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请毛泽东走下神坛/曹烨
2014-03-04
作者: fafafa
    
    一,上世纪40年代到60年代,第一个造神高潮    

    毛泽东曾经是中国的一代领袖。他和他领导的集体,经过几十年的艰苦奋斗,取得了胜利。可是后来也发生了不正常现象,就是对毛泽东进行的“造神运动”,产生了灾难性的后果。这都是历史事实。
    
    如果从1942年“整风运动”算起的话,到1966年文化大革命前夕,是24年。在这一阶段,先后出版了《毛选》四卷。在党的“七大”报告中,刘少奇第一次提出“毛泽东思想”这一概念,并且把“毛泽东思想是一切工作的指导思想”写进了党章。〖踏上错误道路的第一步。〗当时向中国和世界宣传的是:毛泽东思想是“中国化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是一贯正确的。毛泽东思想是“建设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法宝”。从50年代开始,全国各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周三下午学习毛主席著作,是“雷打不动”的制度。全国各大小报纸,期刊,宣传毛泽东思想,是“政治任务”。民歌和音乐家创作的歌曲,响彻了大街小巷。像海洋一样的新闻报导、评论,一起宣传歌颂毛泽东思想。小说、戏剧、各种形式的作品、广播,后来发展的电视,宣传毛泽东思想的高潮,一浪高过一浪。从广场、公共场所到每个家庭,如果不挂毛主席像或塑像,就不正常了。这时已经有几首歌“天大地大。不如毛主席的恩情大”“毛泽东思想是革命的宝,谁要是反对他,谁就是我们的敌人!”融化到人们的血液里……
    
    无论在经济、政治、文化战线上,毛泽东喜欢搞群众运动。1957年的反右派运动,全国打出来300多万右派分子。大跃进运动,本来是搞生产的,也“以阶级斗争为纲”——拨白旗。全国都吹牛。一亩稻谷亩产吹到四万多斤,一棵大白菜500斤。毛泽东说“还是人民公社好”,不到一个月就全国实行了“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制度。吹牛的升官,实事求是的挨整。毛泽东号召“反右倾”,党中央上层打出了“彭(德怀)、黄(克城)、张(闻天)、周(小舟)反党集团”,基层打出来二三百万“右倾机会主义”分子……
    
    毛泽东写了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论文。可是他发动的一系列政治运动,一部分是对党内高层领导的。这些和他一起打天下的战友,对他有意见。(请注意,不是“不同政见”,而是对社会主义建设的不同意见。)但毛泽东不能容忍。打出了一系列的“反党集团”:“高饶”集团,“彭、黄、张、周”集团。文化大革命则是从整“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反党集团”开始的。
    
    二,上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第二个造神高潮
    
    1959年庐山会议之后,林彪上台,代替彭德怀当了国防部长。林彪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解放军中提倡“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出版了《毛主席语录》,林亲自写序言,说毛主席是“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的话“一句顶一万句,句句是真理”形成了造神运动的新高潮。
    
    (也就在林彪提出“毛泽东思想是马列主义的顶峰”时,总参谋长罗瑞卿大将认为,“顶峰”提法不妥,因为一切事物都在发展,不可能有顶峰。林彪说毛主席的话都是“最高指示”,罗问:最高?还有没有“次高”?罗瑞卿立马被打成反党分子。)
    
    在文化大革命这个“造神高潮”中,全国的人们争着比赛对毛主席表忠心。其间有许多“发明创造”:
    
    “对毛主席的指示,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后来加上了“在执行中加深理解”)。〖这话如果用在作战命令中,应该说是对的。〗
    
    对毛主席要“三忠于”(忠于毛主席,忠于毛泽东思想,忠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四无限”(无限热爱,无限信仰,无限崇拜,无限忠诚”);
    
    对毛主席要举行“早请示,晚汇报”仪式(每天早晚两次对着神像恭读语录);
    
    跳“忠字舞”,做“忠字操”;
    
