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我想了十天十夜 都想不通为啥印度要打我们"(18图)
2020-06-24
作者: 澳洲鱼
(一)

  1962年10月12日,尼赫鲁公开下令:要把中国军队从印军侵占的中国领土上"清除掉"。17、18两日,入侵印军在东段和西段边境上,向中国边防部队进行猛烈炮击,挑起了大规模的边界武装冲突。我军也高度戒备,对印度(专题)的入侵开展了有力的还击。

  主要是印度这一步太匪夷所思了,国际政治都是高手过招,讲究走一步算三步,出手就得致命。毛主席是何等天才,斯大林杜鲁门丘吉尔都能被他算的死死的,但偏偏尼赫鲁的套路让他费解,进入毛的知识盲区了。于是就有了那句名言:“我想了十天十夜,总想不通尼赫鲁为什么要来搞我们。”

  不是老人家自己想不通,是他不敢相信尼赫鲁为何走了这样一招“臭棋”。二战之后哪个政治家不是人精中的人精,哪个不是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武林高手,结果你打了一招三脚猫的功夫,那我不得怀疑你是不是故意露怯,然后留着什么后招来阴我?甚至军委开会的时候主席还不能坚定,问大家:“他尼赫鲁真想打仗啊?”——他不会真想打仗吧?

  恭喜玩家尼赫鲁获得成就“神の迷惑”;玩家尼赫鲁触发事件“雷霆惩戒”。其实毛这句话主要还是揶揄尼赫鲁的,他老人家也没有真想十天十夜,就是运用修辞的手法来表达印度的操作太“神奇”了。斯大林的政治阴谋,不行!尼赫鲁的政治阴谋,行!我们咖喱国真是太厉害辣!

  为什么我方领导人都觉得尼赫鲁属于“神操作”——加引号的那种呢?从当时的国际局势来看,冷战期间以美苏的冲突为主,中印都属于“第三方势力”,在两极的挤压下寻找呼吸机会的存在。结果第三方势力不想着联合起来共谋生存空间,反而互相伤害,这是属于下下策。就好比黑人反对种族歧视,不去针对上层白人,而是当街打砸抢烧;尼赫鲁显然应该比美国打砸抢烧的黑人更具有政治头脑,但事实上他表现得如出一辙。

  从中印两国关系来看,建国以来我们除了在西藏问题上有些龃龉之外,两国关系还是很良性的。周恩来总理提出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尼赫鲁带头表达支持;投桃报李,我们也曾高度赞赏印度的“不结盟运动”。并不止一次表示曾经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应该团结起来,给帝国主义棺材最后钉上钉子。而且前几年中印刚刚发表公报,表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是两国共识,并在西藏问题上有突破性的进展。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这时候你印度突然搞我,不是正常人的思维啊。

  但是呢,从另一个角度分析,也不难发现印度此次发难的动机。首先国际局势中,美苏因古巴导弹危机正在东太平洋对峙,这样严峻的危机下自然无瑕关注地缘级别的冲突;其次,中苏交恶,中国在国际大环境中处在被孤立的状态;最后,印度自独立以来,一直在国际政治中扮演者非常活跃的角色,尼赫鲁也是一位国际政治明星,印度甚至以美苏之外的“世界第三”而自诩。

  从更深层次的角度分析,印度基本继承了大英帝国在南亚的政治遗产,同时也继承了英国的帝国主义策略;自独立后,印度强行用武力兼并了南亚多个独立邦国,就是想做一个局部地缘的帝国主义国家。

  我们国家经历了深刻而广泛的社会革命,国家的主体和掌舵人基本都是受压迫、受剥削的广大人民和心怀天下的有识之士,所以天然的对于帝国主义有敌视态度、天然的对于第三世界国家有亲切感。我们建国初跟印度关系那么好,因为印度曾经也是殖民地;不止印度,麦克马洪线也划到缅甸了,我们还不是友好协商的解决了边境问题么。

  但是印度不同,印度那帮官员和高层,基本都是殖民地时代的遗留,大英的官僚体系和人员被新印度较为完整的继承下来。所以不列颠的帝国主义梦和南亚霸权战略,就仿佛殖民时代官员的思想钢印,也被继承了下来。所以当年我们跟印度的差异是根本层面的人品差异、道德差异。毛主席想十天十夜也想不明白的尼赫鲁,终究还是因为高看了他的人品。

  所以结论很明晰了,1962年印度趁着国际局势不明朗,想在西藏浑水摸鱼,也是指望“搏一搏,单车变摩托”,打赢了中国南亚将无人可与争锋,还能染指西藏,敲山震虎巴基斯坦,重现大英帝国在南亚的往日荣光。

