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纬国婚姻悲剧:娶年轻20岁的后妻 却难忘旧爱(4图)
2020-05-25
作者: 乡干部

  蒋纬国的前妻叫石静宜,生于1918年,比蒋纬国小两岁,二人1944年结婚,一起度过了十年美好时光。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石静宜是民族资本家、西北纺织大王石凤翔的女儿,蒋石联姻当时也曾是西安城的一件盛事。

  石静宜性格活泼而坚忍,结婚后,长期跟着蒋纬国在军营生活,因一次跳舞导致了习惯性流产,1952年,她在台北因难产发生医疗事故,此后长期卧病,1953年,于蒋纬国在国外办公务期间,石静宜突然在医院死亡,年仅35岁,死因至今成谜。

  蒋纬国将爱妻葬在台北六张犁山,他命人同时建造了三座墓,除了石静宜墓,还有两座空墓留给自己和养母姚冶诚。

  1955年,蒋纬国迎娶了比他年轻20岁的邱爱伦,一个中德混血的美女,此后军阶提拔至中将,还生了个中日德混血的英俊儿子蒋孝刚,家庭事业均很称心,但不久夫妻失和、长期分居,感情破裂的原因,据称与蒋纬国对前妻执着的怀念大有关系。

  1975年,邱爱伦携子远赴美国,留下蒋纬国一个人在变幻不定的政治风云中孤独地度过晚年,1997年,蒋纬国临终前遗言与前妻石静宜合葬,没有追随父兄在大溪暂厝。

  1、火车上相识,一见钟情订终身

  关于蒋纬国与石静宜的结识相恋过程,存在着两种说法。

  比较浪漫的那个版本,说蒋纬国从美国和德国军校学成回国后,入伍担任国民党步兵第一师的少尉排长,驻守陕西潼关,一次,他从西安乘车返回部队时,旁边坐着个穿着时尚、相貌美丽的少女,蒋纬国见她气质出众,有意搭话,看到她手里拿着一张英文报纸在阅读,便开口说道:“小姐,我可以看看你的报纸吗?”

  那位少女抬头瞥了一眼身穿低级军官服的蒋纬国,不禁感到好笑,颇有些傲慢地拒绝道:“对不起,这是英文报纸,你没法看。”

  蒋纬国笑道:“我知道这是英文报纸,我就喜欢看英文报纸。”

  那位小姐不相信一个年轻的少尉军官竟然懂英文,便把报纸递给了他,蒋纬国接过报纸,道了声谢,便聚精会神看了起来,他浏览过报纸标题和要闻,索性用英语和石静宜交流起新闻内容,他口音标准、说话流利,让这位漂亮姑娘目瞪口呆。

  这个姑娘就是石静宜,当时她还只是西北大学的一名在校生,见蒋纬国一表人才又谈吐不凡,攀谈之下,二人才知道彼此的家世都不同寻常,石静宜原籍湖北,是有名的西北首富、纺织大王石凤翔的二女儿,蒋纬国则是蒋委员长的二公子。

  二人互相仰慕,一见钟情,在石静宜毕业后就订了婚。

  另一个版本比较中规中矩,由蒋纬国的老部下张慕飞口述,称蒋纬国与石静宜1944年在西安的一个晚会上相识,当时蒋纬国在胡宗南手下当连长,石静宜在西北农学院学习,身为西北首富的石凤翔为了招待军队而举办了一个盛大晚会,由他二女儿石静宜当总招待。

  石静宜圆脸大眼睛,性格开朗大方,蒋纬国性格开放、待人热情又风度翩翩,因此两人一见面就互相吸引,蒋纬国认为她虽是富家小姐却有平民意识,非常难能可贵,此时蒋纬国已经28岁,年纪不小,因此蒋介石听到儿子谈恋爱,女方家里又是著名实业家,立刻同意了婚事。

  当年冬天,二人在西安黄埔军校第七分校所在的常宁宫举行婚礼,婚礼由胡宗南主持,并借用胡宗南行辕所在招待所作新房。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蒋介石未亲临婚礼,托人捎了两句话:“好好治家,家和万事兴。”

  2、石静宜死因成谜,蒋纬国怀念终身

  婚后,蒋纬国带着新娘来到汉中军营,将家安在一处破庙中。

  当时,王叔铭负责的空军指挥所在他们住所附近,经常举办舞会,这也就成了他们婚后唯一的娱乐,但舞会却给石静宜带来了极大的遗憾。

  蒋纬国后来回忆道:“静宜第一次小产,就是因为跳舞所致,因为她不知道自己已经怀孕了,跳舞时发现不对,回来就流产了。这次小产后,导致石静宜不论如何小心,又有七次习惯性的小产。迁台之后,静宜第九次怀孕,第九次怀孕是成功的,胎不单足月,而且已超过预产期。”