    各单位在上班前要朗诵“老三篇”……
    
    后来分裂为各派的红卫兵,为了证明谁是忠于毛主席的,还真刀真枪的打起了大战(毛泽东叫“全面内战”)。
    
    在造神的那些岁月,也不知道有几百万人,因为说了被认为是“反对毛泽东思想”的话,成为刑事犯罪分子被批斗判刑。就是你不小心一屁股坐在《红宝书》(语录本)上,也会因“大不敬罪”而挨一顿批斗。
    
    文化大革命中的这次造神运动,直到林彪叛逃在温州都尔汗摔死,也没有终止,一直延续到1976年老人家驾鹤西去。第二个造神高潮,长达12年之久。
    
    在造神运动中还有一个特别奇怪的现象:就是那些造神者的下场:比如林彪讲毛泽东的“四个伟大”,是在天安门上当着毛泽东的面讲的,讲了五六年,毛泽东没有提出异义。可是当他感到林彪危险要整这个“政敌”了,在接见美国记者斯诺时,说“四个伟大讨嫌”。林彪说:“毛主席的话一句顶一万句。”后来毛泽东说:“什么一句顶一万句,一句就是一句……”。在造神时,全国都讲毛泽东是天才。讲了六七年。可是在九届二中全会上,陈伯达要毛泽东当国家主席时,说毛泽东是天才。毛泽东批判“天才论是唯心主义先验论”,阵伯达立即成了革命对象。我们看造神运动的人,刘少奇,江青,林彪,陈伯达,没有一个吃到好果子。正是:成也造神,败也造神。
    
    三,悄悄请神下坛
    
    人造神撒手人寰了,可是,政治上他留下了“以阶级斗争为纲”毛泽东思想遗产,经济上他留下的是:建国30多年了,社会主义社会还要饿死几千万人,公检法被砸烂了,无法无天!中国向何处去?要不要改变毛泽东的政策?要不要请神下坛?
    
    于是党中央先是举行了11届3中全会,提出“解放思想”,进行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讨论。13届6中全会作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决议说明:毛泽东在建设社会主义过程中,犯了一系列错误,大跃进饿死了几千万人,历次政治运动制造了几百万冤假错案,文化大革命打击面达两千多万,中国经济到了濒于崩溃的边缘……也就是说:毛泽东犯了一系列的大错误,造成了大灾难。
    
    但是,鉴于当时的历史条件,讲到毛泽东犯错误的原因时,虽然说他亲自发动,亲自领导的文化大革命,是错误的。但还说他被“四人帮和林彪两个反革命集团利用”了。好像他发动文化大革命的本意还是对的,只是被坏人利用了。
    
    (这个问题我写过一篇《四人帮,五人帮,六人帮到底谁利用了谁》的博客,有详细分析,这里不多讲)。
    
    但《决议》毕竟把文化大革命定性为“十年内乱”和“十年浩劫”,刘少奇的冤案得到“平反昭雪”,改正了反右派,反右倾和文化大革命中的几百几千万冤案,历史前进了一大步。
    
    可是,党中央这两次会议,只是在高层领导中进行的。党中央的决议,只传达到一定级别的干部(一般是传达到13级高干)。全国许多老百姓,都不知道,更没有组织学习。所以如今50岁以下的人,大多不知道“文化大革命”是怎么回事。
    
    四,“造神上坛”和“请神下坛”的比较:
    
    如果把造神上坛和请神下坛的形势、规模作个比较的话:
    
    造神前后达30年,而请神下坛只用了一周时间(中央会议);
    
    造神是全国全民性的,请神下坛是只是在高层领导中进行的。
    
    造神如果造神比喻为:全国下了三十年瓢泼大雨,沧海横流,而请神下坛,只是在局部晒了“一小时的太阳”。
    
    所以,毛泽东至今还在神坛上。(粉碎四人帮后一个叫权延赤的作家写了一篇文章《走下神坛的毛泽东》,实际上他并没有走下神坛)
    
    还应该说明的是:毛泽东这尊神,曾经是中国的一代领袖,他和党的生命是密切联系着的,他的正确和错误,直接关系到党的声誉。所以,在《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一方面是说明毛泽东思想还是伟大的,对他犯一系列错误时,“宜粗不宜细”,说明还有很大保留。我们必须理解那个不完美的《决议》。历史的不完整,必须由后来人去补充。
    
    五,晚年的毛泽东实践,怎么反对“毛泽东思想”?
    
