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败不可怕,自有背锅侠!看看第三次中东战争
2020-04-13
作者: 野蚂蚁
1967年6月5日,以色列先发制人,发起第三次中东战争。

  早晨7时45分,经过精密的筹划,以色列空军的 183 架战机,几乎倾巢出动,在不同的时间,从十几个机场起飞,却在同一时刻抵达埃及11个目标机场的上空,在埃及军队最想不到的时间,发起突袭。

  在第一轮攻击中,以色列空军就成功地摧毁了埃及的204 架飞机;返航后,他们又以全世界空军都必须仰视的高效率,补充油料炸弹,对半死的埃及空军发起第二轮攻击,炸毁埃及残存的 107 架各式飞机。

  在开战三个小时后,阿拉伯世界最强大的埃及空军,全军覆没!

  随即,以军装甲部队,对埃及西奈展开地面进攻。

  在一般人的想象中,此时的埃及,一定是警报嘶鸣,电台铿锵,媒体喧嚣,全民行动,整个社会转向紧张的战争状态….

  然而,就在埃及空军遭到毁灭性打击的时候,埃及首都开罗的街头,却匪夷所思地上演着魔幻现实主义的一幕:狂热的民众,在欢欣鼓舞地欢庆胜利!

  开罗的国家电台,播音员用激昂喜悦的声调宣布胜利的消息:以色列进行了可耻的偷袭,但埃及空军已经展开了有力的反击,让以色列遭受了惨重损失,英雄的埃及军人,一共击落了 86 架敌机,而自己仅仅损失了两架飞机。

  欣喜若狂的埃及民众,挤满开罗街头,在助兴般的隆隆防空炮声中,载歌载舞,激情豪迈地高呼:打到巴勒斯坦去!打到特拉维夫去!

  埃及政府的第一反应,不是组织救援,开启战时模式,组织军事反击;而是在第一时间切断了全国的国际电话线路,并禁止外国记者自由行动。目的,是不让任何人了解到究竟发生了什么。

  任何人里,包括埃及最亲密阿拉伯兄弟国家的约旦国王和叙利亚总统。

  以色列发起空中突袭时,埃军总参谋长阿密尔元帅,正好也在空中的飞机上,因此,他下令埃及防空部队不要开火,以免炮弹无眼,把他的飞机误击打下来,好容易找到一处民用机场降落后,他连忙拦下一辆出租车,赶到最高军事指挥部。在路上,他也许就已经考虑好首要的任务是什么:他向约旦国王侯赛因和叙利亚巴沙尔总统发出电报,告诉对方,埃军已经击落了以色列75% 的飞机,埃及地面部队也已经在西奈向敌人发起了全民进攻。

  如此糊弄盟友兄弟,他的目的,也许,是想让叙约两国尽快对以色列发起攻击,减轻自己的惨败压力。

  同时被埃及军方隐瞒真相的,甚至包括埃及总统纳赛尔。这倒不是谁故意欺瞒他,只是因为,没有人敢告诉他空军被彻底摧毁的真相!

  因此,同样依靠媒体获知信息的纳赛尔,此刻心情同样非常舒畅,静待部下报来捷报之时,他已经在思考,如何发表振奋人心的胜利演说。

  直到 10 点钟,纳赛尔才开始有些感觉不太对:此时,开罗国家电台报道说,埃及空军击落的敌机数量已经达到了 161 架。他知晓,以色列战机总数不过200架,靠防空火力,怎么可能近乎全歼了以色列空军?

  军方没有任何消息报来,前期可以理解为忙于应对指挥作战,但几个小时过去了,不可能还抽不出上报战况的时间啊?