  因为无法生育之痛,石静宜在生活上开始挥霍,仅一次生日,就花700两黄金从法国购买衣物,花钱如流水,令宋美龄都感到咋舌,不过,石静宜的花费都由身为西北首富的父亲支付,没花过蒋家一个铜板,因此蒋纬国也不干涉。

  蒋纬国从1946年加入装甲兵部队后,升迁速度飞快,1948年,他被提拔为装甲兵上校参谋长,来台后又升为少将,甚至令蒋经国也隐隐感受到威胁,曾在重修家谱时极力要将蒋纬国除名(蒋纬国在家谱上是蒋介石唯一的儿子,而蒋经国在家谱上是蒋介石亡弟蒋瑞青的嗣子)。

  就这样,本来过着优哉游哉生活的蒋纬国夫妻来台湾后惹上了政治纠纷,后来石静宜的暴死,与此不无关系。

  石静宜第九次怀孕,预产期为农历九月中旬,而农历九月十五恰是蒋介石生日,因此,石静宜想在公公生日这天产子,请医生为她打了安胎药,将产期延后,结果预产期过了两个星期还没有分娩,直到1952年10月31日,也就是蒋介石的生日这天,石静宜才开始阵痛。

  据蒋纬国回忆,当时他在台北装甲兵军官俱乐部为蒋介石生日举行庆祝晚会,而他养母姚冶诚已因病住入广州街中心诊所多日,家里没有女佣,因此蒋纬国心急如焚,打了多次电话,跑回家看了数次,石静宜的主治大夫(也是台北有名的妇产科医院院长)都不肯接受她入院待产,一直拖到第二天早上五点多,守着妻子一夜未睡的蒋纬国见石静宜情况不妙,这位院长才答应上门来看一下,检查之后,他告诉蒋纬国,婴儿已经胎死腹中,是个女孩。

  石静宜的难产,对蒋纬国打击很大,石静宜也因此事痛苦不已,她身体日渐衰弱,长期靠安眠药和止痛药入睡。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当时曾有种议论,说蒋纬国夫妻有意让孩子在蒋介石生日那天出生,好为自己的争宠加码,几个月后,石静宜又在医院突然死亡,让这桩谜案更显得扑逆迷离。

  据长期担任蒋介石、蒋经国侍从副官的翁元说,石静宜因身体不好,前往台北最好的贵族医院——广州街中心诊所休养,四个男性医护人员突然闯进她的病房,几分钟后她就因心脏病突发身亡,传说是蒋介石“赐死”。

  事发时,蒋纬国刚被派往美国考察,他回台北的途中接到电报,才知道妻子的噩耗,由于没有亲眼目睹此事,他在回忆录中没有对此下定论,称:“后来我听家人和我岳母的描述,情形是这样子的:在我回国的前一天,她吃了三颗安眠药,想要好好睡一觉,好在第二天到机场欢迎我回国。没想到第二天她还是熟睡,家人怎叫也叫不醒,就把她送到中心诊所,由医生给她洗胃。我岳母赶到医院探视,医院的人告诉岳母,说静宜是服安眠药自杀,后来静宜醒了,我岳母就问她为什想不开。静宜说:她没有啊,她只吃了三颗安眠药。接着她就想坐起来。但她要起身时,有4个医护人员,都是男的,进来按住她的手脚,不让她起来,她挣扎,就在这个时候,她就瘫了,不再挣扎了,在场的人连她母亲在内以为她又睡着了,其实是她心脏病突发。再叫她,才发现她过世了,她母亲一直在旁边。”

  虽然认为石静宜死得很冤,但石家与蒋纬国都不愿追究此事,他们认为人死不能复生,查清了也无济于事,蒋纬国只是对坊间关于“石静宜走私美金”和“石凤翔售美军服偷工减料”的传言进行了公开澄清。

  蒋纬国与石静宜是结发夫妻,感情很深,曾回忆道:“我们结婚后,我奉调到青年军当营长,石静宜和我一起来到汉中军营,我们和张慕飞排长夫妇同住在一个破庙中。这一个富家小姐,能够跟着我跑,随身只有一个炭炉子及两个锅子,一个煮饭,一个烧菜,每天做饭给我吃,她毫无怨言。”