  (二)

  但是,印度是典型的“没有帝国主义的命,得了帝国主义的病”。

  战争过程就不再赘述了,基本可以用“一边倒”来形容。“敌人非但不投降,还胆敢向我还击”这话大概就是正常战争的写照了。

  毛主席想了十天十夜也没想明白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印度真的打不过我们啊,怎么看都打不过啊。这不是抗美援朝之前,解放军“善战者无赫赫之名”。我们在朝鲜(专题)战场上跟世界第一美军(以及其他十七国联合国军)硬碰硬的掰手腕,美国人想吃掉我们结果被硌碎了满嘴牙,你印度何来自信啊?我想了十天十夜也不觉得你应该有这种自信啊?

  战争的走势也恰恰证明了这一点。我军战士一往无前,结果比溃散的印度士兵跑得还快,直接穿插敌后兵临新德里城下。套用一个烂俗的梗就是我军先头部队已经能望见泰姬陵塔尖了(严谨来讲泰姬陵离新德里还有点距离,修辞手法而已)。但是吧,因为我们是标准的自卫反击战,一口气打到人首都郊区有碍国际观瞻,所以我们基本不怎么宣传这件事。

  不过印度是正儿八经的把62年当国耻的,想当初我军临城扎营,新德里周边一时无可用之兵,因为谁都没有料到解放军两条腿能跑出这么大的迂回(蒋公:我早就说过吧,你不听;美帝:谁不是呢)。虽然我们不宣传,那可是实实在在打的新德里小儿不敢夜啼。印度老实了半个多世纪,也是我们赢得太摧枯拉朽了。

  后来尼赫鲁病急乱投医,找到台湾(专题)蒋匪了,说你我东西响应,瓜分大陆(韦小宝:这套路我熟啊)。台湾那边一看你尼赫鲁这一仗打的屎一样,何来自信肢解新中国?想把我拉下水也不能这么玩啊。于是反将了尼赫鲁一军:如果这仗打赢了,藏南这块地方是归你还是归我呢?尼赫鲁一听懵逼了,我打完了这块地方,最后还归你们中国,我图啥?

  台湾那边就更心知肚明了:想让我在东南沿海冲泉水,还给你武器装备支援,你在西南边陲偷鸡,结果我吸引了火力全便宜了你?最后台湾当局发表声明:“所谓的麦克马洪线是英国统治期间单方面提出的,中华民国从未接受过这条分界线,并且强烈反对英国的这项主张。”

  虽然国党蒋匪血债累累,但是这事做的没毛病,在地图开疆的领域我们果党永远是南波湾。尼赫鲁这个智商水平啊,这次被蒋公都完爆了,何来自信跟新中国掰手腕?蒋公也就是投胎投错了,他要是在印度的话,妥妥的一代雄主,就他整治地方军阀那水平,简直就是为印度散装各邦量身定制的。

  对于印度来说,战争不是不能输,但是上次实在输得太难看了,被吊打了,在印度重新崛起的过程中,62年的惨败就像压在他们头顶上的封印一般,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印度人估计又走回了“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历史周期率了。

  (三)

  对印自卫反击战打垮了印度至少30年的国运——一点都不夸张。

  尼赫鲁终其一生在印度推行两项重要改革:工业化、世俗化。大家知道,印度发展有三大困境:种姓制度、宗教问题、地方势力。这是我们一个受过马克思主义基本训练的中国人能从上帝视角看到的。尼赫鲁能意识到这一点,已经领先了99.99%的印度人了。

  尼赫鲁自诩为甘地的学生,其实他水平比甘地强多了。如果说印度这个国家就是神经刀,那甘地就是神经刀中的神经刀。甘地反对工业化,这个思路就非常让人匪夷所思,他的理想是让印度回到那种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各邦之间也没什么交流,这样就“和平”了。在现代社会践行老子的“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理念也真有他的。玩过《文明》系列的朋友都知道,游戏里甘地就是个标准的神经刀,动不动就谴责你,你干什么都谴责你,然后一颗核弹就扔下来了。这大概是游戏制作者的反讽吧。

  真正熟悉历史和国际政治的人都明白这一点:印度独立跟甘地的政治理念没有一毛钱关系。印度能独立是历史的大潮、国际的大势:二战后殖民体系土崩瓦解,半条命的英帝国根本无法维系原有的殖民体系;同时美苏两巨头也在尽心尽力的瓦解旧帝国们的殖民统治;第三世界人民独立自主发展的愿望也日益高涨。所以英帝国退出印度是历史的必然,而他们做的就是在退出过程中让自己利益最大化:比如印巴分治,比如选择甘地作为吉祥物捧起来。原因就在于甘地那一套理论是最无害、最无用的,完全符合了殖民者当时的利益诉求。

