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特工深夜突袭,师长河边抽烟幸免于难(8图)
2020-04-07
作者: 不黑不白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1979年3月3日凌晨2时,127师师长张万年和政委蔡春礼双双奉命到43军军部受领作战任务,上级要求127师以一个团的兵力南渡奇穷河,攻占迷迈山,配合55军歼灭谅山守敌,造成进逼河内的有利态势。

  迷迈山位于谅山东南约5公里处,离禄平城西北有20多公里,主峰海拔480米。因位于可俯瞰同登至河内的1号公路和谅山通向东南海滨的4号公路的关键位置,战略位置十分重要。

  越军在此长期经营,视为在奇穷河南岸的一个重要防御要点,并布置了2个多营的兵力。奇穷河在迷迈山附近河段宽100-150米,水深1-2米,虽可徒涉,但河岸高陡,正常上下已非常困难。在越军完备的防御工事下,渡河相当困难且防守不易。

  军令如山,时间紧迫,此时,已经容不得张万年回去后从容进行布置,他立即打电话命令马友副师长带领380团并配属师107火箭炮营,火速出发,经禄平沿4号公路进至扁福地区的奇穷河渡口,组织渡河,然后迅速夺占迷迈山,配合55军围歼谅山之敌。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从军部回师里的路上,张万年和蔡春礼边走边在车上研究了战场态势和作战方案。张万年认为,第三仗的关键在于快速渡河和击破越军的阻击,应以快打乱,出奇制胜。

  他基于三点判断:一是越军防守禄平地区的谅山省独立第123团连遭127师打击,已成惊弓之鸟,只能零星骚扰,对127师右翼并无大的威胁;二是在禄平县城南侧隔奇穷河与127师对峙的越338师462团未遭重大打击,可能对我采取行动,有反冲击的可能;三是迷迈山地区有越军327师155团两个营,兵力部署不详,扁福渡河点附近有谅山省独立第123团残部2个连,这两处越军是127师的主要作战对象。

  基于从最坏的情况考虑,如果127师不能迅速赶到奇穷河边控制渡口,组织渡河,战斗打响后,越军就有时间在南岸组织起强大的防线,阻我渡河。另一方面,谅山越军在55军的强大攻击压力下,一旦决意南逃,或者越军327师不惜一切代价由北面向迷迈山方向攻击,接应谅山的越军第3师南逃,已孤军深入的127师就很有可能遭到越军从北、西、南三个方向的围攻,战斗就会出现异常困难的局面。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张万年经反复思考,定下决心:在380团加强128师火箭炮营于行进间在扁福地区强渡奇穷河,沿担双、班茂向迷迈山攻击的同时,以381团攻占413高地,并向谅山方向警戒。379团主力接替380团防御任务,准备抗敌由亭立、禄平东南方向的反扑。

  为确保顺利渡河,减轻380团突击迷迈山过程中的压力,张万年还命令127师全部炮火向迷迈山地区及道路两侧的越军所有支撑点实施强大炮火打击,尽可能消灭掉越军的有生力量。

  3日7时,张万年赶到师里就立即开始按上述方案进行部署。为了加强指挥,及时掌握情况,张万年率师前指跟随380团向奇穷河边运动。张万年一到奇穷河边后,立即在河北岸一处高地上开设,亲自组织指挥渡河战斗。此时380团1营2连已经开始涉渡,但遭对岸越军顽强阻击,几次强渡未成。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因渡河受阻,张万年异常焦急,又将师前指前移至距河北岸不足100米的一座小山坡上。马友副师长和380团何善福团长很担心他的安全,张万年却说:“你们打你们的,别管我!” 何善福立即将师长就在身后的消息告诉了渡河部队,指战员们士气非常高涨。为了更好地把握战机,张万年索性走向河边,直接观察战斗进程。

  与此同时,张万年立刻命令107火箭炮营在班雷村占领发射阵地,组织火力压制对岸越军,掩护渡河。张万年还根据战场形势及时调整部署, 2连由主攻变佯渡,牵制敌人,掩护1、3连从守敌防御薄弱的扁福西南侧渡河。