  此后,蒋纬国对石静宜终身惦念,难以忘怀。

  石静宜死后,蒋纬国将养母姚冶诚安置在桃园石凤翔的大秦纺织厂附近,定期探望养母和岳父,长期对石凤翔执子婿礼。

  石静宜去世后,蒋纬国命人在她墓地旁建造了两座空墓,一座留给养母姚冶诚,一座留给自己。

  他还把石静宜曾任校长的装甲兵子弟学校改名为“宜宁中学”,在台北原“装甲兵之家”旧址,办起了“静心小学”和“静心乐园”,在台中办了一所“静宜女子英专”,以此怀念亡妻。

  蒋纬国亲自兼任“静心小学”和“静宜女子英专”的董事长达20多年,这样做并不符合军规,直到1976年,他才在蒋经国的一再劝说下辞去职务。

  3、再娶生子,难忘前情终分飞

  1955年,蒋纬国参加音乐会时认识了“中央信托局储运处副处长”邱秉敏的女儿邱爱伦,邱爱伦比他年轻20岁,母亲是位德国人,因此她是中德混血的美女,相貌出众。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此时的邱爱伦才19岁,正打算前往日本学习音乐,两人先订了婚,1957年2月3日,蒋纬国由戴季陶之子、与他情同手足的戴安国陪同,前往东京联合教堂与邱安伦完婚,婚礼就由戴安国主持。

  婚后,蒋纬国过了一段幸福时光,虽然是年龄相差20岁的老少配,但蒋纬国一表人材、身姿挺拔,看起来也就是30岁模样,与长着明星脸庞的邱爱伦外表登对。

  1962年,邱爱伦生下一子,由于蒋纬国是中日混血,因此他们的孩子具有中日德三国混血,蒋纬国46岁得子,高兴万分,蒋介石亲自赐名“孝刚”。

  此时,蒋纬国已是台湾装甲兵的中将总司令、“三军大学”校长,蒋介石有意让他主军,可谓家庭事业皆得意,蒋纬国后来回忆,这是他一生中最幸运、最快乐的时期。

  然而好景不长,他与邱爱伦的夫妻感情很快彻底破裂,关于二人失和的原因,外界议论纷纷。

  有人称邱爱伦喜爱音乐,不愿在充满政治风云的台北官邸过刻板而繁文缛节的官邸生活;有人说邱爱伦的哥哥邱廷亮被蒋经国手下的“国防部军法部门”判处6年徒刑,蒋纬国说情不力;还有人说1966年姚冶诚去世后,蒋纬国将养母葬在石静宜墓侧,自己仍保留了石静宜墓旁的空棺,打算将来合葬,令邱爱伦深感蒋纬国最爱的人不是自己。

  为了保全蒋纬国的体面,邱爱伦直到1975年蒋介石去世之后,才以赴美照顾宋美龄为理由,携儿子一同前往美国定居,彻底抛下了60岁的蒋纬国,还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丘如雪。

  蒋孝刚1980年与侄女蒋友梅同赴剑桥大学求学,后来在纽约任律师,无意从政。

  蒋纬国独自在台北生活了20多年,其间一度与在电视剧《江南游》中反串小王爷的女明星陈丽丽来往密切。

  不过,虽然长期分居,邱爱伦对蒋纬国还是有着一定感情,1996年,她曾遵从蒋纬国吩咐,带着儿子蒋孝刚前往宁波奉化溪口代夫祭祖。

  1997年,蒋纬国病重入院,邱爱伦和儿子蒋孝刚又特地从美国赶回台湾,在身边予以照料。

  蒋纬国去世后,邱爱伦按丈夫生前遗愿,将蒋纬国与石静宜合葬,正方形墓地的前半部分由褐色石头铺成,黑色大理石墓碑成微斜面,上面刻着“陆军二级上将蒋纬国暨夫人石静宜之墓”,四周山峦起伏、视野开阔,这对被政治中不得安宁的结发夫妻,终于在地下重聚。

  蒋纬国虽然在台湾和国民党军队中地位尊崇,但由于并非真正的蒋家血脉,又不如其兄蒋经国有城府有政治手腕,长期活得战战兢兢、受尽打压,妻女皆死于所谓的医疗事故,却无力追究,只能咬牙坚忍,两度婚姻,都因政治因素而具有悲剧性。

  在蒋经国身后,蒋纬国公开宣称自己不是蒋家骨肉,认定自己的生父是另一位国民党元老戴季陶,并以回忆录、口述史的方式揭开了往日的伤痛和蒋氏家族的多段秘辛,这也算是他隐忍多年的回击吧。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