  印度反对殖民统治的政治力量多了去了,为啥西方就愿意捧一个甘地出来呢?甘地是一个道德模范,且是一个无用的道德模范,太对西方胃口了。尼赫鲁自称为甘地的学生,其实是为了继承甘地的政治遗产。也幸亏有一个尼赫鲁,印度才真没有被甘地那一套玩残。

  尼赫鲁表面唯唯诺诺,背地里重拳出击,完全照搬苏联那一套搞工业建设——印度在1950年就成立了国家计划经济委员会(就叫这个名字),推行五年计划,比我们国家还造了两年。尼赫鲁推行工业化、世俗化毫不手软——以至于很多印度人攻击尼赫鲁的点是谴责他是一个“无神论者”——但这也确实是印度正确的发展方向。但是在他面前横亘着三座大山:种姓制度、宗教问题、地方势力。

  前两大困境我们都好理解,这里简单说说第三个。印度从历史上就没有完整的统一过,真正统一了印度的是英国人。英国在印度的殖民也采用直接殖民统治与土邦间接统治两种方式并行,可以看下图,就算这样划分行政区域也是犬牙交错,就是一摊散装拼图。

  (这是英国殖民者绘制的行政区划,可以看到麦克马洪线也在其中,并不是我国承认的官方地图)

  印度卢比上面有15种官方文字,宝莱坞电影都要用N种不同的语言发行,甚至印度军队中都是按不同民族不同邦来划分,战斗力可想而知。更何况地方势力永远与宗教势力、种姓制度密不可分,“散装印度”严重影响了印度的发展。尼赫鲁想要推行世俗化、工业化,就必须把印度整合成一个政治文化统一的大市场,所以打压地方势力是尼赫鲁一以贯之的政治策略。

  有一说一,尼赫鲁也无愧于印度的一代雄主,我上面吐槽蒋公来都比尼赫鲁强,那也是失心疯前提下的尼赫鲁。客观的历史水平是正常的尼赫鲁>正常的蒋公>膨胀的尼赫鲁。印度就是吃了传统殖民帝国退却留下巨大的权力真空,得国立国太过容易,所以膨胀了、变菜了,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了。

  所以发动对华战争,尼赫鲁想的很“周全”:一方面打压国内不服管的“土司”和军头,可以在战争中整合全国力量,战争结束后政令通达、运转顺畅;另一方面趁着中国虚弱,青藏高原后勤还没搞起来,欺负它一下,从此之后南亚再无战事,中国都搞定了,它锡金尼泊尔孟加拉还不乖乖自缚来朝?完美啊。

  有人说是因为尼赫鲁管不住地方藩王和军头,被迫绑上了战争的列车。其实并不符合历史,回顾一下印度袭击我们前一个月,基本都是尼赫鲁隔空喊话,就像《文明》里面印度各种谴责,有事没事想起来了就谴责你一下。而且发动对外战争,明显是有利于统一势力和中央集权,不利于地方分权和军内山头(印度的军内山头太分裂了,一个民族一个邦国就是一块,不像美军已经成为了一个既得利益统一体)。所以对华挑起战事,是尼赫鲁深思熟虑的一盘大棋。

  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一仗输了,事态就完全往相反方向发展了,军队里的军头压不住了,地方藩王纷纷鼓噪说要尼赫鲁负责,一体化、世俗化、工业化更无从提起了。土耳其的凯末尔为啥能在伊斯兰教这么大压力下完成世俗化呢?因为人家打仗打赢了,凯末尔先以少胜多吊打希腊,而后又粉碎了英法暗中支持的哈里发叛乱。人家是靠实力镇压的军头、封建余孽和毛拉。尼赫鲁也想抄答案,也确实通过武力兼并了诸多邦国,但还是太膨胀了,觉得自己可以踩在中华人(专题)民共和国的身上加冕了。

  被来以为想欺负一只病猫,结果发现惹到一只霸王龙。印度这仗关键是输得太干脆了,你要是力战不敌那还有的说,还可以借用民族主义情绪继续整合一波国内力量;但是这仗打的直接被碾压,一刀毙命毫无还手之力,把尼赫鲁国内的威望打没了。地方势力和军头一看,毫无翻盘的机会,还玩NM啊,兄弟们把GG打在公屏上。尼赫鲁这个纸老虎一被戳破,也再无整合国内力量的可能了。