  于是,纳赛尔主动打电话联系总参谋长阿密尔和空军司令马哈茂德,要求他们报告战况,奇怪的是,这两个人却玩沉默,一直没有给他任何回复。

  他再联系最信任的萨达特将军,但办公室告知,他家里有事,始终没有办法联系上。(后来,他接替纳赛尔担任了埃及总统,死于阅兵仪式)

  纳闷中的纳赛尔,能够自我安慰的是,收音机里,开罗国家电台已经慷慨激昂地宣布:埃及空军开始对以色列城市进行轰炸。

  直到下午,在埃及空军被摧毁整整 8 个小时之后,纳赛尔才终于发现了事情的真相。

  下午 4 点钟,再以憋不住了的纳赛尔,来到了最高军事指挥中心。

  混乱而阴沉的指挥部里,来自苏联大使馆和埃及外交部的电话此起彼伏,都在找阿密尔了解战场情况,但阿密尔告诉助理,拒绝任何电话;而他自己,并没有忙于组织和指挥,已经沦于重大打击后的精神失常状态,时而兴高采烈,时而自言自语,时而抓起电话,歇斯底里地向前线军队下达含糊不清的命令。

  此情此景。如一盆冰水把纳赛尔从头灌顶,他把随从叫出屋外,安抚阿密尔稳定下来,和他单独会谈;当他满脸铁青的出门时,总算明白了真相。

  但是,心情沉重的纳赛尔,精神还没有完全被击垮,他迅速行动起来,准备极力扳回局面。

  他马上向阿尔及利亚发去紧急请求,要求租借他们的米格战机;让阿密尔对西奈的埃及地面部队下达命令,要他们在没有空中支援的情况下向以色列发起反击。

  他最头痛的问题,倒不是现在如何在战场扳回局面,空军虽然没了,那还有阿拉伯兄弟和地面部队可以指望,麻烦在于,该如何面对埃及民众,该如何向民众解释这一切?

  此时此刻,开罗街头的人们,仍然在欢庆电台中播出的埃及军队挺进特拉维夫的消息。如果有人告诉他们,埃及空军早已经全军覆没,埃及陆军正在西奈沙漠中被以色列突破;根本就没有一架埃及飞机、一名埃及士兵进入过以色列,这些激情振奋的人们,将是什么样的情绪转变?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纳赛尔的眼前,仿佛看到了愤怒狂热的人群正冲向总统府;警察军人正调转枪口转向他;野心勃勃的中下级军官正宣布政变推翻政府…..

  要避免这一幕发生。他必须立即、马上!为埃及的失败,找到一个转移所有人注意力的借口、一个背锅的替罪羊!

  这个,全世界亚非拉国家都有成熟的套路,不难!

  于是,纳赛尔紧急联络约旦和叙利亚领导人,统一了背锅侠的口径。虽然不幸被以色列情报机构成功截听,并在其后被公布打脸,但是,没有关系,埃及国内的百姓永远也听不到,只要他们不知道,就天下太平了。

  下午六点零五分,开罗国家电台开始播报新信息:愤怒地指责美国,卑鄙地参与了当天以色列对埃及的袭击!

  约旦和叙利亚的宣传机构和媒体,也同步开始指责英美两国是躲藏在以色列背后的黑手。大马士革电台宣称,一批又一批的英国轰炸机从地中海塞浦路斯机场起飞,帮助以色列对阿拉伯国家进行轰炸;安曼电台则宣称,美军三艘航母游弋在以色列近海,无数的美军战机从此起飞入侵;开罗电台的军事评论员,则活灵活现地告诉民众:埃及飞行员亲眼看见,坐在以色列战机里的是美国人,手中还拿着美国间谍飞机拍摄的埃及地图。

  纳赛尔也在广播电台发表演讲,慷慨号召阿拉伯世界的人民:勇敢地站起来,与美帝国主义和以色列作战。

  听到这些广播后,埃及民众的情绪,立刻从欢庆胜利,无轨转换到对美帝的切齿仇恨中,以他们的智商和知识储备量,几乎没有人会去怀疑这些广播的真实性;也没人会去思考,官方刚刚报道的击落160多架战机的胜利消息,又是如何出来的……

  在几个小时之内,民众的愤怒情绪,迅速席卷阿拉伯世界。愤怒狂躁的人群,高呼口号、高举横幅,包围袭击了中东地区几乎所有的美国大使馆;全世界的媒体,也兴奋不已,喋喋不休地报道阿拉伯人民的热情与愤怒;面对窗外如潮的暴徒,外交人员做好了最坏的准备,焚毁使馆内所有的机密文件;开罗拥有美国护照的人们,在枪口指头下,被两手空空赶出自己的家门,押送到机场驱逐出境;纳赛尔也煞有其事地宣布与美国断绝外交关系,召回埃及驻美大使;

