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长征途中曾用茅台酒泡脚治病 不知其为名酒
2014-03-10
作者: 不黑不白

核心提示:有人曾著文质疑红军过贵州时以茅台酒泡脚治病事。余问之于罗元发将军,答曰:“确有其事。”将军言:其时,部队缴获不少茅台酒,许多战士并不知其为名酒。是时连续行军,天气潮湿,红军中烂脚者甚多,故有人用茅台酒洗脚消毒,其实是用酒泡脚,盛小半脸盆酒,大家轮流泡一泡。

  本文摘自:中新网,作者:佚名,原题:《罗元发中将:红军用茅台酒泡脚治病确有其事》

  罗元发将军,形体适中,喜理平头,面目慈祥,年轻时壮实,年老后硬朗,如健壮之工人形象。将军系福建龙岩人,其父为龙门镇振泰糕点店糕点师傅,其母于家中做纸炮。将军年幼勤快,14岁即外出挣钱,曾放牛、挑炭、做饭、修公路。将军言:放牛时,“第一年只管吃,第二年给一套粗布衣裳,第三年给三块钱。”

  1929年,罗元发将军参加红军,首战龙岩小池时即负伤。将军言:其时左小腿中弹,因缺乏药品器具,无法手术。为防止感染,医生将盐水煮沸消毒伤口,其剧烈疼痛,终生难忘。

  红五军团为赵博生、董振堂宁都起义之部队,其下属的三十四师以“大刀队”而震慑敌军。该师官兵凡作战,先以枪射,次以手榴弹炸,再挥大刀砍杀。凡用大刀肉搏时,官兵皆赤膊露体,喊声震天,势不可挡。1931年冬,罗元发将军由红十二军调任三十四师直属队任党总支书记,赴任后即参加了福建水口圩反击战。将军回忆言:“这是一场真正的肉搏战,足足拼杀几个小时,敌人被我方大刀吓坏了,惊恐万状,纷纷逃命。大小河沟里的水都被血染红了。”战后,赵博生见将军连声赞道:“你们这仗打得好,打得好!”

  罗元发将军言:红军长征过湘江时打得最为惨烈。其时,连以上干部大多负伤,全团官兵伤亡过半,三个营长两个牺牲,连长伤亡排长代理,营长负伤连长代理。将军头部负伤,但仍继续指挥战斗。将军曰:“记得当时彭德怀连发几封电报,内容几乎一字不差:不惜一切代价,掩护中央纵队安全过江。”

  有人曾著文质疑红军过贵州时以茅台酒泡脚治病事。余问之于罗元发将军,答曰:“确有其事。”将军言:其时,部队缴获不少茅台酒,许多战士并不知其为名酒。是时连续行军,天气潮湿,红军中烂脚者甚多,故有人用茅台酒洗脚消毒,其实是用酒泡脚,盛小半脸盆酒,大家轮流泡一泡。

  1945年中共七大后,聂荣臻、彭真与罗元发将军谈话,决定任命其为教导旅旅长兼政委,留守延安。将军想不通,要求到前线。两日后,朱德找其谈话,强调保卫延安的重要性,将军表示服从。准备赴任时,忽来一辆卡车,接将军至毛泽东窑洞。毛泽东又为此与将军谈半日。天将黑,将军欲起身告辞,毛以手按其肩曰:“今天为你回延安工作接风,顺便吃一顿家常便饭。”饭间,毛为罗盛饭、夹菜。饭后,携其手,且谈且行,至小礼堂看演出。将军回忆曰:“那天,毛主席以黎明前的黑暗喻当时形势,印象极深。至于留守延安,不通也通了。”

  1947年春,胡宗南部队进攻延安,罗元发将军率教导旅担负南泥湾、金盘湾正面百余里、纵深几十里之防御任务。战前,朱德、彭德怀亲临金盘湾前线看地形。彭总问罗元发将军:“你们能守几天?”将军答:“可以抗击五天。”彭总曰:“不行,争取一星期,有没有困难?”将军答:“子弹太少,一支步枪只有十发子弹,一挺机枪不到三百发子弹。”彭总曰:“不要问我要,问蒋介石要。”将军言:是役由3月12日一直战至3月18日晚,部队一个山头一个山头守,层层抗击,寸土不让,白天打敌人,晚上挖工事,七天七夜没合眼。15日,王政柱送来毛主席签署的命令,其中指示:“教导旅在南泥湾、金盘湾、临镇、松树岭地区组织防御战斗。上述地区至少坚持七天。”16日,彭总打来电话:“毛主席说,你们打得很好,打得英勇顽强。”将军曰:“教导旅七天抗击敌七个半旅的进攻,敌伤亡五千余人。”

  罗元发将军所率六纵(六军)其前身为教导旅,能攻能守,尤善打防御战。将军任团政委时浴血高虎垴、鏖战湘江,任旅长时保卫延安阻击胡宗南部队、任军长时解放西安抗击胡宗南和马步芳部队,均为我军著名之防御战斗,其惨烈之状非笔墨所能书。

  罗元发将军言:打防御战,一要有乐于吃亏的精神,二要有勇于献身的精神,作为指挥员还要有很强的大局意识。故将军统领部队有古烈之风。抗日战争中著名的“狼牙山五壮士”,即出自将军统领之部队。

  1947年初夏,罗元发将军率部出击陇东,行军七昼夜,达“三边”(即定边、安边、靖边)。将军回忆,途中荒漠浩瀚,杳无人烟,喝水困难,有战士喝尿、喝马血以解渴。将军与士兵同行军,共宿营,常以“望梅止渴”之法对付饥渴,曰:“前面有树,有树不就有水了吗?!”官兵顿时精神振奋,加油前行,果有奇效。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