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戴笠能在军统一呼百应 秘诀就两个字(2图)
来源: 搜狐
2019-06-26
作者: 澳洲鱼

  都说戴笠管理军统特务手段残忍苛刻,但换个角度想,仅靠残忍苛刻的手段就能管理好一个特殊部门吗?当然不能。戴笠能让军统特务对他服服贴贴,除了打骂,他还有一个“绝招”。

  戴笠开始管军统时,没有发表长篇大论,而是把特务们集合起来,说:“进了军统的门,以后我们就是兄弟姐妹,是一个大家庭。家庭和睦讲的是什么?是忠!是义!以后我要背叛这两个字,自有蒋校长处置我,你们要背叛这两个字,我也会给你们送终!”

  戴笠非常重视特务们的“精神文明建设”。当时军统财政不充裕,戴笠却下令修建图书馆,不惜重金求购一些古典书籍。有人不理解,说:“咱们是特务,工作是打探情报、暗杀敌人,你却让我们摇头晃脑读四书五经,不怕我们读书读傻了?”

  戴笠骂道:“你懂个屁!当特务难道就不需要读书了?要当真正的大特务,必须学富五车,肚子里得有货!”戴笠下令:要想在军统升职,除了当特务的成绩,还要考传统文化知识。

  应该说,戴笠的努力没有白费,军统特务虽然也有叛变投敌的,但人数不多,综合素质都得到了提高。

  别人管理特务,一般讲的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戴笠却反对这么干,他有一套自己的理论,他曾对人说:“重赏之下是有勇夫,但我们的钱如果花完了,谁还会为我们卖命?那时,这些人就会受金钱的诱惑,来要我们的命!所以,我不能靠金钱来激励他们。”

  戴笠是怎么做的呢?还是用“忠、义”那一套。军统特务的薪水并不高,但还是有很多人愿意投奔戴笠,原因就是他们认为戴笠是在为国家办事,他们为戴笠服务,就是为国效力,这是用金钱买不到的。

  在抗战时期,美军与国军合作,在重庆成立了中美合作所,美国方面的代表是梅勒斯。梅勒斯在军统里转了转,问戴笠:“戴,你们的薪水太低了,这样的薪水在美国是招不到什么特务的。为了抗日计划,只要立功的,就应该多发奖金。”

  戴笠摇摇头说:“我知道金钱能收买很多人,但我教给他们的忠义,他们能受用一辈子,用再多的钱也买不到。”

  戴笠吹牛了吗?还真没有。有个叫刘戈青的军统特务,在执行任务时被汪伪特务机关抓获,对他严刑拷打,刘戈青也不吐出半个字的机密。汪伪特务告诉刘戈青:“你只要登报与戴笠撇清关系,你想要什么,我们都能给你。”刘戈青鄙夷地说:“戴先生给我一样东西,你们给不了我。”汪伪特务问是什么,刘戈青说:“是忠义。”

  刘戈青写了一张纸条,想尽办法送到了戴笠手中。戴笠一看纸条,眼泪都出来了,他把特务们叫过来,拿着纸条念道:“为报戴先生教诲我们的忠义,今日一死以践之。”

  戴笠对特务们说:“什么是忠义?刘戈青就是当代忠义之士的化身!”然后,戴笠把这张纸条放在军统最显眼的位置,要求每个特务都要背诵纸条上的内容。

  不久后,刘戈青越狱成功,回到重庆,戴笠以最隆重的礼节欢迎他归队。在欢迎会上,戴笠问刘戈青:“汪伪重金收买你,你为何不答应?”刘戈青挺胸回答:“因为戴先生教过我,金钱买不来忠义!”

  戴笠经常给新来的特务们训话,说:“进了军统的人,只有三种死法:第一种,为人不忠不义,被我枪毙;第二种,正常死亡或意外死亡;第三种,像我忠于蒋校长、愿意为蒋校长赴死一样,为我赴死。”

  不得不说,戴笠能统帅数万军统特务,令行禁止,确实是很有一套的。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