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秘书李锐去世何以引发“群体性事件”(图)
来源: 多维
2019-02-25
作者: 马司令

  2019年2月16日,曾任中共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毛泽东兼职秘书的李锐逝世。中国墙内外的舆论反应可谓“冰火两重天”。在中国官媒集体“失声”的同时,西方媒体则纷纷加入对李锐的报道、回顾和悼念。

  李锐生于1917年,已经享年101岁有余。他经历了中共革命、建国和改革开放的一系列历史。他的离开,也意味着毛泽东那个时代的远去。同时,李锐又是一个存在很大争议性的人物。这些争议可能不会随着他的离开而很快归于平静。

  中共“反对派”的离开

  李锐在北京医院逝世后,许多被认为“异见人士”的学者通过西方媒体或个人发表了评论感言。 原《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杜导正说,李锐一生不盲从,有独立看法,是坚强的硬骨头;高瑜称,李锐的离开是中国的一大损失,因为中共党内敢讲真话的人越来越少;章立凡则表示,李锐当初加入中共是因后者在抗日战争时期宣扬要走美式宪政道路,后却遭整肃,令其对残酷的内部斗争传统有比较深刻的体会,开始反思。

  李锐身在美国旧金山(专题)的女儿李南央成为外界的一个重要消息源。据《香港(专题)01》报道,李南央对外发布的死讯里称,李锐“在能够坐起的那些日子里”,坚持练字写下的都是“人生在世,任何人都要受这四种限制:时代、知识、思想能力、个人品德(马恩列斯毛也不例外)”。

  李锐是中共党内著名的“异见者”之一(图源:AFP)

  李南央还发布了一则声明透露,她从一位朋友那里得知张玉珍(李锐第二任妻子)和中组部商定,将于2月20日8时30分在八宝山按正部级待遇为李锐举行告别仪式。

  李锐在中共党内受到多次政治运动牵连,仕途起伏较大,这也影响到了他的感情经历。李锐共有过两个配偶妻子,第一个配偶是范元甄。李南央便是李锐与范元甄所生,不过并非两人唯一的孩子。

  据《炎黄春秋》所述,李锐在谈范元甄时说过,“到延安后,她早(流)产一次,还堕过两次胎;再后,生了三个孩子。”李南央应该是其中之一。另据《纽约(专题)时报》报道称,“恼怒于李锐的固执,结婚22年的妻子与他离婚,带走了三个孩子。”

  不过,另外两人似乎比较低调,很少被中国境内外的媒体提及。相比之下,李锐与李南央父女都可谓“敢言者”。

  中共政党表面步伐声调一致,其实也是一个利益和主张多元复杂的“万花筒”,存在着内部制约、监督的团体与机制。尽管近年通过多种举措加强“集中统一”,针对具体政策或个人的“反对派”作为一种客观存在,仍然无法完全免除。

  李锐曾被视为中共党内是一位罕见的、公开的“反对派”。李锐曾经在文革(专题)中举报风头正劲的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陈伯达,在毛泽东去世后写书批判毛泽东,担任《炎黄春秋》顾问反思中共历史,接受西方媒体采访评论中国时政。

  据英国BBC报道,与李锐相识多年的历史学者施滨海表示,“过去党内历次的政治运动,没有让他折腰。有很多人经历过很多次运动学得很乖了,不讲话了、保持沉默了,他始终没有,所以这几年不断看到他的言论或者出版物。”

  李锐的特殊之处在于,他曾经在1958年至1959年间被安排担任毛泽东的秘书。尽管持续时间很短,但那个时期恰好是毛泽东开始犯“晚年错误”的人生节点。

  BBC的文章称,“作为庐山会议的亲历者,他写的《庐山会议实录》一书详尽记录了这次党内重要会议的全过程,以及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彭德怀等党内领导的发言记录,是海内外研究庐山会议的权威史料。”

  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韩钢则表示,《庐山会议实录》一书,有连官方档案里都缺失的中共常委会议记录,“没有任何一个庐山会议的当事人,对于这样一个重大事件,做出了像他这样系统的,又有大量文献支撑、也有自己记忆支撑的作品。”

