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六下江南为何五次都住曹雪芹爷爷家中(4图)
2019-12-28
作者: 乡干部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康熙南巡影响非同一般,每一次南巡,都有不同的目的,都希望收到预期的效果,所以,康熙对于南巡时期的衣食住行,每一项都不会掉以轻心,都会精心谋划。

  曹寅与《红楼梦》的关系

  曹寅应该是《红楼梦》中贾政父亲的原型,贾政的原型应该是曹頫。

  康熙六下江南,为什么五次都住江南织造曹寅家中?

  对于这个问题,可以从四个方面来分析。

  第一个方面:康熙感念养育之恩,特意看望乳母

  曹寅的妈妈孙氏是康熙皇帝的乳母,其实也是养母。

  清朝皇室规定:为防止阿哥、格格的生母凭借生养的孩子揽取大权,阿哥、格格出生后,都要养在专门的“阿哥园”中,不能留在生母身边。

  顺治皇帝最宠爱的女人是董鄂妃,顺治皇帝只重视董鄂妃所生的儿子,对于其他嫔妃所生的孩子,基本上不管不问。

  玄烨出生后,就由孙氏承担起全部的生养教育责任,玄烨就是喝孙氏的奶水长大的。

  玄烨很小时,正值流行天花。

  养母孙氏将玄烨抱出紫禁城,生活在西华门外的一座宅邸中躲避天花。那时候,患上天花的人死多活少。

  2岁的时候,玄烨到底没有躲过天花。

  乳母兼养母孙氏倾注全部心血照料侍候,终于使玄烨从天花的魔掌中挣脱出来,健康地活了下来。

  因为熬过这场劫难,祖母孝庄太后选中玄烨,让他继承皇位。

  在孙氏的哺乳、培养、教育之下,玄烨逐渐长大、当上皇帝。在康熙皇帝心中,孙氏就是母亲、就是妈妈。

  康熙南巡时,养母孙氏跟随儿子曹寅住在江宁织造府,所以,感念养育之恩,康熙皇帝特意住到曹寅家中,看望养母孙氏。

  康熙皇帝一看见孙氏,就走上前去搀扶她,便说:“此吾家老人也。”

  在江宁织造府期间,康熙皇帝为孙氏居所题名“萱瑞堂”,意思是吉祥的母亲住所。

  至于曹家,除了曹寅妈妈是康熙的乳母、养母之外,曹寅与康熙皇帝的关系也是非同寻常。

  第二个方面:康熙念及兄弟之情,有意扶植曹寅

  乳娘孙氏有一个儿子曹寅,比玄烨小4岁。孙氏把两个孩子放在一起生活。

  曹寅从小就很聪明,被赞誉为神通。玄烨开始读书,曹寅陪伴读书。

  即位之后的康熙,想方设法要除掉鳌拜,训练了一批少年武士,曹寅是这批武士中的一个头目。

  曹寅父亲曹玺从王府护卫升任内廷二等侍卫,专门负责皇帝安全保卫工作,武功绝对了得,曹寅在习武方面悟性很高。

  康熙利用一批少年武士智擒鳌拜,曹寅就在武士之中,而且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16岁的曹寅,成为康熙御前带刀侍卫,跟随康熙皇帝、保卫康熙皇帝。

