,罗瑞卿与陆定一颁布十八集团军野战政治部训令,要求部队增加生产,克服困难,精兵简政,减轻人民负担。图为任野战政治部主任时的罗瑞卿。
  
  1945年8月至9月,抗战胜利后,晋察冀中央局组成。罗瑞卿任晋察冀中央局副书记、晋察冀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与晋察冀中央局书记聂荣臻等乘飞机由延安抵张家口。图为罗瑞卿(左二)、聂荣臻(左四)与贺龙(左一)在绥远省卓资会晤。
  
  1946 年1月10日,国共双方达成停止军事冲突的协议,并组成由国民党、共产党和美国三方代表参加的军事调处执行部。罗瑞卿被任命为中共方面的参谋长,于14日抵北平(今北京)赴任。在军调部工作期间,罗瑞卿和其他同志一起,与国民党破坏停战协定的行径进行了坚决的斗争。图为罗瑞卿在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工作期间的留影。
  
  1947年10月,罗瑞卿(左二)与耿飚(左三)、杨得志(左四)、聂荣臻(左五)、肖克(右一)等在前线接见在清风店战役中被共军俘虏的国民党第三军军长罗历戎(左一)。
  
  50年代,罗瑞卿在玉兰花开时摄于北京颐和园。
  
  1949 年4月25日,中央军委决定,第十八、十九兵团调入第一野战军,向西北进军。5月14日,部队正准备出动,毛泽东致电罗瑞卿:“部队开动时,请来中央一叙,部队工作找人代理。”几天后,罗瑞卿从十九兵团在山西平遥的驻地赶到北平。周恩来筹备成立中央军委公安部,并说毛泽东主席要他出任公安部长。当晚,毛泽东在别墅接见罗瑞卿。7月,罗瑞卿任中央军委公安部部长。
  
  1952年,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部分委员在北京中南海颐年堂合影。一排左起:粟裕、周恩来、朱德、毛泽东、程潜、刘少奇、陈毅;二排左起:聂荣臻、高岗、张治中、邓小平、张云逸;三排左起:罗瑞卿、贺龙、蔡廷锴、傅作义、刘伯承。
  
  1953年3月8日,罗瑞卿随中国党政代表团赴苏联参加斯大林葬礼。图为中国代表团在苏联工会大厦圆柱大厅。左起:李富春、郭沫若、周恩来、张闻天、罗瑞卿。
  
  
  1955年9月,毛泽东为罗瑞卿授勋。
  
  罗瑞卿于庐山小憩。
  
  1956年5月,罗瑞卿随毛泽东从广州到武汉,负责毛泽东畅游长江的安全警卫工作。图为罗瑞卿为保证毛泽东的安全,虽已过知天命之年,却认真地学起游泳来。
  
  1958 年庐山会议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黄克诚被打倒,当上国防部长的中共中央副主席林彪提议让罗瑞卿当总参谋长,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深知罗瑞卿“霸道”,对林说:“罗瑞卿浑身是刺,你不怕刺吗?”林说不怕。周恩来说:“林副主席身体不好,军队具体工作总要有人干。”图为1959年9月 17日,罗瑞卿被任命为国防部副部长、中央军委常委、军委秘书长、总参谋长,离开公安部到军队工作。图为国庆10周年时的罗瑞卿。
  
  毛泽东同意林彪的提议,罗瑞卿被任命为军委秘书长、总参谋长。林彪的大撒手,使罗瑞卿史无前例的拥有很多重要的军内外职务,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中央军委秘书长、解放军总参谋长等,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图为1964年6月,罗瑞卿与郝治平赴朝鲜休假访问。图为拜会金日成首相及其夫人时合影。
  
  1965 年11月,叶剑英突然又来到苏州,向林彪传达毛泽东的指示,说不要再保罗瑞卿了,再保对你没好处。毛说:如果林彪身体不好,可由叶群代为汇报,并要叶群去向毛汇报罗的问题(之前叶剑英、杨成武等人已经向毛汇报过)。图为1965年11月17日,罗瑞卿在贵县驻军某部视察时向团以上干部讲话。
  
  林彪女婿张清林称,叶群生怕步庐山会议黄克诚支持彭德怀而被打倒的后尘,匆忙准备了“批罗”的材料,没对林彪说就去见毛。但中国官方称,是林彪在11月 30日派叶群带着他的信和十一份材料坐专机赶到杭州,单独向毛作了几个小时的汇报,诬告罗。图为1965年11月26日,罗瑞卿(前排左二)到上海,陪同毛泽东接见柬埔寨王国军事代表团。这是罗瑞卿最后一次陪同毛泽东接见外宾。前排右一为许光达。
  
  1965年12月2日,毛泽东在阅看关于“突出政治”的一份报告中批示:“那些不相信突出政治,对于突出政治表示阳奉阴违而自己另外散布一套折中主义(即机会主义)的人们,大家应当有所警惕。”图为罗瑞卿访问朝鲜期间与欢迎群众共舞。
  
