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首富多富贵?200佣人中2女佣有名 子女创历史(4图)
2019-10-18
作者: 不黑不白

  1916年4月27日,晚清首富盛宣怀离世。

  这个重磅消息曾震动了整个民国,而他之所以震动民国,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死后留给后世子孙的银两数目达到了让天下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根据不完全的统计、换算,盛宣怀辞世时留给子女的钱够他们在北京买2万多套北京四合院。若将这些钱换算成今天的人民币(专题),它约值2万亿人民币,多。

  更让今时的人难以想象的是,盛宣怀去世时所留的钱财,和他鼎盛时期的财产数,那是完全不能比的。

  而今,100多年后,要探秘这个当时的天下第一家族究竟有多富显然很难。然而,穿透历史的尘埃,从历史的蛛丝马迹里,今时的人依旧能窥见这个家族“极盛时期的盛况”。

  这些蛛丝马迹里,便包括盛家的仆人。

  根据当时与盛家来往密切的民国人物提供的资料:盛家鼎盛时期,光府上的佣人便有两三百个。这些佣人中有男有女,年龄从10多岁到50多岁不等,其中女子居多。

  相比今时富有家庭一个孩子请三四个保姆照顾的配置,盛家孩子的佣人配置真真令人瞠目:一个孩子6个佣人。

  这还不包括给孩子做饭的、教孩子识字、弹琴、功课的。

  相比普通人家,盛家在请佣人上要求极其严格,除了各种基本条件外,盛家还要求下人形貌端正、口齿清晰、明白事理最好能识文断字。

  说来,盛家找下人的要求,颇有点今天某些企业请人的意味。可即便它要求苛刻,可来盛家谋职的人,还是多如牛毛。原因除了“钱多多”以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盛家对下人很厚道。

  人说,进了盛家门便是半个盛家人,于是,只要这半个盛家人家里有难了,谁家孩子找不到工作了,没关系,找盛家,一准立马解决。

  有了这一层,就相当于有了一个过硬的大靠山。这“靠山”,可不是一般工作能带来的隐形利益,非盛家不可。

  而盛宣怀之所以对下人如此地道,根本上是因为他比红顶商人胡雪岩更加懂得一个道理:身边小人物有时候是决定成败的关键。

  拿胡雪岩来说,他当年钱庄倒闭最终致使其财富帝国轰然倒塌,那还不是因为手下伙计捣鬼了吗。

  从这点看,狭义地将胡雪岩与盛宣怀的结局归为“小人物”,也并不为过。

  盛宣怀比胡雪岩更懂:在这个纷杂的社会里,真正能伤到你的,有时候并不是强大的对手,而恰恰只是身边的小人物。因为,他们才是离你最近的人。

  话说,这盛宣怀对下人好的程度,也真真有些“过分了”。除了管下人孩子,下人爹妈外,还管下人婚配。

  在盛宣怀家,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凡是在盛家工作久了的佣人,他统一包分配夫婿、妻妾。在这些享受被分配待遇的人里,就有一个叫做吕葆贞的女佣人。

  当时,吕葆贞仅仅是盛家的一个普通女佣,可因为手脚麻利、待人和善且人聪慧,盛宣怀便在她年岁大些了之后,给她指了一个金龟婿,此人正是盛宣怀的老部下:交通部次长赵庆华。

  听到这儿,诸君对盛宣怀对下人的厚待有概念了吧。

  此时的赵庆华虽然已经有了一房正妻,可他再怎么着也是个大官,盛宣怀将自家佣人指给他,这能不是替自家佣人脸上贴金吗。

  一个不识字不断文的女佣人,得这么一个夫婿,就等于妥妥地钓了一金龟啊。如此,吕葆贞能不偷着乐吗!

  据说,在吕葆贞后来为赵庆华生下孩子后,盛宣怀还有点管人家家事嫌疑地:想让自己这个女佣人转正。

  但后来思想到女佣人掌那么大家业实在有些不妥,加上吕葆贞本人也并没有争正房的意思,盛宣怀才只好作罢了。

  这吕葆贞嫁给赵庆华家后,在盛家的工作自然是不能做了,可她嫁的毕竟是盛宣怀的老部下,因此,她嫁人之后竟有些把盛家当成娘家的意思:经常来回串门子。盛家自然也是十分乐意她如此,久而久之,两家的关系便越发紧密起来了。

  如此的结果,自然是赵家卯足了劲给盛家办事了。说来,盛宣怀后来得的好,本质上也是盛宣怀自己当时种下善因多结善果罢了。

  吕葆贞嫁给赵庆华后共生育了四子三女,其中有一个女儿便是后来曾名扬天下的奇女子:赵四小姐。

  赵四小姐不是别人,正是后来张学良的正妻赵一荻。

  吕葆贞的命运之转变,熟悉近代史的人都知道:因赵四小姐与张学良私奔被牵连,不得已和丈夫分居,最后孤独而终。

  好在,临终前,张学良曾携赵四小姐前往探望这位老人家。

  颇为让世人不意外的是,在接见这位东北大(专题)帅时,吕葆贞除了嘱托他要好好待她闺女外,还说道:“你日后要是碰到盛家(盛宣怀家)人,可记得要善待啊,他们对娘有恩啦!”

