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经国日记》:抢救蒋介石 与美断交 安排接班人(3图)
来源: 联合新闻
2019-12-22
作者: 不黑不白

  那年华视电视剧《保镖》大受欢迎,侍卫都在看,听到铃声后赶紧赶到老蒋房间,医生正在急救,当时打雷下大雨,房间落地窗大窗帘从未掉下来过,那一晚却掉下来了。蒋经国很快赶到,哭得非常厉害,宋美龄要医生给蒋经国打镇静剂,但没人敢打。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1940年3月,蒋经国赴重庆向蒋介石报告工作时的合影(资料图)

  据台湾《联合晚报》9日报道,蒋介石侍卫口述历史,重现了1975年4月5日蒋生前的最后一天。那天一早,蒋经国向蒋介石请安,他转身离去后,老蒋又把他叫了回来,似乎有所预感,断断续续地嘱咐蒋经国注意身体。侍卫说,老蒋对自己时日无多早有预感,他曾在阳明山出车祸,并认为这场车祸让他寿命减少了10年。

  侍卫朱长泰回忆说,蒋经国傍晚又向蒋介石请安,见父亲气色不错,就回家吃饭了。晚饭后,老蒋被扶上轮椅,到士林官邸花园逛逛,随后上楼休息,大约晚上8点,他的状况看起来还很好。晚上9点,突然警铃大作。那年华视电视剧《保镖》大受欢迎,侍卫都在看,听到铃声后赶紧赶到老蒋房间,医生正在急救,当时打雷下大雨,房间落地窗大窗帘从未掉下来过,那一晚却掉下来了。蒋经国很快赶到,哭得非常厉害,宋美龄要医生给蒋经国打镇静剂,但没人敢打。当医生把蒋介石身上插管拔下来时,雷打得特别响。侍卫应舜仁回忆说,蒋经国曾要求医生电击抢救,直到晚上11点50分才宣布死亡。蒋介石像平素休息一样,当时是取下假牙的。朱长泰说,内务科副科长李大伟赶紧把假牙套上去,以免遗体一冷,嘴巴就张不开了。宋美龄本来没哭,这时却哭了起来。接着,蒋介石的“文胆”秦孝仪把遗嘱拿出来,时任“副总统”严家淦和“五院院长”先后签名,最后一个留给宋美龄签名。6日凌晨2点,蒋介石遗体由4名侍卫抬上救护车,抬上车时,雨停了。但开车时又下起了雨,郝柏村等人站在雨中送行。当时蒋纬国在台中,6日向装甲部队借了车赶回荣总奔丧。

  谁接任行政院长? 留下政治接班微妙暗示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蒋经国当年任命孙运璿为阁揆,一般咸信有意要其接班,但孙运璿中风病倒,打乱计画。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美国史丹福大学胡佛研究院今天公开部分蒋经国日记内容,蒋经国在日记当中留下了有关政治接班的微妙文字,蒋经国在日记写下,今后究应由何人来接任行政院长的职务,乃是最为重要的事。蒋经国未以总统由谁接任为考虑重点,而以行政院长为重点,这与蒋经国死后国民党内某些政治势力推举副总统李登辉为蒋经国接班人,略有出入。

  这篇日记是在严家淦总统卸任,蒋经国即将交卸行政院长,担任总统之前所写。蒋经国日记原文,「自反一年来,为人处世和做事的经过,在诚与实两字上的功夫,似有进步,亦能自爱自重,此皆为奉行父亲遗教之具体行为表现,此乃身为不孝子所可告慰父亲之灵者,但是缺点错处仍多,尤其逢大事不够沉着冷静和坚定,逢小事则过于认真,因此顾小而失大,在知人和用人方面,常有不当之处,今后究应由何人来接任行政院长的职务,乃是最为重要的事,亦是我对党国应负的责任,因为迟早我总有一天会离开今日的职务,得人比得宝更难不知多少倍,这是我在今后必须注意的一件大事。」