  1965 年12月8日-15日,毛泽东突然在上海召开并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又称上海会议)批判罗瑞卿,与会人员开会才知道是要批罗,林彪没有出席,叶群出席。叶在会上分三次作了约十小时的发言,“绘声绘色地捏造事实,说罗瑞卿如何逼迫林彪退位,要林‘不要挡路’‘一切交给罗负责’。”罗瑞卿没有得到在会上申辩的机会。图为罗瑞卿在中南海钓鱼。
  
  1965 年12月16日,周恩来、邓小平向罗瑞卿传达毛泽东的谈话,罗听后要求去见毛,周告诉他不能同毛见面,罗又马上给林彪打电话要求见面。周见了后感慨地说: “太天真,你太天真了。”其后罗被隔离审查。王飞、林立衡称,由于林彪还是想保罗瑞卿,经叶群出主意,林让罗瑞卿自己写报告辞去军事职务,结果罗就保住了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两个地方职务。图为60年代,罗瑞卿视察大寨时与郭风莲交谈。
  
  1966年12月24日,三万六千人在北京工人体育场参加“斗争彭、罗、陆、杨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大会”。罗瑞卿因3月18日从关押处跳楼,左脚跟粉碎性骨折未愈,缠着纱布,被用箩筐抬到大会现场批斗,罗当时面色惨白,痛苦不堪。
  
  1974年10月,经中央批准,罗瑞卿到福州,请中医正骨专家林如高治疗腿疾。图为罗瑞卿、郝治平和子女们在福州省委招待所。
  
  1975年夏,罗瑞卿的腿疾经治疗初见成效。
  
  1977 年8月12日,在中共十一届一中全会上,罗瑞卿被任命为中央军委秘书长。除心脏方面的毛病外,罗瑞卿主要是腿伤。有时没走几步便疼得满头大汗。专家会诊后一致认为,医治罗瑞卿残腿的最好办法是进行人工关节的置换。图为1977年,罗瑞卿参加解放军总参谋部五届人大代表投票选举。
  
  出院没几天的罗瑞卿就拄着双拐,腿残给罗瑞卿带来了极大不便,可他时刻幻想总有一天自己能像正常人一样走路。在罗瑞卿上任军委秘书长之初,曾有两位西德骨科专家受邀治疗罗瑞卿的腿,这两位专家答应为罗瑞卿安装一条质量好的假腿,既轻又方便。罗瑞卿很感兴趣,向他们详细地问。两位西德专家的一番劝说,让遭残腿折磨的罗瑞卿又看到了希望之光。图为1977年9月,罗瑞卿与谭政在北京视察装甲兵某部打坦克演习。
  
  对罗瑞卿出国治疗的问题,西德方面显得很友好主动,中共高层也很重视。由出访西德的卫生部副部长钱信忠和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王炳南、驻西德大使张彤等有关人员帮助调查情况,搜集资料,还向中央写了专题报告。同时还寄去了罗瑞卿的病情资料和伤残部位的X光片,请西德大使馆的负责人专门去西德方面交涉,西德方面答复说有99%的把握。图为1976年12月,罗瑞卿与杨勇赴广州,在黄花岗烈士陵园合影。
  
  1978年,全家在北京宽街家中合影。这是罗瑞卿与家人的最后一次合影。
  
  1978年7月15日,罗瑞卿赴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治疗腿疾,住入海德堡骨科大学医院。
  
  为了配合治疗,罗瑞卿以顽强的毅力坚持进行锻炼。左为卢世璧医生。
  
  1978 年7月18日,飞机降落在西德的科隆机场。在西德首都波恩,罗瑞卿以吴生杰的名字住进了海德堡大学骨科医院,经过医院内外科检查,决定于8月2日手术。8 月1日,罗瑞卿的妻子郝治平带了一束鲜花,和张彤大使一起到医院看望罗瑞卿。罗瑞卿说“一切都会好起来”,随后郝治平放心地回到了旅馆。谁知,这竟是永诀。图为罗瑞卿、郝治平与医疗小组和工作人员在一起。右一为驻德大使张彤。
  
  原定8月2日上午7点罗瑞卿进手术室,可郝治平赶到医院时,罗瑞卿已经被提前送进去做术前准备了。中午12时左右,传来消息说手术成功了。傍晚,罗瑞卿从麻醉中醒来。他用英语对医生说:“晚上好,谢谢你。”一直到晚上12点多,罗瑞卿的情况仍然平稳。不料次日凌晨2点半,罗突发心肌梗塞。当郝治平赶到医院时,罗瑞卿已于波恩时间8日凌晨2时40分离开了人世。图为1978年8月1日,罗瑞卿与郝治平在海德堡骨科大学医院病房内合影。这是他们的最后一次合影。
  
  1943年秋冬,罗瑞卿离开太行山八路军野战政治部驻地,返回延安参加整风学习和中共“七大”。图为罗瑞卿和郝治平回到延安在王家坪桃园合影。
  
  1950年,罗瑞卿与子女在青岛合影。
  
  1961年,罗瑞卿全家在广州二号楼门前合影。左起:峪书、小卿、朵朵、罗瑞卿、点点、猛猛、郝治平、了了、峪田。
  
  1975年8月1日,罗瑞卿与郝治平在北京京西宾馆。
  
  1977年冬,罗瑞卿、郝治平与女儿峪田及外孙坚坚在湖南毛泽东故居。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