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复职后被江青召见 : 站门厅里听她坐着说(图)
2014-03-24
作者: 马司令
  有一天,江青把邓小平叫到她的住地钓鱼台10号楼,江青对邓小平不太尊重,既没有请他到办公室,又没有请他到客厅去谈话,而是叫他在门厅,又没有说叫他坐下。江青一个人坐在椅子上,邓小平站在江青面前,静静地听江青讲话。
  
  本文摘自:《快乐老人报》2014年3月3日14版,作者:杨银禄,原题为:《让邓小平 在门厅站着听她讲话》
  江青1971年8月5日到达青岛后,曾提出想回老家去看看,却不了了之。
  忆往事:小时常挨父亲打
  8月7日,江青叫我打电话给济南军区司令员杨得志,请杨司令把济南军区的政治部保卫部部长叫来,江青说:“我有话跟保卫部的部长说,我找他有什么事不需要你知道。”等了不到10分钟,济南军区政治部保卫部的部长来了,叫晋国强。
  见过江青,晋国强出来后,当着我的面小声对邬吉成(中央警卫局副局长)说:“江青同志叫我到她的老家山东诸城去看看,看样子她想回老家去看看,你们看怎么办呢?”邬吉成说:“你先照她的意思办,去诸城了解一下情况,不要透露她要去的任何消息,然后,按你所了解的实际情况向她汇报就行了,别的不要说。去不去,由她自己决定。因为江青同志给你单独交代的任务,我们不好说什么。你也不要向江青同志透露我们知道这件事,她原来就不想叫我知道这件事。”邬吉成问我:“老杨,你说呢?你还有什么意见?”我说:“老邬讲得好,就这样办。”
  晋国强去诸城了解情况回来后,向江青作了汇报,但后来就没有下文了。可能是她一时心血来潮,过后也就忘记了。晋国强给江青带回了她家乡的两盒煎饼。江青吃了一块,说:“我又吃到家乡的美食啦。”其余的叫我们从北京来的工作人员吃了。
  8日,江青下海游泳。她游完泳,洗完澡,换了衣服,坐在沙滩一块礁石上,往事涌上心来,说:“我小的时候,家境不好,父亲是个木匠,脾气很坏,母亲和我都经常受他的气,挨他的打。后来,我到济南读书,离开济南后,就到了青岛,在青岛的时候,我经常来到这里,到这块礁石上玩。再后来,我又去了上海,就是从这里走的。这里就是我的第二故乡,这里是我走向革命的发源地,我很喜欢这里,我这次来青岛是故地重游,所以,我很高兴。”
  猜心思:让秘书分析毛主席批示
  1972年8月22日,江青到达广州,住在珠岛宾馆。从25日到31日,江青与美国女作家维特克夫人共谈了7天,60个小时。在此期间,一天,江青在与维特克夫人谈话之前,叫我到她的办公室,说:“小杨,你看看这份文件。”
  我拿在手上一看,文件上有毛主席的批示。那是8月3日邓小平致毛泽东的一封信,信中批判了林彪。14日,毛泽东在邓小平的信上写了一段批语: “请总理阅后,交汪主任(指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印发中央各同志。邓小平同志所犯错误是严重的。但应与刘少奇加以区别。(一)他在中央苏区是挨整的,即邓、毛、谢、古四个罪人之一,是所谓毛派的头子。整他的材料是两条路线,六大以来两书。出面整他的人是张闻天。(二)他没历史问题。即没有投降过敌人。(三)他协助刘伯承同志打仗是得力的,有战功。除此之外,进城以后,也不是一件好事没有作的,例如率领代表团到莫斯科谈判,他没有屈服于苏修。这些事我过去讲过多次,现在再讲一遍。”
  我看完后,江青严肃地说:“我今天违反了保密纪律,叫你看了这样重要的文件。让你看,主要是想听听你对主席批示的看法,你说说。”我说:“我看了还没消化,不敢说,怕说错了。我想听听江青同志的意见。”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你听我说,还叫你看什么?你说!说错了没有关系,不会定你什么罪,大胆说,不要有任何顾虑,你说吧。”她非叫我说,我就说:“第一,从主席的批示上看,邓小平同志(邓小平被打倒以后,就从未称呼他“同志”二字,主席在此次批示上称呼他同志了,我也随即称他为同志)与刘少奇是有区别的,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第二,主席对邓小平同志是肯定的。就这两点看法。”江青问:“你估计今后如何对待邓呢?”当时,我想这可能是江青叫我看文件的主要目的,也是江青问我的中心话题。我就大胆地说:“可能主席准备要解放他,起用他吧。”
  江青说:“第一点、第二点不用你说,主席批示讲得很清楚了。第三点,你分析得有一定道理,算你有一定的政治头脑和预测性。”她不满意地说:“我看主席已经下定了决心,要重新使用他了,主席下了决心,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有服从了,下级服从上级嘛。我是主席的学生,学生听老师的,拥护和执行老师的决定。我相信主席的决定总是英明的。据说邓的信是汪东兴同志亲自送给主席的。汪和邓的关系很密切嘛。”
  摆架子:坐着对邓小平讲话
  1973年2月,中共中央正式通知邓小平一家回北京。1973年3月10日,根据毛泽东的提议,中共中央作出《关于恢复邓小平同志的党的组织生活和国务院副总理的职务的决定》。
  江青看完这份中央文件以后,指着文件对我说:“看来你在广州跟我讲的‘主席要起用邓小平’的话是对的,你看这不是开始起用了嘛,官复原职呀!以后还不知道怎么使用呢?!我了解主席,疑则不用,用则不疑,主席将来很有可能叫他主持中央的日常工作。因为总理的身体不太好了。无论怎么使用,我还是拥护主席的决定。”
  从江青的表情看,从江青的语调听,她口头上讲拥护主席的决定,但是,从她的骨子里很不愿意叫邓小平出来工作,很害怕邓小平出来工作。
  邓小平从江西回到北京并恢复了副总理职务以后,江青很不高兴,烦躁不安。有一天,江青把邓小平叫到她的住地钓鱼台10号楼,江青对邓小平不太尊重,既没有请他到办公室,又没有请他到客厅去谈话,而是叫他在门厅,又没有说叫他坐下。江青一个人坐在椅子上,邓小平站在江青面前,静静地听江青讲话。江青说:“邓小平同志,你在‘文化大革命’中是犯了错误的,主席对犯了错误的人坚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主席对你宽宏大量,不计前嫌,把你与刘少奇严格加以区别,叫你重新出来工作,并把你安排在如此重要的工作岗位上,你应该感谢主席,你要一边工作一边改正错误。人不怕犯错误,就怕不改,改了就好。”
  邓小平听了后,只是说:“感谢毛主席,也感谢江青同志的提醒。”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