  张学良对岳母娘的嘱托怎能不上心,他不等这岳母娘说完便赶紧道:“小妹(赵四)都跟我说过了,那些事我都记着呢,以后定会遇上盛家人,定是会善待的。”

  吕葆贞听完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说来,吕葆贞这一生是值当了,由保姆做了大官太太,又由大官太太做了大大官的岳母娘。试问,谁家保姆能做到?唯盛宣怀家,而已!

  相比吕葆贞,接下来出场的这位盛宣怀家下人,其名气和传奇是丝毫不亚于吕葆贞,她的名字叫倪桂珍。

  相比单纯做粗活的吕葆贞,倪桂珍在盛家做的职务相对而言更高,这个职务在当时有一个特定的称谓,叫“养娘”。

  “养娘”这个职位大约相当于今天的家庭教师,这样的职务,对当时毕业于上海禆文女中且擅长数学,会弹钢琴的倪桂珍而言,是相当合适的。

  后来,盛家的这位养娘还曾介绍自己的大女儿宋霭龄在盛家做过家庭教师,再后来,她那从国外留学归来的儿子宋子文,则也在盛家谋了职,做盛家四少爷盛恩颐的英文秘书

  话说,这宋子文还曾与盛家七小姐盛爱颐发生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可由于当时的盛宣怀已经过世,家里全由夫人庄氏把持。这段感情最终被庄母掐断了,若当时盛宣怀在世,想来,他定不会让盛七失却这大好的女婿。真真令人唏嘘。

  倪桂珍在盛家做养娘时,一直非常仔细,她的做事态度很受盛宣怀的赏识。他不仅帮助倪桂珍解决了很多实际的生活问题,还在她离开盛家后也始终予以关注和支持。

  这份恩德,信奉基督教、懂得感恩的倪桂珍怎能不铭记于心。

  盛宣怀也曾相当热心地想给她介绍夫婿。可或许是心中早有良人的缘故,倪桂珍竟拒绝了盛宣怀的好意。

  不久后,她便嫁给了穷小子宋嘉树。

  人说,选择决定命运。做出这一选择后,倪桂珍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得不与丈夫一起吃苦(最初宋嘉树在教堂拉琴)。

  好在,夫妻一条心,齐力能断金,夫妻一条心,齐力也能造金。不久后,两人终于在商业上打开了一些路子。不用说,他们打开路子的路上,离不开盛家为宋家提供的庞大人脉。

  尤为让倪桂珍心生感恩的是,在同自己的商业伙伴介绍自己时,他每次都谦逊地说:倪桂珍是自己孩子的恩师,言辞间,他竟丝毫没有把她当下人的意思。

  这样一来,盛宣怀的商业伙伴自然都对宋嘉树等谦恭有礼了。这也在无形中,为他们后来的商业拓展提供了便利。

  后来,倪桂珍生下了六个子女,他们分别是宋霭龄、宋庆龄、宋子文、宋美龄等六人。

  这六人中,嫁给孔祥熙的宋霭龄后来成了民国四大家族之一的孔家的实际掌权人;宋庆龄成了国父孙中山的夫人;嫁给蒋介石的宋美龄成了国民党领袖蒋介石的夫人;宋子文做了民国财政部长……

  毫不夸张地说,盛宣怀家养娘倪桂珍的子女,在一定程度上改写了整个中国的历史进程……

  不出世人意料的是,因为盛家曾有恩于宋家的缘故,盛宣怀逝世、盛家没落后,盛极的宋家人曾一次次地帮衬过盛家的后人。

  单就宋子文来说,他就曾在盛爱颐侄子盛毓度,即盛宣怀孙子因政治原因被抓时,时为财政部长的他就将其捞了出来。

  盛毓度也是后来真正延续盛家荣誉的代表人物之一,倘若没有宋子文的相助,早在被抓那年,他便已经魂断狱中了。自然,后来的传奇便也不存在了。

  宋子文救盛毓度,虽多少是因为宋子文对盛爱颐有情,却也与盛家曾对宋家有恩剪不断。

  除去盛毓度外,盛家的其他子孙中也有很多曾或多或少得到过宋家的帮衬,其中盛家八小姐夫君的工作便曾是宋家人所给。

  这样的境况,在耐人寻味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让世人感叹:真真风水轮流转!昔日盛家对宋家人做的,如今竟反过来了。

  人说“存什么都不如存人脉”,想来,这句话,他盛宣怀是懂的。他家族子孙后来的一切也证明这句话,他给后世子孙留那么多钱财,最终却不如当时积攒的人情更有用。

  钱财终有散尽日,可人情存在那儿,却永远在。

  后来,盛家没落后,盛家子孙虽穷困潦倒,却无一人因战乱而遭遇不幸身亡,他们在乱世的平安,自然与宋家以及他们祖辈曾积攒的良好人脉分不开。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