  可见,对于中共常被批评的“秘室政治”与思想舆论管控,李锐的存在为为体制之内提供了一种监督和提醒,为体制之外提供了一种难得的补充和参考。

  不过,中国官方和官媒在李锐去世后的沉默,其背后可能还有别的因素。《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他的个人微博里评价李锐称,“李锐的最高职务是改革开放后的中组部常务副部长,之前他是否做过毛泽东的兼职秘书,存在争议。总的来看,他的职务并没有给他产生一流影响的机会,直到退下来之前,他的影响力应当说是有限的。”

  胡锡进还给予了有所节制的批评称,“换一个角度看,李锐的晚年是‘很成功的’。这期间他一直享受着高级干部离休待遇,直到病逝于北京医院。在享受体制好处的同时,中国国内的反体制力量和西方力量也对他给予支持。此外,他是中国‘最不寂寞’的老人和老干部之一。他的晚年过得比青壮年时期‘更显精彩’。”

  胡锡进还特意提及,《纽约时报》的评论文章称李锐是“中国自由主义价值观领军人物”。该报还称李锐仕途中断后成为“有良知的政界元老”。

  不论如何,如今李锐已经离世,还会有人扮演起他那样的角色吗?

  李南央“接棒”?

  李锐的女儿李南央似乎要把李锐没有完成的“事业”继续下去。

  在传出李锐将要被葬在北京八宝山的消息后,李南央在声明里引述了李锐写于1996年的一首打油诗:“今生只缺一挥手,告别无须八宝山。请问骨灰何处撒?楼前树底作肥源。”

  她在推测后表示,“作为女儿,我要保护他的人格尊严,我不参加中组部安排的李锐追悼仪式,以此告诉世人父亲的真实意愿:‘不开追悼会,不进八宝山,不盖党旗’!”

  不过,身在美国的李南央的态度可能无法左右李锐身后的安排。

  其实,上述被称为“三不”李锐遗愿早前已有流传。但随后李锐的妻子张玉珍发声明称,她自1979年与李锐结缡以来,从未听到他提起这种“遗嘱”内容,并称李锐住院后“始终受到单位的重视和关注。

  据《星岛日报》2月18日报道,李锐家属表示,告别仪式将于20日上午9时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由中共中央组织部(简称中组部)操办。名为“北京郝建”的微信用户发出了据称是李南央回复友人的几段话称,“将李锐套入‘正部级’规格的悼词格式、花圈大小和出席领导的级别,家人接受这种安排,作为女儿不参加这种中共安排的仪式。”

  李南央还批评称,“我相信那天去参加追悼会的所有人都是抱着对我爸真诚的爱戴,除了那一排站在那里接受领导握手的‘亲属’,他们中间没有一个认同李锐的理念,只是用李锐正部级的待遇为自己勾兑出最后的利益。”

  李南央对家人的用词不可谓不激烈。而李锐其他家人对李南央的表态似乎也有所不满。香港《星岛日报》17日致电李锐北京家中,一名钟姓男子确认,20日上午9时将由中组部主办告别式,至于遗体盖不盖党旗,他们无法确定。 另一名听电话的女性回应李南央的抗议称:“(仪式)该到哪就到哪。她说她的,我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李南央与其他家人的不同立场可能会持续下去。

  据BBC对李南央的采访,“李锐把其从1935年到2018年3月26日(住院前)的所有日记原件都捐献了出来,在美国的胡佛战争、革命与和平研究所永久保存,并将在几个月内向大众公开。”

  李南央还表示,除了李锐的日记、信件,捐献的资料还包括他的书《龙胆紫集》,以及他在庐山会议时期、参加土改时的工作笔记,录入人内容大概有一千多万字。

  可以想见,这些内容面世后,可能会对中共已被美化的历史解读构成一定的冲击。

  而从中共的视角来看,尽管李锐一直是一位党内异见者、批评者,甚至有时发出令中共十分难堪的说法,但他仍然得以保持党员身份、正部级待遇,得到最高水平的治疗,享有比普通中国人更多的言论自由,去世后将被安葬在中国声名最著的“八宝山革命公墓”,客观上也反映了中共党内的宽容尺度,以及对长者的尊重。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