    这里出现了一个十分难解的问题,即:毛泽东思想是“光辉伟大,战无不胜”的。那么在他的晚年,自己的实践为什么违背了自己的理论?他说了那么多正确的意见,制订了许多正确的方针、政策,而在实践中却完全颠倒过来,自己和自己“对着干”,他为什么会犯下给国家民族造成那么多灾难性的错误呢?
    
    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和以后若干次党中央的会议上,都研究了这个问题。邓小平同志也多次讲过这个问题。会议一致认为:毛泽东思想是集体智慧的结晶。这不仅因为在毛泽东的著作中,有不少篇章是经过党中央集体讨论的,有的还是刘少奇、周恩来等同志起草的,因为形势需要用毛泽东名义发表,这就成了毛泽东思想的一部分。所以,毛泽东晚年的错误,并不能代表毛泽东思想。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写道:
    
    “毛泽东同志发动“文化大革命”的这些左倾错误论点,明显地脱离了作为马克思列宁主义普遍原理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毛泽东思想的轨道,必须把它们同毛泽东思想完全区别开来。”
    
    这就是说,毛泽东思想是集体的,毛泽东的错误并不代表“毛泽东思想”,只有它的正确部分才能代表毛泽东思想。我们必须用正确的毛泽东思想去批判错误的毛泽东思想。
    
    这么说好象也可以解释得通。
    
    可是仔细一想,这个说法不通。我们必须从“人”,“人性”,人的个性来分析。
    
    现在可以肯定地说:毛泽东是人,而不是神。首先,随着时间、环境、地位的变化,人是会变的。谦虚的人,可能会变得骄傲,节约的人,也会挥金如土……毛泽东的外部环境变了,地位变了。革命党变成执政党,普通革命家变成了大国的元首。他时时刻刻都可以听到“万岁,万岁,万万岁!”的欢呼……人们把他造成神,他自己感到自己真的成了神,于是工作上从党的集体领导变为个人专制,从在革命时期的胸怀若谷,变得听不得任何不同意见的狭窄心胸。况且毛泽东有极强的好斗的个性:“斗斗斗”,其乐无穷,任何人“侵犯”了他,他决不原谅。他的理论基础是“以阶级斗争为纲”,把同志,战友的不同意见,都推到敌人的墙角加以整肃…他曾经写过《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可是他从来所把这种内部矛盾当敌我矛盾处理。他成了神之后,他的行为,不是他的理论起作用,而是人,人性(的弱点),个性,人的感情和利益关系起作用。当时又没有任何机制约束他。他可以随心所欲。这就是毛泽东实践,反对毛泽东思想的根本原因。
    
    六,怎么请毛泽东走下神坛?
    
    无论历史的正面经验和反面教训,都是宝贵财富。当时不能说的话现在可以说了。当时不能做的事现在可以做了。所以说:历史比人强大。
    
    粉碎四人帮之后,许多老同志多次上书党中央,要求重新评价毛泽东,都说是因为“条件不成熟”,没有进行。但是,不批判毛泽东晚年既破坏党内民主,又破坏了社会法律,发动文化大革命造成的灾难,中国就一天无法进行政治改革。从薄熙来事件看,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是可能的。最近在舆论界又出现了这种观点:那些掌握着话语权的高级“笔杆子们”,又把“不同声音”,说成是“敌对阶级”要“颠覆我国的社会主义”等等。好像“以阶级斗争为纲”又回来了。估计这些人都是50岁左右的高级知识分子,肯定没有经过文化大革命。如果要他们体验一番,他们就知道“舆论一律”是什么滋味了。
    
    所以真正地请毛泽东走下神坛是政治改革的一步大棋。历史不可超越这一步。

[来稿] (Modified on 2014/2/21)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