  蒋经国1972年由行政院副院长升任行政院长,1978年1月接受国民党徵召为总统候选人,经由国民大会代表投票当选总统,5月20日就任总统。蒋经国日记以行政院长由谁接任,是最重要的事,这段话与后来孙运璿接任行政院长,有前后呼应。

  根据国史馆公布的蒋经国与宋美龄书信往来,宋美龄曾在1978年3月26日自美国以电报告诉蒋经国,按照宪法规定,行政院长对立法院负责,乃真正施政者,而总统惟形式上之元首,蒋经国在行政院,可多为人民国家做些事情,借手于他人,终不如理想。宋美龄所表达的看法,亦显示行政院长才是握有实权者。

  蒋经国1978年就任第一任总统时,以谢东闵为副总统,1981年当时国民党中常委排名,依序是严家淦、谢东闵、孙运璿,孙运璿排名第三,但前两名都是荣誉地位,当时李登辉为台湾省长,前十名都排不上,排名十五,只是地位正在崛起的台籍菁英,但排名还在军方的总政战部主任王昇后面,没有太高地位。

  李登辉1984年由蒋经国提名担任副总统时,党内排名仍然不高,只有第九,前三名仍是严家淦、谢东闵、孙运璿,孙运璿为蒋经国安排的行政院长,排名虽然都是第三,却是实际的政治领袖,李登辉为副总统,备位元首,党内地位还不如孙运璿,显示当时必须对立法院负责的行政院长,才是蒋经国真正在乎的实际领导人,总统只是形式上的领导地位,蒋经国希望由谁接班,已是呼之欲出,只是孙运璿因为中风,被迫离开职位,后由排名十三的俞国华接替,中华民国的命运也为之改变。

  蒋经国日记公开 揭露与美国断交时愤恨痛苦

  美国史丹福大学胡佛研究院今天公开蒋经国日记,1978年5月20日,蒋经国就任总统,半年后,美国决定与北京关係正常化,与中华民国断交,蒋经国在日记写下内心愤恨痛苦,身负重责,只好以理性处理此一大事,但也对爱国民众抗议美国副国务卿克里斯多福抵华的举动,表达遗憾。

  蒋经国日记原文,「美国大使于十六日清晨二时谓有极紧急事,要求来见,果不出所料,通知美国将于六十八年一月一日承认共匪,同时与我断交,当即以严肃之态度,向其提出最严重之抗议,内心愤恨痛苦,事已至此,身负重责,只好以理性处理此一大变,当即约见党政军负责人员商谈十六日宣布非常法三条,并停止进行中之选举,以先安人心,十八日召开中央全会,讨论中美关係有关问题,为期一天,大家悲愤,但意见一致,由于群众之行动增加了,不少情绪之不安宁,幸财政金融和经济情况无变动,乃示民心知安也,二十七日美国政府代表团于夜间抵台北时,受到示威群众之严重干扰,乃是极为不利之意外事件,使我预佈的一盘有利的棋,变为不利,群众难以控制,深以为憾,代表团见了二次,开了二次会议,没有协议,亦未破裂,代表团二十九日下午返美。」

  蒋经国日记每天写一页,但在美国断交的外交危机期间,蒋经国没有按照这个方式写日记,而是将字体放大,一日之事,可以写上好几页,可见当时心情与平日极为不同。

  从蒋经国日记文字,可以发现蒋经国早对美国与北京关係正常化,有所掌握,才会写下果不出所料。对于这起外交变局,蒋经国先向美国驻华大使安克志口头抗议,随即举行会议宣布政府应变措施,停止当时进行中的立委竞选活动。

  美国为了与中华民国磋商断交后的外交问题,由副国务卿克里斯多福率团访华,美方代表抵达台北后,遭到许多爱国民众的强烈抗议,当时美方谣传是蒋经国幕后策动民众示威,但从日记中文字看来,蒋经国并不认同这场抗议活动,认为这是严重干扰,极为不利的意外事件,群众难以控制,深以为憾。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