  至9时30分,379团1营已成功在禄平南侧渡过奇穷河,占领了468、557等高地,准备阻击越军338师西援。381团也沿4号公路北上,于下午15时占领了丁松、玻照之间无名高地,保障了380团的右翼安全。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正在这时,张万年突然接到军里转来的军区前指命令:因谅山方向55军准备打过奇穷河南岸的部队尚未组织就绪,此时攻击迷迈山恐惊动谅山越军过早南逃,所以将总攻时间推迟到3月4日早7时,渡河行动暂停。

  张万年立即陷入两难抉择。已有情报说越军增援部队正从河内方向沿1号公路北上,即将赶来。已经过河的2个营兵力太少,背水侧敌成孤军,恐被反击的越军吃掉。但是,要是将部队撤回来,大半天的战斗前功尽弃不说,一旦越军重新封锁了渡场,明日背水攻坚难度极大,很可能将付出更大伤亡的代价。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这时,军首长的意见是撤,他们还特地提醒张万年说:“真的让对方一下吃掉两个营,损失太大,还是稳妥一点好。”

  面对开战以来最严峻的考验,张万年经过反复权衡,做出果断决策:不撤,抓住战机,通过“以攻为守”“指南打西”,组织剩余部队继续渡河,运用火力突袭、兵力佯动等行动,瓦解了敌军对我过河部队的攻击行动。他立即将自己认真思考后的作战方案上报军指 。

  张万年的这一决心充满了勇气和智慧。军首长及广西前线首长迅速批准了他的方案。武汉军区副司令员周世忠也对张万年的这一决心非常欣赏,他要军首长转告张万年:“沉住气,既要指南打西,就要打得像真的一样,炮火要猛烈,让对方整夜都处在惊慌失措之中。只要坚持到天亮,我们就赢了!”

  搞乱对方的行动效果很不错。越方被我军炮兵和步兵的“异常活动”搞的昏头转向,匆忙进行了一夜的紧急调动,根本无暇顾及“铁军师”控制的渡口,未对已过河的部队发动反冲击,只是用零星炮火向河边地域射击。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为了更加方便指挥,张万年索性来到河边靠前指挥紧张组织指挥着这场战斗,一夜未眠。这一夜,他整整抽了七包香烟!天亮了,张万年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个充满凶险和不测的夜晚总算平安度过。

  正在这时,身后100米远无名高地指挥所的作战参谋跑过来报告,4日凌晨,几个越军特工摸了上来,袭击了张万年的指挥车,在车上打了16个弹洞,译电员不幸牺牲。张万年因当时正在河边抽烟思考,因而幸免于难。

  不久,电话铃骤然响起,军里就打电话来指名找张万年。张万年接了电话,褚传禹军长口气异常严厉地两次询问他是不是张万年,弄得张万年很纳闷。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褚传禹

  褚传禹:“人家电台正在广播,说他们的特工队把127师指挥部消灭了,还活捉了师长张万年,正在押送途中!”

  张万年火了:“胡说八道!”

  褚传禹又问:“你的指挥位置在哪里?”

  张万年说:“我就在河岸边。”,并报告了具体地名。

  褚传禹还不放心:“离前沿多远?”

  张万年如实回答:“100米。”

  褚传禹因担心他的安全而生气地质问:“你看看条令,你的指挥所应当在什么位置?”

  张万年半开玩笑地说:“军长,上战场打仗,还能带上条令?”

  张万年清楚,山岳丛林地带作战,指挥所不靠前是根本不行的。这也是他在越南溪山学习考察时的切身体会。

  4日7时,380团1、3营在浓雾掩护下向迷迈山隐蔽前进。8时33分开始,127师炮兵群对迷迈山周围的越军阵地进行了猛烈急袭。9时50分,攻击开始。1、3营交替掩护顽强进攻,11时30分,3营9连最先攻上了主峰阵地。

  战斗到15时,迷迈山被380团攻占,山下的1号公路也被切断,胜利完成了预定任务。随后,张万年又将380团2营投入,在381团一部协同下,对迷迈山周围的班茂、茹邀、邀诗等地进行了搜剿。

  这样,127师就与55军共同形成了进逼河内的态势,黎笋终于慌了,急忙宣布了全国总动员令。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