  挑衅中国的战争一年多之后,尼赫鲁就郁郁而终。有人说是输了这场战争让尼赫鲁抑郁,其实最根本的是这一仗让他众生抱负化为泡影,曾经的努力非但没有见效反而推到重来,这对于一个年过古稀的老人来说太残忍了。尼赫鲁比朱德小三岁,却整整早十二年过世,只能说没有心气了人就完了。

  尼赫鲁很不好意思,你固然很努力也很有能力,但彼时亚洲只有一个人有主角光环,只有一个人是位面之子,不过不是你尼赫鲁。

  (四)

  对于我们来说,62年的机遇无异于天降人头。我们的南亚地缘的影响力就是这一仗打来的。巴铁不会天生就成为“巴铁”,甚至在建国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跟印度的关系都比跟巴基斯坦更好——出于宗教原因,巴基斯坦在新疆是有小动作的。国际政治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就像黑社会打架拜大哥一样,小弟不也得挑一个能打的大哥么?62年自卫反击战一个无心插柳的结果就是:我们在一旁单手吊打印度,旁边有一个小迷弟躲在阴影里星星眼看着。

  1962年,两国通过友好谈判就中巴边界位置和走向达成原则协议。1963年3月,两国签订关于中国新疆和由巴基斯坦实际控制其防务的各个地区相接壤的边界的协定。1964年2月,周恩来总理应邀访巴。同年12月,巴总统阿尤布·汗访华。1965至1971年,巴在历届联大都作为提案国,支持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中巴半个世纪的友谊就此开始。

  就像抗美援朝战争让我国成为了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旗帜,赢得了众多认可和朋友一样;对印自卫反击战让我们在南亚打开了一片天——因为印度在南亚的作为跟美国的霸权策略没啥两样,都不干人事。虽然当时摄于印度的淫威,南亚诸多国家和被兼并的邦国没有倒向我国,但是大家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终究会有“趁他病、要他命”的那一天。

  对我们来说,这一场战斗实在是不值一提……我们抗美援朝打过美国,珍宝岛打过苏联,就是跟越南的战争规模也远超印度,“还没用力,你就倒下了”。打掉了你三十年的国运,也实在是不好意思——但是谁让你狼子野心先动手的呢?

  有人说因为我军打胜仗之后没有占领争议领土,所以对印自卫反击战不算得利。这实在是对国际政治还没入门的观点。首先我军一以贯之的历史传统,就是不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别说南亚的地缘影响力了,这一仗把印度打的瑟瑟发抖五十年,让我们能安心地在西藏搞发展、修铁路,这还不够么?

  其次,从当时的国际环境来看,彼时美苏已经解决了古巴导弹危机,已经关注到东亚两个大国之间的较量。对于美苏来讲,中印互相牵制互相掣肘是他们希望看到的,一方碾压另一方的局势一定是他们会干预的。我们及时收手也避免了国际上更大的压力,完美的保住了已经到手的利益。

  最后,实事求是的讲,当时我们在西藏的基础设施建设所撑起的后勤保障,是无力支撑长期的战争的。当时进藏公路就修到拉萨,铁路没有,装备物资都靠人力畜力一点一点运。我们的当然赞美伟大的解放军战士不惧客观条件艰苦、英勇无畏作战,但是没有必要把全部本钱都砸进去。一棍子把印度打蒙之后装无辜,是我们利益最大化的选择。

  (解放军战士与印度战俘载歌载舞)

  (解放军善待俘虏,一些低种姓的印度士兵在战俘营过得比自己军队都好。后来释放他们的时候,许多印度俘虏都不愿意离开。一位叫车隆的印军士兵,哭着不愿走,并向指导员请求:“我乐意一辈子当中国的俘虏。”)

  文章的最后再多说两句。58年我们开始动手在西藏进行社会主义改造,59年西藏高层贵族叛逃,62年的时候我们对西藏的建设和改造正在全力推进中,所以对印自卫反击战中获得了藏民同胞们的大力支持。被解放的农奴自发自愿的运送物资上前线,保卫革命果实,一如中原大地土改后的农民用手推车支前一样。许多藏民拿出家中唯一的牦牛为解放军运输物质、装备,把牦牛身上装得满满的不说,自己还要再多背一些。牦牛是许多藏民家庭里最有价值的财产,而藏民同胞为了支援解放军毫不吝惜畜力,许多牦牛都累死在了半途。

  1949年,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横渡长江之时,柳亚子问毛泽东:“渡江很快成功,请问主席,用的是什么妙计?”毛泽东回答:“打仗没有什么妙计,人民的支持就是最大的妙计!”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