  跟着纳赛尔的脚步,有六个阿拉伯国家宣布与美国断绝外交关系,十个阿拉伯国家宣布:对英美帝国主义石油禁运。

  莫名躺枪的英美政府,震惊之余,还以为真的是阿拉伯人误解了。伦敦和华盛顿的外交部门,开始还一本正经的加以否认和解释;直到以色列公布了纳赛尔的秘密通话记录,恍然大悟的英美政客们,才闭上嘴,停止了无谓的解释。

  对于普通阿拉伯人来说,他们也根本没有机会听到英美说什么;能听到的,自然心里明白咋回事,哪里需要你解释。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埃及政府通过报纸、广播和电视,不断添加更多英美帮助以色列的证据,包括:5 月底偷偷进入以色列的 3000 名英国士兵;6 月 6 日停靠在以色列港口的美国航母;被击落的以色列飞行员的口供….

  埃及外交部甚至发布了一份专门报告,详细地罗列了美英秘密协助以色列的整个过程,编写了一份从 5 月 21 日至 6 月 6 日的逐日证据记录。并作为如山铁证,编入历史教材。

  无论如何,纳赛尔的背锅大法,成功地稳住了内部,没有暴乱,没有政变,无人跳出来挑战他的政治权威;

  但是,还在打仗呢,一败涂地的战争,该如何收场呢?

  开战几天来,埃及驻联合国代表科尼,一直在煎熬中度过。他从欧美国家代表那里,得到的消息是埃及军队已经一败涂地;而从埃及政府得到的消息,是不要相信西方国家的蛊惑宣传,他们被犹太人收买操纵,真相是埃及正在取得战争胜利。而此时的西方媒体,无法从埃及发出任何消息,他也无法从媒体得到消息。

  联合国通过停火协议前,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再次督促他:埃及空军已经全军覆没,埃及陆军正在疯狂溃逃。尽快接受停火协议,避免埃及地面部队遭受更大的伤亡损失。

  而且,不光是美国,就连盟友苏联也开始向他施压,要他接受联合国的停火决议。在巨大的压力下,科尼一度逃出了联合国会场,在走廊中焦急地等待开罗的指示。

  但直到此时,开罗发来的指示无比明确:除非以色列无条件从西奈撤军,否则埃及绝不接受任何停火协议。

  于是,科尼在联合国大会上傲然地站起身,对面面相觑的各国代表宣布:埃及不接受停火!

  实际形势越来越糟,到6月9日,打完了所有牌的纳赛尔,虽然失去了所有战场希望,但国内民众的情绪已经在控制之中了,于是决定,接受停火。

  但是,埃及外交部却没人愿意通知驻联合国代表科尼。因为几天来,每一个人告诉科尼的,都是胜利的消息。现在告诉他真相,大家都没这个勇气。

  到晚上 9 点钟,最后,无奈的埃及外交部长,亲自给身在纽约(专题)的科尼打去了电话。告诉了科尼战场上的真实情况,并要他接受停火。

  尽管不是完全没有精神准备,但科尼仍然一时转不过这个弯,他忍不住大叫:这不可能!——直接扔掉了外交部长的电话。

  懵眼了的科尼,干脆直接打电话给纳赛尔。纳赛尔的话让他的心彻底落到了地下:这是真的,你要接受联合国的停火决议。

  6月10日9 点 35 分,在无法掩饰的尴尬和绝望中,科尼眼含泪水出现在了联合国会场,他在世界各国代表面前宣布:「我荣幸地告知各位,我国政府已决定接受停火。」

  尴尬之中,战争总算结束了。

  但是,关于这次战争的真相掩饰,还将持续。纳赛尔政府关于战争的解释和叙述,其后被编入埃及学生的历史课本,五十多年中,以色列遭受惨重挫败、美英的无耻侵犯,成为埃及国家历史的一部分。一代代的埃及人,带着对那些“历史事实”的认知与记忆,学习成长…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