  康熙皇帝和曹寅,从小经常在一起读书、玩耍、习武,关系亲如兄弟、胜过兄弟。康熙皇帝把曹寅提拔为曹家的第二代江宁织造。

  康熙皇帝六下江南、五次住进江宁织造府,还有念及与曹寅的兄弟之情、有意扶植曹寅的意思。

  正因为康熙皇帝如此重视曹寅、如此看中江宁织造府,所以,康熙时期的曹家绝对烜赫一时、无与伦比。

  第三个方面:康熙考虑安全需要,特别选中曹家

  康熙下江南的时候,清朝入关时间不是很长,明朝的余孽尚没有完全消灭,江南地区仍有反清活动。

  康熙下江南本身就带有造访明朝余孽盛衰的意味,所以需要选择能够引诱明朝余孽出来的场合、又要能够确保康熙皇帝安全无误。

  康熙皇帝的人身安全保障必须是最高等级。

  曹寅年轻时做过康熙的贴身侍卫,对于皇帝的安全认识比其他人更深刻,安全保卫工作当然做得更加到位,江宁织造府显然具有很好的保护皇帝的机制和功能。

  康熙和曹寅自小一起长大,情同手足。康熙对曹寅特别信任,交给曹寅办的事,曹寅一定会努力办好。

  与曹家特殊的关系,加上曹家几代人都是专门负责皇帝安全保卫工作的,所以,康熙多次住宿江宁织造府,绝对是最明智的抉择。

  江宁织造府专门负责为皇室织造御用丝绸、衣服,其实也是皇家安全的一个方面。

  不仅如此,当时江南有一些文人儒雅,怀念南明,具有反清思想。康熙帝需要用人笼络安抚他们,同时收集情报。

  曹寅除了担任江宁织造外,还承担了另一项任务,就是负责收集江南情报。

  江宁织造府实际上是康熙帝布置在江南地区的情报站。

  天灾人祸、庄稼收成、文人思想、刊印古籍,都需要曹寅直接向康熙皇帝禀报;康熙给曹寅下达的圣旨总是密封之后,直接送达曹寅之手。

  康熙清查江南考场舞弊案的时候,曹寅发挥了重要作用。

  康熙皇帝南巡,需要收集很多情报、听取很多大臣禀报,江宁织造府也是最合适、最安全的处所。

  第四个方面:康熙希望曹家富裕,多次特优曹家

  康熙南巡是一支庞大的队伍,需要很大地方安置,需要很多人员接待。

  住房小、人员少,都是没办法承受的。

  江宁织造府、也就是曹家,具有庞大的场所住宿、拥有庞大的后勤保障,能够将江宁织造府布置成康熙皇帝的临时行宫。

  一行人员吃、住、用、礼,是需要雄厚财力的。一般官员承担不起,曹寅所担任的官职正是肥差,拥有这样的雄厚资金。

  康熙皇帝知道,接待工作需要花费大量资金;

  康熙皇帝更清楚,只有皇帝多光临曹家、多给曹家恩宠,曹家才能更加富裕、更加发达。

  康熙皇帝一面在南巡时,多次住宿曹家,另一面给予曹家很多恩惠、包庇、封官晋爵。

  康熙皇帝实际上是放纵曹家捞钱、支持曹家捞钱、创造条件让曹家捞钱。

  曹寅挪用巨额公款,康熙是知道的。

  两江总督噶礼上奏弹劾曹寅贪污公款,康熙直接批奏:“朕知其中情由”,这就是等于说:“你不要多嘴”。

  康熙将曹寅看做亲人,他想在适当时机,让曹寅担任更多的官职、更大的官职、更肥的官职,去捞取更多的金钱,尽快弥补接待自己南巡所造成的巨大亏空。

  在原有的江宁织造官职继续保留的前提下,康熙皇帝又让曹寅兼任新的官职----管理两淮盐课。

  管理盐课绝对是天下最肥的差事,康熙的用意十分明确,让曹寅多赚钱、快赚钱。

  担心曹寅不敢捞钱,康熙特别密告曹寅:“两淮情弊多端,亏空甚多,必要设法补完,任内无事方好,不可疏忽。千万小心,小心,小心,小心!”

  大约曹寅真不是贪官的料,康熙给他很好的机会,他抓不住、用不好,总是补不平亏空。

  康熙对曹寅真是好到没话说了,只要曹寅认为能搞到钱,康熙都准奏,而且亏损不追究。

  曹寅拟了一份奏折,说自己想贩铜,需要大笔资金,想从内务府借十万两银子。

  康熙立即准奏。

  曹寅贩铜亏本了,拟写奏折,说自己不想干了,康熙还是当即准奏,连亏损的本钱都不追究。

  康熙希望曹家发财的迫切心情,已经无以复加;康熙对曹寅已经仁至义尽。

  曹寅患了风寒之病,继而转成疟疾。康熙知道后,亲赐治疗疟疾的药,急赐驿马星夜赶去扬州。

  曹寅死后,康熙特命曹寅之子曹颙继任江宁织造,继续赚钱;两年后曹颙病故,康熙又亲自主持将曹寅的四侄曹頫(即贾政的原型)过继给曹寅,继续接任江宁织造。

  康熙指令曹寅的大舅子苏州织造李煦,帮助曹家补齐曹寅生前的亏空。

  康熙真的希望曹家发财、发达,可是,直到康熙去世,曹家的亏空还是没有补平。

  雍正用心良苦,可惜,恨铁不成钢。

  雍正上台后,又给曹家3年时间,让曹頫继续赚钱补亏。

  也许曹寅接待康熙花钱太多;也许曹寅、曹頫真的不会捞钱,雍正给了3年时间,曹家还是无法补平亏空。

  实在救不了曹家,雍正干脆将曹頫革职抄家,让他们全家搬迁到北京老宅的17间半的房子里居住,生活费由政府发放。

  雍正恨铁不成钢,对曹頫说:曹頫你连捞钱都不会,还当什么官啊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