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可桢日记中的毛泽东政协讲话
2014-03-18
作者: 不黑不白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智效民
    
    摘要:竺可桢发现毛泽东在列席人员中没有提到科学工作者。
    
    1951年10月23日,全国政协一届三次会议在北京召开,毛泽东在会上致开幕词。他说:
    
    “我们的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现在开会了。在这次会议上,除了全国委员会的委员之外,应邀列席的尚有中国人民志愿军、人民解放军、工业劳动模范、农业劳动模范、老根据地代表、教育工作者、文艺工作者、工商业家、各种专家、宗教界、少数民族、华侨、妇女、青年、省市协商委员会及其他方面的代表人物,尚有许多政府工作人员。”
    
    他还说:
    
    “在我国的文化教育战线和各种知识分子中,根据中央人民政府的方针,广泛地开展了一个自我教育和自我改造的运动,这同样是我国值得庆贺的新气象。……思想改造,首先是各种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是我国在各方面彻底实现民主改革和逐步实行工业化的重要条件之一。因此,我们预祝这个自我教育和自我改造运动能够在稳步前进中获得更大的成就。”
    
    著名气象学家、中国科学院副院长竺可桢是全国政协委员,他发现毛泽东在列席人员中没有提到科学工作者,便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
    
    “今日在怀仁堂,到会者656人(可坐712人),计全国委员143人,列席各院部负责人247人,特邀列席军工农劳动战斗英雄266人。有教育文艺工作,无科学工作。但有专家教育工作人员,以小学、中学为多,大学只高尚荫一人。”
    
    从这段日记中可以看出,竺可桢对轻视科学家和大学教师的做法颇不满意。
    
    3月24日,竺可桢参加了小组会议的学习讨论。这种讨论无非是演绎一下毛泽东的讲话内容。比如大家认为毛主席报告的重点是“思想改造,首先是各种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是我国在各方面彻底实现民主改革和逐步实行工业化重要条件之一”云云。
    
    11月3日,竺可桢在中南海怀仁堂参加109次政务会议时得知:1950年国家财政赤字为12%,1951年财政赤字上升为14%。上升的这两个百分点与抗美援朝战争有关,因为这一年的军费开支占到财政预算的52%!从这些数字中不难发现,为什么周恩来在政治报告中要把增加生产、厉行节约当作目前工作的中心任务。
    
    但是,要从正面完成这个中心任务谈何容易!所以有关领导便从反面入手,提出了反对贪污、反对浪费、反对官僚主义。
    
    12月7日下午,竺可桢出席政务院第114次会议。薄一波在会上指出:“在财政部、贸易部、人民银行三机关内共有326000人服务,而贪污者占九万人,占28%,其中应受严重处分者占千分之一二。税务人员五千人贪污,占全体40%,共贪污53亿(按:指旧币,下同),平均每人106万元。贪污人员,外勤多于内勤,新干多于老干,直接掌握财权多于间接。论其性质,可分为:1)出卖情报,2)盗卖国家资产,3)假造单据,4)接受贿赂,5)贱买贵卖,6)取公款盗卖金银,7)伪造证据,8)监守自盗,9)集体贪污,10)假公济私。”
    
    随后,周恩来在讲话中强调:浪费与官僚主义有关,所以应该“发动群众互相检讨,然后再上下检讨”,把“反贪污、反浪费的运动”开展起来。
    
    12月25日上午,中国科学院召开动员大会,郭沫若院长在会上指出:“官僚主义为贪污与浪费的根源,要肃清贪污与浪费,必须清除官僚主义。为此须发动群众,要大家把公物视为神圣不可侵犯,这要改造思想,所以……思想改造和三反运动要双管齐下”。
    
    1952年元旦,毛泽东在中南海设晚宴招待各界人士,宴会开始前毛泽东发表了重要讲话。他说:“1952年已经开始,本年将继续以抗美援朝工作为重心,增加生产,厉行节约。”为了完成这些任务,“本年新增加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运动”。
    
    第二天上午,郭沫若召开临时会议,决定“即日发动‘三反’运动,……希望十天以内有结果。”从当天下午起,中科院停止办公,全力以赴投入运动。随后,竺可桢反复作自我检查,历时7个多月才勉强过关。
    
    但是,其他科学家就没有这么幸运———
    
    著名物理学家严济慈,他在1945年因为帮助美军解决技术难题拿到一笔酬金,第二年用这笔钱在北平买了一套房子,所以有人便揭发说这是贪污。结果严济慈将这套房子充公之后才免于处分。
    
    中科院副院长、著名物理学家吴有训,因为在运动中多次检查不能过关,便买了一条绳子准备悬梁自尽。幸亏吴太太发现后耐心开导,才避免了悲剧的发生。
    
    北大物理学教授饶毓泰,因为在运动中被自己最得意的学生揭发而晕倒在地,最后到了精神失常、认不得人的地步……
    
    与上述科学家相比,燕京大学的陆志韦、赵紫宸和张东荪则成为北京各大学三反运动的中心人物。他们的不幸遭遇,更是一言难尽。
    
    竺可桢在1952年3月26日的日记中说:“院中贪污人数(北京)112人,占北京全院15 .2%,贪污数共三亿○七百万元。已处理人数55,其中免处分、免退赃44人、未处理者57人。”
    
    需要指出的是,当时知识分子的磨难才刚刚开始,三反运动也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
    
    (附注:本文相关资料除毛泽东讲话外均来自《竺可桢日记》,读者可以按日期查阅相关内容)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